语文老师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是位非常有水平的老师,这节课,他在讲台讲得眉飞色舞,在台下的学生也是听得眉飞色舞。

若在以往,飞儿定也是听得如痴如醉,可在现在,却只顾看林进去了。只看他一边翻着与教材无关的书,一边一脸平静的望嘴里扔松子,再把壳吐在一个小纸盒里,动作之流畅自然的样子,便知他显是久经此道。

而这地方,也正是老师视线的死角,一点也不怕被抓住。飞儿似乎有些懂了他为什么会坐这角落了。简直是享受啊!

带着点罪恶感,飞儿轻轻碰了碰林进,压低声音道:“我能吃点吗?”

林进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希冀的目光,做出个请便的手势,飞儿窃喜,扫了几颗松子过去,小心翼翼地猫着身子躲一边嗑去了。看到她躲躲闪闪的样子,林进忍不住教她道:“你越躲藏,越容易被老师发现,瞧我这样,光明正大地吃,才不会引起注意。”

“哦。”飞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小心脏紧张得扑通扑通直跳,再看看人家,正襟危坐,面带冷酷的样子,谁会相信,他这会正吃着零食呀。差距呀差距!飞儿定了定神,学他一样,坐直了身体,丢了几颗松子在嘴里,小嘴一动一动地吃了起来。

看到她生硬紧张的样子,林进也不禁心里微微一乐,摇了摇头,继续看书去了。

松子,《百草纲目》中写道:“海松子,释名新罗松子,气味甘小无毒;主治骨节风,头眩、去死肌、变白、散水气、润五脏、逐风痹寒气,虚羸少气补不足,肥五脏,散诸风、湿肠胃,久服身轻,延年不老。”林进平时吃得不多,除了正餐外,就是这类培养元气的东西,他的包里,不光放着松子,还放着一小包核桃仁,都是大补元气的食物。而且他有一坏习惯,就是看书的时候喜欢嚼点东西,这会,就便宜飞儿这蹭白食的丫头了。

整整一上午,飞儿越看林进越是觉得他奇怪。只见他语文课看《神鬼志异》;数学课看《六壬大全》;上物理课时看《冲虚经》;到了最后一节生物课,他竟掏出一本90年出版的《达摩洗髓易筋经》来,这本书,她只在小时候气功热时在他爸爸书房看到过,后来也被扔了,现在恐怕都绝版了,真不知道他是从哪找出来的。

不过林进虽然一上午都没怎么跟她说话,飞儿却也没闲着,准确的说,是嘴没闲着。飞儿就是一自来熟,开始吃他东西还有些羞涩,到后来见林进不反对,吃上瘾了,竟想直接从林进包里取了吃。林进包里稀奇古怪东西那么多,自然不会让她乱翻,不过这样一来,飞儿就撅着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一副委屈的样子。课间许彬还来过几次,看到飞儿的样子,还以为他怎么了她呢,无奈之下,林进只好将包里剩余的松子和核桃仁拿了出来,被她们分食一空。

到中午时分,许彬依约来请他吃饭,在飞儿的强拉之下,林进无法,只好跟着她们俩往饭店走去。他发现他这两天挺奇怪的,连续被人强拉着吃饭,上次吃饭吃掉他一大半真气和几千块钱药材,只是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什么损失,总之,他是打定了主意,这次不管出什么事,不见银子别想让他放血。

因为胡家弯子有个牛肉火锅店非常不错,许彬和飞儿决定,请他去那里大吃一顿。

走到街上,许彬看了一眼林进,拉着飞儿走到一边,轻轻地问道:“飞儿,你要和他一起坐,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现在班上好多同学议论你们呢。”

“管他们去说好了,你知道的,我对他很好奇嘛,就想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喽。”飞儿一脚将一块小石子踢了出去,一脸不在意的表情。即而,她又神秘兮兮地对许彬说:“不过,没想到他真的好神秘耶!你不知道,他上课从来不看课本,一节课掏出一本古怪的书来,真是怪极了……”

“早知道了,你呀你,从小就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奇,我跟你说,你可不能学他那样尽看些闲书,不然的话,下次就不让你看惊奇挡案了……“

一路上,两女唧唧喳喳说个不停,还不时拿眼睛瞟一下林进,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在议论他一样,看得林进一阵发闷,只好打着吃完就跑的主意,闷头走路。

不过林进耳尖,俩女虽然压低了声音说话,却还是让他听个清清楚楚,没想到,表面上看去文静娴雅的飞儿竟是个奇闻爱好者,让他感到非常有趣。

她们说的那家火锅店是胡家弯子路边的一家小店,店虽小,生意却异常火暴,到地方时,已经有四五桌人在那吃得不亦乐乎了。像这种小店,因为嫌屋里热,老板特地在外面树荫下摆了五六张桌子,许彬和飞儿似乎是这的常客,那有点肥胖的老板见到她俩,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两条缝,迎了上来,“两位美女又来啦?今天吃点什么?哟和,还带了位帅哥来,是你们哪位的男朋友呢?”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