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的胡胖子被他这一拍吓了一跳,待回过神来,他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如果我帮你摆平他们的话,可不可以给我几斤你那种辣椒?”带着自信的微笑,林进将话又说了一遍。

“哐当!”这时又有一张桌子被砸烂,胡胖子心里一疼,也顾不得想他为什么提出这样奇怪的要求,急忙道,“好好好,只要让他们不在我这打了,你要几斤辣椒都行。”

“那就这样说定了。”林进又拍了拍他肩膀,走到两群人中间,拿起一根棍子在一张破桌子上一敲道:“大家停手……,听见没,给我停了。”

听到敲打叫停声,两帮人停下手齐刷刷地向他看来,饶是心理素质过硬,林进也被他们的目光看得心里一瑟,忘了继续说话。

道上的规矩,讲的就是资格,别人打架你要叫停,那你就得有叫停的资格,否则,你只能两边被打。

其中一个戴着一副眼镜,一头黄毛的年轻人正好刚把一个对手打趴下,见他长着一副生嫩的陌生脸孔,看样子也不是道上混的,还以为是个来管闲事的普通人,便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是哪里跑出来的咯,我们打架你也敢跑出来喊,信不信老子一拳揍死你!”

听了他的话,林进也不生气,将一张倒了的板凳扶好,大摇大摆地坐下来道:“我晓得你们都是这条道混的,都是这一方的狠角色,不过呢,你们要打架,不要到别人的店子里打,到别处去打,省得打坏了东西不好赔。”

“你他妈是个什么东西,老子们做事要你来说。打坏东西怎么了,砸他东西是看得起他。给他面子才砸他东西,不给面子,连人也一起砸了。人家老板都没说什么,你一没长毛的小逼倒跑出来说话了,你是茅厕点灯——找死啊!”b哥一个手下看他坐着跟他们站着说话,顿时感到没有面子,就想冲上去给他一耳光。

“慢着!”b哥毕竟活得久点,在道上也混得久点,见他在两帮人中间还能面不改色地说话,知道他要不是本事惊人,那就必有依仗,将手下一拦,笑眯眯地道:“不知小兄弟是哪条路上混的,叫什么名字,说出来,要是熟人的话,也省得扫了大家面子。”

“还是b哥懂道理,”林进站起来朝他们看了一圈道:“谈应龙这个名号不知道大家听到过没?我是他朋友。要是知道的话,咱们坐下来谈谈。”

“谈老大?”听到这三个字,周围一群人齐齐地吸了口冷气。

在宁华市,乃至这个省,只要是混黑道的,若是有人不知道谈老大这三个字的话,那么一定是白混了,说出去都会让人笑的。

谈应龙这个人在当地绝对是个传奇人物,13岁出道就敢一个人砍进当地一家大帮会的总部,将他们老大砍成重伤后从容离去。后来为了逃避道上人的追杀,谈应龙孤身一人闯到海外,又花了5年时间在海外闯出一番事业来,然后带着一帮子人回到当地,在两个发小的配合下将当地势力一一收服,垄断了整个省的黑道生意近20年。可以说,谈应龙只要说句话,黑白两道都要瞧他脸色办事。谈应龙这三个字,在当地已经成了绝对势力的代名词。

不过正巧的是,送林进那个紫檀木观音像的老爷子,就是谈应龙他老爹。恰好谈应龙又是个出了名的孝子,正是这一段因果关系,林进才敢说谈应龙是他朋友。

“嘿嘿!”b哥尴尬地笑了笑,让手下搬来一张凳子,坐了下来,“既然是谈老大的朋友,那自然够格让我们停手。不知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也好让老哥我心里有个数。”既然敢说自己是谈老大的朋友,b哥也不怕他说谎,因为以前冒认跟谈老大有关系的人,如今大多已经在易水江里潜水玩了。不过,名字还是要弄清的,不然真要被人耍了那就太没面子了。

林进也知道这个规矩,伸手扶了扶眼镜,不在意地道:“不敢当,小弟姓林,单名一个进字。以后有什么事还要b哥多关照啊!”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