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林进倒了一小半碗燎天椒浓汁,小心翼翼地服了下去。

刚一入口,一时间,他只觉得嘴里像放了颗烧红了的烙铁一样,与此同时,头皮上一波又一波的麻痒感不住地传了过来。“糟!倒多了,”刚想吐出去,恰巧一波更剧烈的麻痒从头顶感传来,林进一颤,竟不由自主地将整半碗辣椒汁都咽了下去,有一丝竟然还呛到了气管里面,燃烧爆炸般的滋味瞬间传遍全身,一阵震天的咳嗽声顿时从他嘴里发出,眼泪与鼻涕直飞……

此刻,他完全就是个呛到辣椒的普通人,哪还见得到半点平时的形象。再过片刻,他的浑身上下都变得通红起来,血液就像沸腾开来一样在血管内不住加速,连静脉血管都疯狂地跳动起来。

来不及多想,林进连忙跑到洗手间拧快水龙头狂灌起来。一通牛饮,嘴里的感觉确是好些了,可是肚子里的辣椒汁被这水一冲,却扩散得更快了,他恍惚感到自己的整个身体轰地燃烧了起来。

叫声苦,他急急忙忙从包里掏出几张清凉符贴在了身上。来不及等清凉符发生作用,他盘膝一坐,强压住全身神经传来的难受感觉,调动全身上下所有的真气镇压起这股燃烧的感觉来。

若是全盛时期的他,调用的真气自然能轻而易举地将体内这股火镇压下来。可是如今才恢复了一天,体内真气还不到原来的五分之一,这一调动,非但没有将这股火气镇压,相反,体内原本清凉的真气在经过火气占据的地盘后,被这股火气一燎,竟然迅速升温,在经脉内飞快地运行起来,其运行速度比起中午吃火锅时的速度不知道要快上多少倍。

林进一呆,就想将正在运行的真气停息下来,可是这真气一经引发,就像被感染了一样,发疯似的涌向各处经脉,停都停不下来。

现在,燎天椒的能量非但传遍了整个血管,也传遍了林进真气存在的任督二脉。

不过真气在任督二脉内并不像在肠胃血管里一样一直是火热的,其中温度又有不同。

从靠近胃的檀中穴起步加速,这时候的真气还是温热的,在飞快地经过丹田到达会阴后,真气的温度猛地升温,由温热变为灼热,沿督脉上行,直达百会后,化做一缕连绵不绝的冰冷水气经鹊桥滴入任脉,再入檀中、丹田。周而复始,反复循环。

任脉主阴督脉主阳这道理林进知道,在以前运行小周天时他就隐隐感到真气在两脉内运行时略有差别,可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真气在两脉内的温度差别会达到如此大的一个程度。

刚开始时他还以为又出偏了,也就是走火入魔了。可是现在真气运行虽然快速,却一丝也没有走错路线进入别的经脉内,在往常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或许这就是那辣椒中某种物质在起作用了。运转了几十周后,林进彻底放下心来,不再多想,让意念随真气而走;身体也慢慢适应了那股燎人的辣味。

等到思绪慢慢平息下来,身心进入完全的松静状态时,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进忽然觉得下丹田一动,随之再动又渐凝结,仿佛一团模糊之物从中超然而出,身心内外,有一股氤氤氲氲的虚无恍惚气象而出。

这时恍然中他已经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之中,无有欢喜,也无忧惧。过得片刻,下丹田中的凝结感便缓缓弥漫开来,此时形神合一,仿佛全身都融入虚空之中,意念如明镜,如止水,净莹澄澈,如入恍惚杳冥。突然间,一股强而有力的真气从丹田出凭空生出,以远超刚才真气的速度顺着任督二脉运转三周,又归入丹田,在丹田内形成一个涡流状气旋不住盘旋起来。

良久,林进只觉脑中轰然一响,无数幻像从四面八方飞驰而来,丹田内“啵”地一声轻响,一个白净净,滴溜溜的圆球突然形成。

与此同时,他只感到额头忽然一疼,生出一条缝来,几道外界光线从那缝隙里突然传了进来,光线中房屋、草木、行人等等依稀可辨,分明是他家屋外的情形。随着意念移动,影像渐渐进入屋内,从桌椅家具的摆放来看,果然就是小楼内的情形,意念再转,只见王婶嘴唇正一动一动絮絮叨叨地在说着徐伯什么,只是没有声音。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