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学校的时候,正在上第二节课。他运气不好,在教室门口被班主任老蔡抓了个正着,将他带进办公室苦口婆心的一番说教后,林进翻然悔悟,当场写了张800字的保证书,这才得以脱身。

回到教室,迎接他的,是一脸窃笑的飞儿。不过林进内丹初成,心情大好,也不与她一般见识,随便翻开本书看了起来。

过得一会,飞儿轻轻碰了碰他,林进还以为她有什么事找自己,于是偏过头去看她,却听她问道:“喂,带零食没?”

林进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还把我这当小吃店了啊,昨天你和书记吃掉的可是我三天的份呢!”

“哼!大男人家,也这么小气”,嘟着小嘴,飞儿转过头去假装不理他。

林进哪会去理她的这点小心思,继续看书。

等了半天不见回话,飞儿转回头一看,只见他看书看得正出神,显然是把她忘一边了,心中不禁又是一恼。伸过头去一看,只见他现在正看着的,是一本《梅花易数》,飞儿没好气的问道:“喂,林呆子,你怎么老看这种书,看得懂吗?”

这本《梅花易数》是林进从一个中年人手里高价买来的一本手抄本,与市场上流通的那些,在内容上略有不同,被作者人为地加了一篇《观气篇》,而这篇观气篇恰恰也是这本书的价值所在。相书有云:观相不如观骨,观骨不如观气。这气,就是指的人的气运。

因为可以直接从影象上看到一个人的未来,有些逆天,所以这观气术运用起来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在以前因为能力还达不到,很多地方看起来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写的什么。而现在林进内丹初成,对人体的了解又进了一步,虽然对书上有些内容仍是无法理解,但看起来却也通畅了许多。

此刻他正一边看着一边在脑海内演化各种情形,丝毫没有注意到外界的情形,当然也不知道飞儿刚才在喊他了。

飞儿又叫了他几声仍是不见回音,一时不忿,伸出两根手指头,在他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下。

林进虽然各种杂七杂八东西练了不少,却没有练就金刚不坏神功,一时吃疼,顿时倒吸了口冷气。不由怒目直瞪着作俑者,喝道:“你干吗?”

却不想叫的声音过大,惹得全班同学哄地一下都回过头来看向他们,飞儿的脸噌地一下就红到透顶。林进这时候才察觉不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果然,只见拿着粉笔,正准备在黑板上写下一道公式的数学老师转过头来。指着他道:“坐在角落的那位男同学,对,对,就是你,刚才你在喊什么?”一边向他走来。

林进这本《梅花易数》此刻正在桌子上摆着,一旦被老师发现,没收是一定的了。

任凭他现在是内丹初成的一小高手,各种奇门妙术也不知道掌握多少,此刻却没有想出一个应对的方法,顿时感到心急如焚。

见他越来越近自己,林进只好把书往桌子下面塞,想塞到抽屉里去,可是却因为动作过大,一下掉到了地上,心里顿时那个郁闷。

这时数学老师已经越来越靠近他了,如果被他走到跟前的话,只要不是太瞎,那么这书一定是难逃他的毒手了。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书往飞儿那边轻轻一踢,只希望这书离得远些不被他发现。

果然,精明的数学老师走到他面前,先用目光在他的桌子上和四周扫视了一下,这才问道:“这位同学,你刚才在说些什么?请站起来回答!”

林进闻言尴尬地站起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心里却是出了口气,看来书是保住了。这可是花了他100多块买来的古手抄本啊!要是毁在他手里就太不值了。

不过数学老师显然没有一定要问出个结果的意思,见他不说话,转身指着黑板上那道数学公式,道:“那么这位同学,请解释一下上面那道公式的含义。”

林进立时傻眼了,若要他按照乾坤坎离,五行八卦,河图洛书,先天易数推算一下数学老师今天会不会摔倒,出门遇到几只狗,那还有几分可能算到。可像现在这样,黑板上那些公式认识他,他可不认识它们呐。正要说不知道,却感衣角被人轻轻地扯了一下,眼角余光一瞟,只见飞儿把数学书翻到某一页,用彩笔在一排字上重重地划了一条线。

林进连忙淡然地用从容不迫的语调答道:“这道公式的意思是xxxxx……,通常用于xxxxx……”

“嗯!没有说错,不过,以后在我讲课的时候,不管有什么理由,不准大声喧哗,知道了吗?坐下吧!”

看到他走回讲台,林进呼了口气,即而狠狠地盯着飞儿道:“你刚才掐我干吗?”

飞儿把那本《梅花易数》退到他面前,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他道:“对不起嘛,刚才我喊你几遍都没有听到,所以,所以我就……”

接过书放回抽屉,想起飞儿刚才偷偷帮的小忙,林进的眼光稍显柔和,“以后不许这样了,男女有别,知道吗?下次再这样,就把你扔回你原来的座位上去。”

飞儿红着脸点了点头。她对刚才被全班人盯着的目光吓得仍是心有余辜,哪里还敢再犯。

林进见她悔改了,平息了下心绪,接着道:“说吧,刚才叫我什么事?”

听到他的问话,飞儿像变脸一样,一改刚才的羞怯,眼中闪着好奇的光芒,神秘兮兮地问道:“林进,你刚才看的那本书,是算命的书吗?你看得懂吗?能不能给我也算一下呀?……”

一连数个问题,林进不知道回答哪一个才好,看到飞儿红扑扑的脸蛋,忽然他心念一动,暗道:既然内丹已成,观气法也勉强能用一点了,不如就在她身上做个验证?

于是眼神一转,装做很深沉的样子对她道:“这些书我当然能看懂,不然看它干嘛!至于你要我帮你算命嘛,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算命是一门非常违背天意的行为,若是没有付出的话,是算不准的,所以算命师中一向讲究无因不起课,无利不起课,……”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