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胡胖子走了大半小时,林进越走越觉得不对,这条路怎么这么眼熟呀?

于是问道:“胡老板,你家在橘园村?”

“呵呵,是啊,往前面不远就到了。林兄弟你去过?”

晕!自己住的地方的邻村不就叫橘园吗?原来这条路就是通向郊区的另一条道啊,怪不地形得看起来这么熟。

看到胡胖子累得气喘吁吁的样子,林进摸了摸头道:“胡老板,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你家那块辣椒地在哪好了,橘园村我熟。你还是先回去吧,我自己去就行了。”

“啊!林兄弟你去过我们村?”

“嗯,我现住在三江村。”

“那跟我们是邻村呀,林兄弟你真要自己去吗?”听到他肯定的回话,胡胖子一阵窃喜。要是他肯自己一个去的话,那便不用耽误中午的生意了。连忙将辣椒地的方位给他说得清清楚楚,生怕他不记得。

得知地点后,林进告别胡胖子,加快了脚步。

橘园村在三江村之后,亦是靠桐山而建,因村里多种橘树而得名。

到达橘园村时,正是中午,一轮红日暖洋洋地悬挂在正中天,散发着它的激情。走进村里,林进只听到一阵阵锅铲相交的声音,一屡屡菜香不住从人们的房子里传了出来,让他不由咽了口口水。

按照胡胖子所说地点,穿过村子之后,他顺着一条小路往山上走去……

此刻他站的地方是一座小山冈,属于桐山的末尾,而胡胖子的辣椒地,就位于这小山冈背后的一座高一点的山上。

站在这个山冈之上往对面那座山上望去,林进不由倒吸了口冷气……

因为时常在桐山上转悠,这座小山冈他也见过不少次,不过因为它看上去平平无奇,便没有多做留意,却不想在它之后还隐藏着这么一座凶险的山。

一眼看过去,但觉那座山就像一只欲择人而噬的猛虎般,横卧在群山的包围之中,让人不由感到一股凶猛的气息迎面扑来。

山上枯黄的杂草中间,只见数不清的黝黑奇诡的怪石裸露在山体之外,看了更是让人不禁心中一寒。

这样的山上也可以种农作物吗?饶是胡胖子早已告诉他这里的情形,看到这样险峻的山势,林进还是忍不住心生怀疑。

这山冈与那座山并不相连,在它们之间,只见一个方圆5,600米的天然小型湖泊将它们分了开来。湖水幽绿清澈,看去平滑如镜,可是那湖中偶尔冲浮上来的水波和碧绿中透出来的那一丝幽暗的颜色却让他知道,这湖水其实并不像表面上表现得那么浅和平静。

顺着小路绕过湖泊,一条弯曲险恶的上山小道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心翼翼地扶着山路一边的岩石和干枯的树木走上山去,他的心中突然产生一种疑惑:现在这个季节,别的地方的草木都是郁郁葱葱,这座山上的草木为什么却全是干枯发黄的?可是,它们却又不像冬天的草木那样显得死气沉沉,反而从那枯黄中焕发出一股生气勃勃的气息来。

摘了根小草,林进将它放入口中嚼了嚼,一股甘甜的草汁顿时流入他的口中,让他更觉奇怪。

这座山看起来气势雄奇,实际上却不大,没走多远,林进忽然看到前面一片火焰般的红色闪耀,看来就是胡胖子的那一亩辣椒地了。

这亩辣椒地位于这座山的中部位置,也就是相当于猛虎腰间的位置。事实上,这整座山也就中部那点地方有一点漆黑的土壤,至于其他地方,则完全被岩石覆盖了,根本不可能再种什么。

这样的穷山上,真不知道胡胖子是怎么找出这块能种东西的地来的!

看到这里,林进不由有点佩服起他来。

疾步走进辣椒地的范围之内,林进忽然感到身上一热,经脉内的真气不禁隐隐一动。他的感觉何其灵敏,当下抬脚又退出了这块地的范围。

一退出去,热感顿时消失,让他感到好生奇怪!

一定是这块地有问题!心念一动之下,林进不去看那些辣椒,而是站在辣椒地的正面,找到个相对高点的地方观察起周围的地形地势来……

远远望去,只见此山正东方是一座绿油油的小山,形如一条青蛇,婉曲曼延;正西方是从城市那方过来的一条公路,公路一直向前方延伸,也不知多有长,不知有多远,凭林进拥有内丹后的超卓眼力,竟也难瞧到公路延伸到西方的尽头。

再往北边看去,只见一条小溪从远处游来,盘绕着半个橘园村。

至于南方,自然是本市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桐山了。

微微沉吟间,《疑龙经》和《撼龙经》中的堪舆内容,蓦地浮上他的脑际。可是对现在这座山上表露出的奇怪现象他却又有些想不明白。

“青蛇属水,水生金,山下又有湖,为水势旺盛的地方,归墓于丑,水旺而金死,乃成蛇形;左边公路通达,生于土,为庚午,辛木,路旁土,本为旺象,却为何如此孤寡嶙峋?……”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