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老爷子住的地方位于城西郊区一个小山庄内。和一般人想象得不同的是,谈老爷子住的房子并不是什么豪宅别墅,而是一间大木屋。可就是这样一间木屋,其价值却是十所别墅也无法比拟的。因为,这间木屋存在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三百五十年。

这样一间建造了三百五十年还留存下来,并且基本保存完好的木屋,其实它已不能称做房子,而应该称之为文物了。

骑了半个多小时的自行车之后,林进在大奔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了这个叫做落闲山庄的地方。

把车停好后,开大奔的那名男子马上领着林进朝谈老爷子所在的地方走去。

谈老爷子在市内另外还有两处住所,林进前几次见谈老爷子,都是在市里那两处住所见的,这个地方,林进也只是听说,却没有来过。而且谈老爷子也没跟他提起过这地方是归他所有的。是以一进入这个地方,林进就有些好奇,不过因为心中挂念着谈老爷子的病情,他也没有四处打量,而是一路跟着那名男子来到了谈老爷子的房间。

刚一进门,一个苍老而略显豪迈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哈哈哈,林小兄弟你来了啊!就知道你一听到我的消息就会给我打电话,看来我果然没有料错啊,你小子又不爱带手机,要不然就可以直接找你了。只可惜啊!这次的关口,恐怕我是过不去喽!”

“爸,瞧您说的什么话,我已经派人去买人参去了,按李医师的话,您这次一定没有问题的。哦,对了,这就是您常提起的林兄弟吗?快请进快请进……”

说话的,正是被道上人称为谈老大的谈应龙。

从外表看起来,这个谈老大长得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穿得普通点往街上一站,谁也不会把他当成危险人物。只有在偶尔的时候,才会从他的眼神里流露出股阴沉的气息。

不过现在这个声名赫赫的黑道巨枭,此刻却完全是一副寻常人家的孝顺儿子模样,一脸的悲急。

林进往屋里看去,只见谈老爷子正半躺在一张病床上,原本红润的脸色此刻已呈乌青色,看起来十分憔悴,不过眼神却是依然炯炯有神。刚说完话,他便又剧烈地咳嗽起来,引得谈老大又是一阵紧张。

在谈老爷子身边,一位看起来年纪跟他差不了多少的老中医正在闭目给他号脉,其入神的样子,似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谈话和林进的到来。

林进知道,这位一定是李医师了。他知道此时不宜说话,便走到谈老爷子床边坐了下来,给了个让他安定的神色,伸手搭在他的另一只手腕上。

谈老爷子一见他也给自己搭上了脉,微微笑了一下,便缓缓地闭上了眼,养起神来。

而谈老大一见自己父亲没有反对,也老老实实地坐在一边,没有说话。

过得一会,只见那位老中医缓缓睁开了眼,长叹一口气道:“令尊脉象阳虚,沉迟而无力,气浮于表而至阴气大盛。仍是需至阳之物为引,再辅以温辛补气之物,慢慢调养的话,或许可以救回一命。哦,对了,谈公子,不知那五百年以上的野山参可曾寻到?”

谈应龙连忙小声地问道:“已经找到两株,现在就要用吗?”

“嗯!你可将那人参研磨成粉,一株参分六次,每隔四个时辰服用一次,用温水送服。等令尊元气充足些我再给他用药。”老中医扶了扶下额飘长的胡须,悠悠地道。

“慢着!”谈老大正要答应,林进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你是哪里来的庸医,谈老爷子的脉象虽沉而无力,但是每隔数息,便从脉象中透出股绵细有力的劲道,分明是外邪入侵,主不胜邪之状。况且,就算是按你所说的脉象,以此刻谈老爷子虚弱的身体,又如何受得起那五百年以上野山参的药力。你也不过是个只懂遵循医书的庸医罢了……”

听了这番尖刻入骨的话,那名老医师顿时气得双手直抖,指着他道:“你是哪里来的小毛孩子,小小年纪也敢谈论我的医术,简直,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谈公子,如果这就是你的待人之道的话,那便请孰我离去之罪了!”

谈老大听了林进的话也是皱起了眉毛,正要说点什么,谈老爷子却说话了:“应龙啊,李大夫帮我看了这么久的病,想必也是累了。还是先请李大夫出去休息一会吧,好好招待一下。对于林小兄弟的能力,我还是信得过的。”

听了谈老爷子明显偏袒这少年的话,那李医生更是气愤,“哼”了一声便转身走了。

“爸,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唉!李医生可是我们市里唯一说您还有救的中医了,你,你怎么能把他气走呢?”

“哈哈哈……”听到儿子的话,谈老爷子又笑了起来,“应龙啊,你也先出去吧,让我跟林小兄弟单独聊会。”

看到父亲不可抗拒的眼神,谈老大看了一眼林进,狠狠地从眼中射出一道阴厉的目光,这才关了门,往外走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