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碗药喝完,看着已经目瞪口呆的谈老爷子,林进对他的样子没有表示意外,站起来淡淡地道:“老爷子,您体内的阴气刚才我已经给你拔除大半,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虽是如此,因你身体被阴气侵占得太久,元气太弱,适合慢慢的吃些滋补品,比如燕窝、莲子什么的来调养身体,不过千万不能吃过于辛辣的食物,也不能吃人参、灵芝等药效过强的大补之物。你还是继续躺在床上,不要随便走动,免得又伤了元气。明天和后天我还会来帮您拔一次毒,等将您体内的阴邪之气完全去除后,再小心调养一个月,您就完全恢复健康了。今天天色不早了,我得赶快回去……”

说完,林进就要往外走。

“等等!”谈老爷子看着他奇怪地道:“林小兄弟,我这病,你这样随便给拨弄一下,就治好了?不用再吃药?”

林进听得一汗,刚才那几下,可是他结合了自己对人体经脉的了解和不下数百次治疗练功出偏的经验才成的。而且自己最后时刻运起体内的真阳之气,从谈老爷子阻塞不通的足少阴肾经冲入,将那股乌青色的阴邪之气逼出的方法,完全是自己根据一次出偏时的状况领悟出的。几乎花掉了他一层的真气。可是现在却居然被他叫做“随便拔弄一下”,林进顿时无言。

点了点头,明确地告知他不用吃药,只需保养之后,林进又交代了他一次注意事项,走出了房间。

这时谈老大已不在这里,估计是处理什么事去了。出去的时候,他的手下早已收到谈老大的指示,也没有拦住林进,让他离去了。

骑着自行车在路上,林进丝毫没有特意去感应体内的情形,便感到一股股强大的药力冲击着自己的脏腑,迅速滋补着他昨天和今天失去的元气,不由让他发出一阵阵舒适的呻吟,连带着骑车的速度也不知不觉的提升了。

这时已经天黑,在宁华市,各种各样的小吃一到晚上就会把他们吃饭用的家伙摆出来,今天自然也不例外。到这时候,人行道上每隔四五米,便有一家小吃摊用他们的塑料桌椅堵住了大半边道路。

见阻碍自己前进的东西实在太多,骑车骑得太不痛快,林进不爽之下,干脆将车头一提,一股大力顿时从车头传来。刹那间,便见林进连人带车越过人行道与车道中间宽达一米,中间还种着一米多高草木的花池,蹦到了市内高速车道上。

后面一个少女看到他到他如此狂野的举动,不由吃惊得捂住了嘴。可是还没等她惊讶得叫出声来,便见他骑着自行车,以远超从他身边而过的桑塔拉的速度,朝前边飞驰而去。这时,少女这才回过神来,发出一声不敢置信的惊叫……

在高速公路上,蜂涌而来的汽车就像小溪里的成群结队的游鱼一样急速地往前飚着,抛洒着他们雪亮的灯光。而弓腰狂踩着自行车踏板的林进,就像是夹杂在这些游鱼里的一只小虾米一样,显得极不协调。可就是这样一只小虾米,在这高速大潮之中,非但显得游刃有余,而且速度比起它们来也不见得慢。

除了一些名牌跑车之外,无论是那些的哥驾驶的出租车,还是那些普通人拥有的大众型汽车,竟一辆辆的被他抛在了身后,不由让他们大感丢脸。

可是,踩着踩着林进就感觉不对劲了,怎么车体似乎有种要散架的感觉?这时经过运动,药力正发散到他全身各处,让他感到通体发热,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让他感到神智一阵清明。

为了维持这种爽快的感觉,林进只好从脚下分出一部分真气,将自行车轮胎和车身保护起来。

这时,一辆法拉利跑车正在他前面以普通车的速度行驶着。

这辆车的车主人叫做周文斌,是宁华市排行第三的富商周江儿子,他自己更是刚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以极其优异的成绩毕业回来,被誉为湖山省商界的明日之星。

可就是这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子,在今天宁华商界举行的宴会归来的时候,居然看到与自己相恋数年的女友躺在了一个穿着打扮普普通通的穷小子的臂弯里。

幸亏那时在他边上还有不少与他一起赴宴的商人,这才让他强忍着自己的怒火,没有当众发飙。可就是这样,他还是推开了自己的司机,带着一肚子的酒意独自开车上了路。

在市内高速上,他原本还知道自己喝了酒,是以故意降慢了速度,以免出车祸。可是现在,一辆自行车居然都超过了自己,这对开着法拉利的他来说,这不简直就是一种赤裸裸挑衅吗?

酒意上涌之下,他顿时又想起了女友背叛,一股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怒意狂涌上了他的心头。

踩下油门追上骑着自行车的林进,周文斌降下档风玻璃,丝毫没有去思考法拉利与自行车的区别,大声地对林进叫嚣道:“小子,有没有种跟我赛上一场?”

林进听到声音,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完全没有理会他言语中的挑衅。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