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进骑着自行车在几条小巷子里转了几转,就到了另外一条公路上。

以前他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为了找药材市场,几乎把这个城市所有的路都走遍了,对这的公路和小巷都很熟悉,没过几分钟,他又通过另一条小巷回到了原来的公路上。往后一看,只见那辆法拉利正被警车堵在了路边,不由让他一笑。

回到住所,他刚一下车,便听见王婶拉开嗓门在楼上喊他的名字。林进把车停靠在一边,随口应道:“王婶,什么事啊?”

“刚才有两个人来找你。”

“哦,是什么人啊?他们还在吗?”林进有些不解,自己又没什么朋友,怎么会有人来找呢?

只听王婶接着喊道:“是你救的那个飞儿的父母,特地来感谢你的,不过见你没在就走了,说是明天再来。本来他们还要拿一万块钱让我转交给你的,我怕弄丢,就推辞掉了。”

“哦?”林进听了,不由皱了皱眉。他是个讨厌麻烦的人,何况,他救飞儿的本意也不是得到什么嘉奖或其他的什么,尤其,他更不习惯听别人对自己说什么感恩戴德的话。

思来想去,林进觉得还是暂时避一避的好。正好谈老爷子也需要照顾,可以去他那里住,于是上楼对她道:“王婶,这几天我要出去一趟,以后要是有什么人来找我,你就说我换地方了,也省得他们多问,好吗?”

“行,可是小进你要到哪去啊?不上课了吗?”王婶好奇地问道。

“嗯,我跟学校请了几天假,到别的城市去玩几天,散下心……”林进并不想把谈老爷子的事告诉他们,怕他们知道自己跟谈家有关系,因此而吓到他们。

见他这样说,王婶显得非常体谅地道:“也好,出了这么大事,你也是该散散心了。不过出门在外,毕竟比不得当地,一切都得当心啊!”

“嗯!我会注意的,谢谢你了,王婶!”道了谢,林进刚进房间便一下坐在了床上。

这时他先喝的那碗药的药力已经完全散发到他的身体各处了。

这样一碗珍贵的汤药所蕴涵的药力是非常强大的,在以前,他也不过喝过一次而已。那还是他为了治疗真气走岔经脉,导致他一半身子失去知觉而狠心用存下的几万块钱买的药材熬的。若不是谈老大财大势大,他还真不知道下一次喝这种药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仔细地用真气导引炼化完毕,时间又一次到了正夜。缓缓地收了功,只随便收拾了下,林进便出门,往那块六阳之地去了……

原本,即使他跟谈老爷子交情再好,他也不会借那样的机会让谈老大帮他弄药的。可是自从打龙泉洞回来之后,他便隐隐有种将要有什么突破,或是又要遇到什么危险的预感。他的这种意识虽然在他平常的生活中显得十分微弱,甚至微弱到他完全没有察觉到的地步,可在无形中却让他不由自主地加大了练功的进程。

第二天一大早,林进又到了谈老爷子家里,帮他拔了一次毒。不过这次他却没有让谈老大的手下帮忙熬药。像那种药,平常一个月喝一次也就差不多了,喝多的话,身体一样也受不了。这也是为什么林进拿了胡胖子那么多辣椒,可除了成丹的那一天吃了一小碗,其他时间却很少吃的原因。

但在这里又不方便练功,无聊之下,林进便找大文借来那台笔记本,上起网来。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正好“萨多”居然也在网上,两人顿时又聊起了关于龙和修道的问题……

看到林进帮自己医治完毕后便在那摆弄那台笔记本电脑,谈老爷子忽然觉得十分温馨。

也不知道是谈老大造孽过多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眼看着40多岁了,膝下却依然没有一儿半女,可检查过后,却又不是生殖系统的毛病,这让谈老大和谈老爷子都觉得非常奇怪,却又无可奈何。

谈老爷子在家的时候,虽然也曾被谈老大安排过些保姆来陪他,但却无一例外的被他赶走了,就连打扫和做饭,只要不是太艰难,他都是亲自动手。他的老伴已经过了10多年了,膝下又没有儿孙陪伴,这让谈老爷子看到别的老人抱着孙儿享受天伦之乐时候,有种孤独的感觉。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