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之内接连着受到意念出体和全身被窃两件大事的冲击,一喜一怒之下,林进只觉得精神一阵晃悠。

乱七八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林进恍恍惚惚地跟随大众下了车。

来到车下,他这才恍然醒悟到没有报警。不过一想,还觉得还是算了,已经过了那么久,估计偷他东西的贼都比他早下车了,报警恐怕也起不了什么用。只可惜包里面剩下的那几十张符和几百块钱了。

摇了摇头,林进把这些胡思乱想的思绪去掉,跟随着人流走出了天州火车站。

虽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而且也身无分文了,不过总算他修为到家,完全没有因此而有种畏惧感。

只是身上连个铜板都没有,连打个电话都不成,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而且,因为上车以来一直没有吃过东西,现在他的肚子已经有些饿了。无奈之下,他只好一边走一边思考怎么弄钱的问题。

顺着公路走了一会,他在想自己身上所拥有的几种本事,哪一种能让他赚到钱。

他所拥有的本事里,头一种,自然就是身具真气了。不过这本事,却只有打架还勉勉强强算过得去。可是要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弄到去成都的路费,难道叫他去抢劫?虽然也不错,不过貌似新闻里说现在抢劫会当众击毙的,他可还没把握能挡得住子弹。而且这地方地形也不熟……摇了摇头,林进把这种想法去掉了。

而第二种,自然就是画符了,但现在手上一没笔,二没纸,三没朱砂,难道叫他对着空气画?又一种被他去掉了。

第三种自认为拿手的,那就是医术了。但是自己穿成这个样子,整个一学生样,年纪又轻,更何况现在还是西医的天下,到大街上一喊,估计还没给别人治呢,就会来辆救护车把他给抓去治病了。他又摇了摇头……

这几种都不适合,那还有什么是适合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赚钱的呢?林进摸着头,一边踢着一个小石子一边往前走着。

这时候,他忽然见到身边一个穿着双雪白色运动鞋的女子,超过他往前去了。

林进无意中看到她的脸,发现她居然长得跟飞儿有点相象,只是样貌要比飞儿成熟了不少,而且眼神中带着一股超人一等的高傲,不像个一般的女子。再往她身上看去,只见她身上穿的衣服和手里提包的款式都是名牌,确是一个极有钱的人,只是不知道是家世的原因呢,还是被人包养的原因。

一想到飞儿,林进灵光一闪之下,顿时联想到他帮飞儿算过命的事来。这不正是一条生财之道吗?只可惜,他能帮别人算命,却不能帮自己算,要不然,或许也能躲过这被窃之灾了。

不过,现在以赚钱为要,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感叹,一想到这里,林进连忙加快了脚步……

走到她身边,林进连忙运气往她脸上看去。一看之下,他顿时发现在这女子的眉目之间有股淡淡的晦气缠绕着,直往中宫逼去,显然是在最近之内有一个小灾劫要受,只是看的时间尚短,看不出要受什么劫来。

心里有了把握,林进跟陌生人说话的底气便足了许多。

走上前去,林进刻意让自己的脸上带上一个温和的微笑,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对她道:“嗨!这位美女,能跟你说几句话吗?”

“哦?”那名女子听到有人叫她,好奇地回过头来。

一看,她才发现叫她的是个陌生的小伙子。看他的样子,虽然长得不怎么帅,却有种恬淡宁静的样子,尤其是配合着他脸上那温和的笑容,看上去不由让人心生宁静,不像是坏人。

第一眼的印象使她对林进产生了好感。因为不知道对方叫自己做什么,那女子便不由放缓了脚步,转过头来向他问道:“请问叫我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只是我懂得一点看相的本事,刚才你从我边上走过去的时候,我发现你的脸上带着一股晦气,似乎是在最近要受到什么劫难一样,所以想提醒你一下。”林进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但是到个陌生的城市跟个陌生的女人说话,心里不免还是有点紧张。为了不使这种紧张表现在脸上,说完之后,他的心中便马上去想在帮她化解这灾劫之后怎么跟她要钱的事情去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