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警察的追捕之后,林进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转悠了大半天,最终也只给五个人算了命。

只不过那五个人里却有四个是没听他说完就走了的。幸好最后一位听他算命的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活得年岁大了,本身还是相信这些东西的。这时见他说的头头是道,又听说了他的遭遇,于是打发了他10块钱,算做算命费。

得了这10块钱,林进本来想给绿色心情打个电话的,但一想到对方一直“师傅师傅”的称呼自己,要是被她知道自己沦落到这个样子的话,不免觉得有些难看,于是就放下了这个想法,继续在大街上转悠起来。

走了一会,他忽然闻到一股迷人的肉香传了过来,往前一看,只见一个卖包子的小摊就在前方不远处。林进只觉一股口水冒了出来,连忙走上前去买了4个包子。

拎着装包子的袋子正要离开,却听到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林进回头一看,只见几个执法人员围在那包子摊那里,跟老板大声地说着话。话语中还隐隐传来什么“包子馅”“纸箱子”“黑心”什么的。

因为是方言,所以林进有些听不懂,但也觉得有些好奇,这包子馅怎么就跟纸箱子扯上关系了呢?这时路过的其他几个人也围了上去看热闹。

而随着这几个人的加入,他们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林进刚从这买了包子,自然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也围了上去。

听了半天,他才明白,原来为了节约成本,这家铺子做包子用的肉馅,是用烧碱把纸箱子溶解掉,然后洒上猪肉香精,再按照6:4的比例掺和在肥肉和豆腐皮里面做成的。而且不止这一家,尤其是北方,很多家都是这样做,一般人还看不出来,只觉得好吃。

林进听了只觉得恶心,连忙把那袋包子给扔了。

看到执法人员把那老板带走,林进连呼幸运,幸亏他们来得及时,不然自己可能也要尝尝纸箱子的味道了。只是不知道自己以前在宁华有没有吃过!想到这里,林进下定决心再也不买路边卖的包子了。

想了想,他觉得还是吃面放心,于是走到家面馆点了碗面吃了起来。

“老板,给钱!”吃到半路上,忽然一个大嗓门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他这时候正巧还在回想包子馅的事,此时这个大声不由把他震得一惊。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高大,满面红光的汉子正站在那里跟老板结帐。

林进这一上午都在给别人看相,看到他的脸色自然就往相术一方面的事联想去了。这时一看他的面相,只觉一股十分耀眼的红光闪现在他的脸上,直朝禄宫逼去,显然是极好的面相。

林进心中大讶,连忙按照相书中的观气之法朝他凝神望去。一看之下,他惊讶地发现,这个高壮的汉子此刻所具有的,竟是天降横财之相,而且那股红光离禄宫的距离已只有丝毫之距。也就是说,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个高壮汉子将可能要得到一笔极大的意外财富。

既然是意外财富,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能捞点好处呢?心念电转之下,林进的心里已经打好了主意。看到那高壮汉子走出面馆,他连忙也高喊了一声:“老板,结帐!”尾随着他走了出去。

这个高壮汉子穿得很是简朴,面容也很憨厚,据林进猜测,他应该是个进城打工的人。

果然,没过多久,林进就证实了他的猜测。

不远不近的吊在他后面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发现这个汉子顺着公路,往一家家的建筑工地走了过去,显然是想找个工作,可刚一进去却又被人赶了出来,显得极为倒霉。

不过别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很是难看,林进却看到那道红光已离他脸上的禄宫逼得越来越近,显然发财的时间就在眼前了。

直把林进看得心情一阵紧张,即怕被他发现,又怕把他跟丢了。

又走了一两个小时,那汉子仍是没有找到工作,于是买了几个白面馒头,一脸失望地上了一辆公共汽车。

林进心系钱财,这时眼看跟了那么久的猎物就要脱离他的视线,也顾不得什么晕车不晕车了,连忙运起真气护住头脑,一个箭步赶在车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刹那冲了进去,直把开车的司机都吓了一跳。

还好那汉子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只走了七八站,那个汉子就下了车。

林进看他下车,连忙也从前门下了车。

下到地面,林进顿时感到舒服了不少,往四周一看,他发现这里是一处显得很老的居民区,大部分房子都已经是黑灰色的了,而且不少房子的墙壁上面还可以清晰地看到裂痕,显得很是老旧。

顺着那汉子走的方向望去,只见在他前面,由这些房子围成了几条脏乱的小巷,黑咕隆咚地向里面延伸去了,看不到尽头。

在其中一条小巷子的旁边,只见一个皮肤像干枯的橘子一样的老婆婆在那里摇着把蒲扇乘凉,似乎是在无声地诉说这个地方的历史。

另外,林进还发现从这地方出入的人也都是一副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样子,看来,这地方就是这个城市的贫民区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