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两个警察便从林进口袋里搜出了那几叠钞票。

“举起手来,不许动!”看到钞票上面封条的式样,两个警察对视一眼,拍他肩膀的那个警察连忙掏出手铐,以讯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林进的双手铐了起来。而另外一名警察则将腰间套着的枪抽了出来,一脸紧张地指着他。

看到警察掏出枪,那个女子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因为在电视和新闻上见过拿算命为借口骗人钱财的事,所以,在先入为主的印象下,那个女子一开始从林进跟她说有什么“灾劫”之时,她就把林进当成了想借算命之说骗她钱财的人。

本来,若是他没骗到就算了,在没什么损失的情况下她当然不会拿林进怎么样,甚至还会觉得好玩。

可惜的是,因为跟林进说话害得她撞了头,使得她额头上红肿了好大一块。结果让公司里的那些下属们很是偷偷地笑了一天。在这种情况下,叫这个很少受到什么挫折的女子如何不怒。

而她的家又在火车站附近。郁闷了一天之后,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本来她就一直想着这件事,心里不知把那个害她出丑的人蹂躏了不知道多少回。哪知,也不知道是不是神佛保佑,在她刚一下车的时候便让她又见到了早晨害自己撞头的这个小骗子,是以不由自主地喊了起来,结果让警察找上了他。

原本,她只是想出口恶气的,可此刻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她认为的一个骗子,现在居然达到了让警察紧张到拿枪指着的地步,不由让她心里发慌。生怕自己无意中抓到一个穷凶极恶之徒,更怕他的同伙报复。

这时,周围买票的群众见到警察把枪拿了出来,都吓得不敢出声,连忙躲到了一边,生怕误伤到自己。

而林进别看已经结成金丹,可自幼养成的对人民警察和枪的畏惧却还没有去掉。何况他的修为实际上也不高,并不像里说的,一结成金丹就有了通天入地、移山倒海的能力。在真气的帮助下,他实际上也不过是有一把子牛力罢了,顶多,也就是意念出体,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而已,但这一切都是精神化,而非物质化的,对实体的东西却是起不了什么作用。

因此在这时看到自己被那漆黑的洞口指着,即使他心性修为勉强还行,也是不由心跳加速,不免感到有点害怕。

在没有反抗之下,他便被这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押送上了警车,当然,那个女子作为举报人,也上了车。

来到警察局,经过一番紧张而严厉的审问之后,审问他的两名干警不由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原来这小子只不过是从路过的地方拣到的钱而已,跟今天发生的银行抢劫案完全没有关系。

而在知道自己的钱是抢银行的大盗不小心掉下来的之后,林进也连忙把自己怎么拣到钱的一事交代了个清楚。他可不傻,抢银行的事可是重案,万一误会了自己也是抢匪的同伙,那就有理也说不清了。

根据所里同志多年的经验判断,他们看得出他没有撒谎。

但是,因为他的身份证什么的全都被偷了,是以警察对他的身份却还是不清楚,而林进又不知道他老师的电话号码,不能有效地证明自己的身份。所以在审讯完之后,根据举报人——也就是那个女子的说法,他们决定暂时把林进当作算命人一类的江湖骗子对待。

这一点,林进已经多次申明自己不是骗子了,而那女子经过一路的左思右想,终于还是怕他报复,没有坚持自己的说法,反而改口帮林进说起话来。但警察自有警察的判断依据,而且林进还不能有效地证明自己的身份。同时,他们也怕万一判断错误,因此便决定先将他当做嫌疑犯关押起来。等把他的身份弄明白了,再做处理……

这家公安局的监狱是两排并排连接在一起的单间,只有在中间有条走廊可以通向外面,而且在出口处还有一扇十分坚固的铁门挡着,显得非常严密。

押送林进的监牢的,是一个三十多岁,有点肥胖的警察。不知道是不是领的犯人多了的缘故,林进在跟着他走的时候,总觉得他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不过这个胖警察也没有多跟他说话,只是交代了几句,就领着他往监房里走去。

走在这条走廊上,林进看到,这里的每一间房的铁门都用大锁给锁死了,只有上面露出一个小窗口,看上去十分的沉闷。

“又来了新朋友啊!犯了什么事进来的呢?兄弟!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学好呢!哈哈哈哈……”

听到外面的动静,关在里面的那些人一个个闲得无聊地从门窗上露出一张脸来,十分灿烂地笑着跟他这个新来的同伴打起招呼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