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就听树梢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今日果然有贵客登门,小友快请坐快请坐。”见那狱警离去,那被叫做吴老师的中年男人连忙站了起来,对林进往对面的床上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显得极为自然随意。

在这地方,连只蚂蚁都没有,他还能看见树梢上喜鹊叫?听到他略带磁性的声音,林进不由一愣,把刚见到他时的惊讶之心一下子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若不是他散发出的那股温和气息还围绕在自己身边,林进恐怕真要以为他是个神经病了。不过他想虽是如此想,听到他的话,林进的人却是没有感到丝毫不自然的坐了下来。

见他坐下,那吴老师“呵呵”笑道:“鄙人姓吴,单名一个松字。来此已有三年了,也见过不少狱友,却不想今日能遇见一个修道之人,心下着实高兴,这才小小地试探了一下小友,还望小友不要见怪!”说完,也不见他作势,林进便感觉到围绕在他周边的气息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哦!”林进见他散去这股让他心悸的气息,心里顿时一阵轻松。可马上他又反应过来,刚才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他竟被这人牵引住了自己的意识,不由出了身冷汗。

林进心中不由暗想,这人究竟是个什么人,好歹自己也是结丹的人了,连自己的意识都能控制,那他该修到什么程度了?一时间,林进把他的能力想象到了一个如海般高深的境界。只是,却不知这样一个人是怎么被关进来的,而且听他所说,居然还被关了三年,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小友不要紧张,我对你并没有什么恶意。”感受到林进内心的紧张,吴松微微一笑,却又皱了皱眉,好奇地问道:“只是不知道,小友是因何进来的呢?据我所看,小友并不像一个奸险之人啊,莫非是像我一样,无意中触犯到了政府的法律?”

“不是!”听他提起这个问题,林进心中一阵郁闷,尤其想起那个疯女人,自己又没伤害到她什么,若不是她,自己恐怕都已经在火车厢里睡觉了。

“哦?那是什么原因呢?”

见他不停的追问自己,林进原本就对自己刚一进来就被他试探和牵引自己的意识不满,这时想到都是在一个屋檐下,谁也不比谁强,而且他想对方修为既然比自己强上这么多,那么自己再怎么反抗也无济于事。一想到这里,林进非但不紧张,反而把他心底的犟脾气给引上来了。

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林进反而朝他问道:“那你呢?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我吗?当然是被抓进来的喽!”听到林进硬邦邦的语气,吴松却没有生气,笑呵呵地看着他道:“看来小友仍是对我心存警戒呀!也好,看来我不先说出自己的来历,小友是不会放下对我的戒心的了?”

林进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觉得这人说起话来文诌诌的,听起来很不舒服。

见他不言语,吴松知他对自己仍然心存耿介,也不在意,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

原来,自开放以后,华夏人的思想意识都得到了极大的解放,而在这时期伴随着几个特异功能者的发现,人们惊讶地发现,原来在自己身边,还存在这样一个奇妙的世界。

以华夏某著名科学家为代表的老一代科学家们敏锐地预视到:“一个人体科学的幽灵正在我们当中绯徊”。随着老一辈科学家研究人体科学的倡导,修道的浪潮便像春天的野草一样茂盛地生长起来了,各种各样或真或假的道法大师更是层出不穷,创造出了数之不尽的奇迹。当然,也存在不少的骗局。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