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为什么不逃?担心父母吗?”

吴松洒然一笑道:“父母是一个原因,不过,天地何处不可修道,心中有道,又何必在乎环境好坏。这几年我被关着,虽然刚来时也曾沮丧过,但静下心来一想,也未免不是我的错。道,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世人也不可能全去学道,这样一来,我去传播道法,却是我错了,也无怪命中有这一劫。而且,这小小的监牢也未必不是一个修道的佳处,平日只需静修,一日三餐有人管着,不需去想那些凡俗之事,我的道法修为反而增进得更快了。”

听了他这一席话,林进顿时又有了领悟。

“小友你呢?又是如何进来的?”吴松这时一发问,林进因为听了他的经历,而且自己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将自己今天遇到的事也道了出来。

“哈哈,原来如此,这是小事,小友不必担心!相见即是有缘,便让我帮你一把吧!”说着,吴松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林进不知他要干什么,正要发问,却见他对着自己露出一个神秘笑容,顿时让他要问的话又回到了肚子里,想看看他要如何帮自己。

见他没有问话,吴松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非常奇怪地拉着他往与监狱的铁门上走去。

林进疑惑之心更甚了,莫非他还能打开门放自己出去不成?

还没等他想明白,他却惊讶地发现,随着吴松的前进,那扇铁门竟似慢慢的变薄变透明了。不等他反应过来,两人已经穿过铁门,来到了走廊之上。

林进正惊讶得正要向他问话,吴松却把食指竖了起来,脸带笑容,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他继续往前走去。

继续穿过铁门,那看门的狱警也似完全没有看见他们一样,任他们走过去了。

“吴老师好!”

“吴老师您怎么又出来了啊?”

一直走到那些警察办公的地方,那些警察这才看见吴松,连忙跟他打起招呼来,却一个也没对他的出现表示奇怪,而且他们似乎只看见了吴松,却没有看见被吴松牵着的林进,让他心中更觉奇怪,但也隐隐猜到这是吴松的一种神通。

而吴松跟他们也像是见了朋友一样,笑呵呵地跟他们打着招呼。

一直走到一间写着刑事科的办公室,见到一个长相还可以的女警正在那埋头办公,吴松微笑着向她打起招呼来:“小何啊,工作得辛苦吗?”

听到声音,那女警抬起头来,一见是他,连忙站起身来,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对他道:“是吴老师来了啊!快请坐快请坐,不知吴老师到我这里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局里是不是抓到一个叫做林进的小伙子啊?他的材料到你这里了没有?”

“嗯!我查查看。”听到他的话,女警连忙翻起今天的记录来。翻了一会,她点了点头,“嗯,是有这么一个人,跟今天的银行抢劫案有点关联,可能是个目击证人。吴老师您要他的材料有事吗?”

“哦!我看这小伙子人不错,不是个犯事的人,这样吧,反正你们也没有他犯法的实据,顶多也就是拘留他几天,我看,不如就给我个面子,提前让他出去吧。”吴松依然是不紧不慢地说着,仿佛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既然吴老师说了,那自然没问题,我这就去找小张办手续。”女警点了点头,把和林进有关的那几张材料抽了出来。

“那麻烦你了,对了,人我已经带走,省得提人了。没问题吧?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没问题没问题!吴老师您慢走,有空再来坐!”“一定一定……”

这时还不到下午四点,出到警察局外,林进就像个白痴一样,看着吴松说不出话来。

倒是吴松依然像个平常人一样,看着他大笑道:“小友,不过是一些不入方家法眼的神通罢了,不必这么吃惊,等你修为到了,一样也能做到的。”

“吴老师真是神人!林进先前失礼了!”愣了半晌,林进这时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修道高人,不由对他的这种能力即感害怕又感高山仰止,不过根据他刚才的表现,这吴松对自己应该是不存在什么恶意的了,否则的话,只要对自己如对那些警察一样,那自己还不什么都属于他了。

等到心绪渐渐平静下来,林进奇怪地向他问道:“既然吴老师早已能出来,那么您为什么还要住在那小小的监牢之内呢?而且,您说我以后也能做到,可我主要修的是丹道之法,另外还学了些浅显的符咒,和您所会的似乎不是一个体系,又怎么可以像您这样的程度?”

“呵呵,既然我在监狱里能修道,又何必一定要到外面呢。至于刚才我做的,只不过是些控制人心的小手段而已,比起可控制天数运转的大道来,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道不变而法万变,这种技巧,现在说与你听你也不会明白。不过等你以后达到我这境界之时,你不需要明白,也就会了。”

林进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又虚心向他请教道:“吴老师,那你看我现在所学,要多久才能达到您的境界呢?这道又该如何去修呢?我一直是一个人自修,出过不少岔子,对于道还有很多难以理解的地方,还望您指点一二。”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