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我以后叫你师父呢还是叫你名字?”杜青青有点难为地问道,在网上她就是一直叫他为师父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他的年纪与自己想象的相差那么远,叫师父的话似乎有些吃亏了。

“还是叫名字好了,我可没同意你做我徒弟,一直是你自己乱叫的。”看到她们看着自己一个人,林进感到非常不习惯,连忙道:“你叫我来不是要我去帮你表姐看病吗?咱们快去吧!早一分钟完事,我也好早一分钟回去。”

“嗯!对对对,咱们车上说,车上说。”宋雪看到林进跟她们说话有些拘束的样子,一眼便看出他是个不善与女孩打交道的人,连忙给丁月使了个眼色。

收到传来的眼色,丁月立马了解了宋雪的意思,连忙拍着林进的肩膀,拿出自己大姐的风情,和宋雪半强迫着把林进拉上了她们的车。

等到杜青青反应过来时,林进已经在丁月的车上坐得稳稳当当的了,气得她直跺脚道:“喂!你们干什么,师父可是我请过来的诶!你们,你们……”

“呵呵,青青,别跳了,再不跟上,我们可就先去了哦。”丁月把林进塞上车后,进入驾驶室,回过头对着她嫣然一笑,发动了汽车引擎。

杜青青气得抓狂,但此刻先机已失,无奈之下,只好开车朝她们狂追过去……

丁月等人原本就对林进会这些符咒道法感到十分好奇,而且她们平常本就是玩得十分疯的女孩,点都不避嫌,到了车上,连忙对他七嘴八舌地问了开来。

林进本来就晕车,此刻听到她们接连不断的问话,更是晕。招架不住之下,只好一个一个地回答起她们的问题来。当然,对于某些关于“初哥”和身份之类的问题,林进是一概避而不答,不过心里却对她们的这种大胆的行为和言辞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只想快点给青青表姐看完病回去。

在丁月飙车一样的驾驶速度下,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杜青青表姐家——位于牧马山的一幢豪华别墅的外面。

隔远看去,这幢豪宅的墙面呈浅黄色,英式城堡般的造型让它充满了富贵的气息。

不过,对于一心修道和知道谈老爷子住宅价值的林进来说,这样的豪宅就不值得他多看了。

刚等他们下车,杜青青的坐架也像阵风似的停在了这幢豪宅的门口,一下车,杜青青就指责起丁月等人的不讲义气和见色忘友来。

不过,还没等她发泄完,随着一声轻微的门响,从豪宅正门里走出一个年约五六十岁,表情憨厚的中年男人来。“表小姐,阿雪你们又来了啊。这个小伙子……也是你们同学吗?”

“不是…啊……”

“是的是的,他是我们一位同学,祖传的中医绝学,平常帮我们看病都很灵验的,所以我特意请他来,想让他帮智姐看看,王伯伯您先让我们进去吧!”杜青青正要说林进是她请来帮表姐看病的大师,宋雪却一把掐住她的肉,给她使了个眼色,抢先把话说了出来。

看到王伯怀疑的眼神,杜青青猛地想起舅舅和舅母对自己的态度来。要说是自己找来帮表姐看病的什么道法大师的话,没准林进还真会被他们赶出去。现在被宋雪这样白掐了一下,只好忍着疼,继续生她的闷气去了。

“哦。是这样啊!”王伯看了看杜青青,又看了看宋雪,最后把目光投到了林进身上。

看到林进淡定的神色,王伯迟疑着点了点头,不过还是不太相信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能看病。

来到屋里,宋雪一边走一边向他问道:“王伯伯,李叔叔和杜阿姨呢?他们今天不在吗?”

“唉!还不是因为智小姐的事。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邪,都找遍盛都的所有医院了,居然还是什么毛病都看不出,要我说,小姐就是中邪了。依我看那,只有找那些庙里的高僧大师才能救小姐。不过他们两夫妻却死活不信这些,这不,今天他们听说有一个叫做什么张锦阳的神医从国外回来,所以他们两一大早就去机场等着了,只希望能把他请回来给智小姐看看,能救回智小姐一命。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哦!”听到舅舅和舅母不在家,杜青青吐了吐舌头,连忙带着林进一伙人往她表姐房间走去。

来到她表姐的房间外,只见房门现在是虚掩着的,杜青青轻轻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进到这间房里,林进随便扫了一眼,发现房间里的东西虽然多,却都布置得错落有致,非常的合理,流露出一股清新淡雅的气息,看得出,布置这房间的人定是个心思灵慧之人。不过,此刻那个他所认为的心思灵慧之人,却一脸苍白地躺在了床上,不得不靠葡萄糖才能维持生命。

这时,房里新请来的一个女护理正坐在边上翻看着一本杂志,见到这么多人走了进来,她显得有点不知所措,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管家王伯。

王伯忙道:“他们是表小姐的同学,特地来看智小姐的,要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到外面去吧!”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