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林进外,屋里的其余人都被这声突如其来的怒喊吓得一惊。还是宋雪反应得快,见状连忙露出个迷人的笑容,迎上去娇声道:“李叔叔,他是我同学林进,祖传的医术,很厉害的。我听说智智姐一直没有醒过来,所以想让他来看看,希望能帮点忙,李叔叔您不会怪我吧?”

那名中年男子正是杜青青的舅舅李至兴。见是宋雪,他震怒的脸色稍微变和缓了些:“原来是小雪啊,什么时候来的?不过你也太蛮撞了吧,你智姐得的怪病,好多名医都看不好,你怎么能随便让个穷小子来看呢?万一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说得宋雪一脸尴尬,站在一边,不好搭腔。

即而,他又回过头来看着林进。看到他一身的路边货,而且看他脸上的神色也不像什么富贵人物的样子。李至兴皱着眉,不耐烦地对他挥了挥手道:“还坐在那干吗,还不块闪开,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要不是看在小雪面子上,立马把你赶出去。老王你也是,我家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吗?下次再让我看到这种情况,你自己卷铺盖走人吧!”直说得王伯伯不敢吱声。

看到这人对自己毫不掩盖的轻视,林进却也不生气,心想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亲朋好友得病,既然你看不起我,我也没必要跟你多说,于是起身退到了杜青青身边。

看到林进来到自己身边,杜青青连忙给他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他就是我舅舅,最讨厌了。师父,你看出我表姐得的什么病了吗?”

林进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以示现在暂时不说。

可杜青青却以为连他也没看出来,眼神不由一黯,满脸的失望之色。

看到林进走到杜青青身边,李至兴还以为这个穷小子是杜青青的朋友,脸色顿时又变得难看起来了。正要发火,这时,只听外面脚步声传来,一个女人恭敬的声音响了起来:“张神医,请往这边走,前面就是我女儿的房间。”

话音刚落,便见一个打扮时髦的贵妇人和一个衣着简朴,有着一绺飘逸长须的白胡子老头出现在门口。正是杜青青的舅母杜紫若和名声响彻国内外的张锦阳张神医。

见到房间里这么多人,那名贵妇人不由愣了一愣。

视线扫过屋里众人,发现站在一边的杜青青,杜紫若的脸色顿时一变,一改她贵妇人的形象,对她怒斥起来:“杜青青你还来这干什么?我家智智被你害得还不够吗?还带这么多人进来,把我家当菜市场了吗?别以为仗着你那老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们家还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听到她这么尖酸刻薄的言辞,任是杜青青的心态如何坚强,此刻也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嘤嘤”地哭了起来。

看到这乱糟糟的场景,张锦阳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不免觉得有些不满,撇须道:“还是让我先看看病人吧!”

“哦!对对对,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家的一点家事,还请张神医别见怪,智智的病就全拜托您了。”看到他不满的神情,杜紫若方才想起自己刚才的失礼,连忙道着歉,一边让众人让出一条路来,一边将他引到了女儿床边。

神色从容地走到床前,张锦阳对着床上那张精致白嫩的脸看了一会,又将她的眼皮翻开来看了看,随即,他又用手扶着她的下颚,轻轻地将她的嘴打了开来。

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顺着这位张神医眼光在杜青青表姐脸上落点的顺序看去,林进不觉点了点头,在心中认可了这位张神医的本事。至少,在辨病方面,他已经是一流高手了。起码比自己一来就施用真气探病要高明了不少。

不过,这女孩昏迷不醒的原因却不是因为身体上有病,而是因为有个鬼占据了她的神府。他倒要看看,这位张神医能不能检查出这女孩昏迷的原因来。

林进在这边好整以暇地看戏,张锦阳想了一会,却不由皱起了眉头。以他数十年行医的经历来看,一眼就看得出,这女孩并没有病,可又不像是装晕,而是真正的昏迷不醒。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杜青青还在房里啜泣,时不时地传来一下哭声。看到房间里有点闹的景象,张锦阳微微皱眉,对站在他身边的杜紫若说道:“杜夫人,老夫看病时不喜欢被人打扰,还请你们都到外面去暂时守侯,好让老夫给令爱施诊。”

“这……”因为想在第一时间知道女儿的情形,听到他的话,李至兴连忙道:“张神医,我让他们都出去,我和我老婆留在这可以吗?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发出声的,这样,您需要什么的时候,我们也好帮点忙。”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杜紫若连连点头,一脸哀求的神色。

看到他们紧张的神情,张锦阳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见他答应,杜紫若连忙将杜青青一伙人撵出了门外。虽然因为怕影响了张神医的思维而没有说话,但林进分明可以看出她眼神里对杜青青一伙人——包括对自己的鄙夷,只有在面对宋雪时,她的眼神才变得柔和了点。不过,林进却不知道,杜紫若对宋雪的那种眼神与其说是柔和,还不如说是一种顾忌。

刚被赶出门,杜青青的眼泪便已完全消失不见了,只是心里还是有些黯然。

一到大厅,四女就连忙七嘴八舌地问起林进看到的情况来。对于林进刚才眼里发出的那阵青荧荧的光芒,她们可好奇得很。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