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请您别往心里去,年轻人不懂事,说话没大没小的。”说完,李至兴又对林进斥道:“张老本来就是我省有名的神医,他是不是神医哪里轮得到你来多嘴,雪儿,你这同学实在有些不懂事,你先带他出去吧。”

林进刚才听了张神医的这番话,见他医术高超而又能不为巨大的财富而动心,比起为谈老看病的那位老中医,境界不知道高了多少,是以忍不住赞叹出声。

这时听到李至兴呵斥的话,林进对他理也不理,径直对张锦阳道:“张老先生,恕我冒昧,刚才您老提到火参,我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火参向来只生长在长白山的火山口附近,乃药材中的至阳之物,不知道您说的是那种火参吗?”

张锦阳刚才听了林进的那句话,本来也有些不快,暗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自己行医五十多年,还从没被一个十来岁的小伙子这样评论过。一时间,他不免也有些不满,对李至兴的训斥感到十分合他心意。

但此刻一听林进提起火参的来历,张锦阳却不觉微微吃了一惊。

这火参世间知道的人虽有不少,但知道其生长地方的却是没有几个,他又是如何知道的呢。张锦阳连忙问道:“小伙子,那记载,你是从什么医书上看到的?莫非你也懂医术?”

林进点了点头,道:“关于那火参的记载,我是在一本道家的《天下灵物谈》里面看到的,并没有在医书里看到过。医术嘛,我也懂一些,不过主要是对于人体经络有些研究,对于其他的就不精通了。不过……”说到这里,林进转过头来,饶有兴致地望着李至兴道:“我对你女儿的病倒是有几分把握。”

“你?张神医都没把握的事,你有把握?”李至兴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一脸不相信的神情,不过,却也没有再呵斥他。

李至兴不是个蠢人,在先前,他以为林进不过是跟随宋雪她们的一个小白脸而已,是以才那么呵斥。而现在他敢在这种时刻能站出来说这种话,若不是个白痴的话,说不定他还真有几分本事。抱着那万分之一的侥幸心理,李至兴道:“如果你能治好我女儿,我马上拿十万块钱给你。”

“哦?”林进撇了撇嘴,微笑道:“你女儿就值十万吗?”

“你要真能治好我女儿的话,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不过你起码得让我们看到你的本事吧?”看到林进镇定的神色,李至兴有点相信起他的话来。

“也好,既然你想看,那我就让你看看。”见到他的这种神情,林进知道不拿出点本事是不会让他出血的了,说着,便带头往他女儿的房间走了过去。而四女听到他刚才说的话,想到先前他的表现,顿时生起一股兴奋之情,相互看了一眼,发现对方眼里都是一阵发光,连忙跟了上去。

刚才听到林进说他有把握治好李至兴女儿的病,张锦阳虽不太相信,却一直没有说话。这时见林进走了,张锦阳也连忙跟了上去,想看看这个年轻小伙子到底是怎么去治连他和他师父都没有治好的绝症的。

到头来,反倒是最关心自己女儿的李至兴夫妇落在了最后。

重新来到这间房里,林进走到杜青青表姐床边。等李至兴夫妇到了,林进神情淡然地说道:“我只能让她清醒片刻,请大家注意了。”说着,便暗运至阳真气,伸出一根手指头,缓缓地望她眉心点了过去。

李至兴夫妇和张锦阳看到他这动作,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只有知道林进根底的杜青青四女一脸期待和紧张地看着他,等待着奇迹的出现。

在手指接触到她眉心的那一刻,林进控制着手指间的那股至阳真气,缓缓朝女孩眉心那个鬼影包了过去。在将它完全包住之后,林进飞快地把女孩扶了起来,运起一股柔和如水的真气,在她后脑玉枕穴上拍了一下。真气透入之下,那个被他的至阳真气包裹住的气团顿时跳出了她的印堂穴。

“你干什么?”看到林进的动作,李至兴夫妇,包括张锦阳都大吓了一跳,连忙就要阻止他的举动。哪知,随着林进的这一拍,那女孩却发出“哎哟”一声呼疼声,就像是才睡醒的人一样,艰难地张开了眼。直把李至兴夫妇看得惊呆了。

而张锦阳却是看得一脑子的迷糊,想不清林进刚才的那两下动作的原理,只在嘴里默默地念着:“难道是点穴?但也不是这么个点法呀!不对不对……”

看到周围围着这么大一群人,那女孩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看到自己的父母也在边上,于是满脸奇怪地问道:“爸,妈,你们围着我干什么?这人是谁呀……”

可是还没等她说完,她便又感到一股黑暗淹没了她的思维,耳朵里,只隐隐传来父母的一阵惊哭声……

回过神来,李至兴夫妇终于相信了林进的话。

抹了抹眼睛,李至兴一脸诚恳地对他道:“小兄弟,我为我先前的无礼道歉,千万请你帮帮忙,救救我女儿啊!”

“对对对。”杜紫若在一边连连点头,满脸的紧张,生怕他不答应。

“哦?那医疗费呢?”看了他们夫妻两一眼,林进接着先前的话题说了起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