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智……”看到女儿苏醒过来,杜紫若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激动,满脸泪水地冲过去,一把将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女儿搂在了怀里。

而李至兴看到女儿苏醒,除了表现出一个父亲此刻应有的感情外,另外,他还感到一种愤慨。只不过,现在他把这种愤慨良好地掩盖起来了。

原本,若是林进大费周折,忙个天昏地暗才把自己女儿治好的话,李至兴在心里还会好受点,至少会让他觉得物有所值。可现在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拍,就把自己女儿给救活过来了。也就这么一拍,就把他的一千万给拍没了。

想到他略带嘲弄的表情,纵横商场多年的他,不禁有种脑羞成怒的感觉。

“小兄弟,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治疗好我女儿的吗?这种病,以后还会不会复发?”安抚好女儿后,李至兴回头问起林进的问题来。

“呵呵,李老板叫我林进就好了。我这诊治的手法是祖传秘方,不能随便跟人说的。而且你不学医,跟你说了你也不懂,还是不说好了。至于复发嘛,我想,你女儿以前那么久都没有得这种病,治好这次了,抵抗力强了,应该也不会复发了。”林进朝他摆了摆手,打了个哈哈过去,让李至兴不由又是一闷。但林进不说,他却也不好逼迫他说。至少,现在不行。

一般来说,像鬼一类的阴灵,因为本身性质单一,最受不得其它性质灵气的干扰,所以一般都是聚集在坟场和某些阴气过盛的地方,像都市这种各种气息混杂的地方,是鬼类最少出没的地方。

所以现代人见鬼一般以农村和偏静地点见鬼的多,但也是万中无一。因此,林进说他女儿不会再复发也不是空穴来风。呃~当然,只要她的性格不像杜青青一样,专门往鬼魂出没的地方乱撞,那这辈子就应该没事了。只是不知道,进入这女孩眉心的鬼是从哪里来的了。刚一动念,这时,林进只感手心一麻,一阵意念传了过来,让他不由微微一呆,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们相聚了。”既然钱已到手,林进也不想多留,便向他告辞。

“啊!舅舅,那我们也先走了,智姐,我等下再来看你。”见林进刚才给自己舅舅摆了一道,对舅舅和舅母一直没好感的杜青青到现在还是止不住兴奋,正好她有许多话要问林进,见林进要走,连忙对三个姐妹使了个眼色,也跟他告起别来。

“小兄弟,老夫也有事要请教你。哦!李老板,既然令爱已经无恙,那老夫也告辞了。”

“啊,不吃了饭再走吗?”一时间,众人纷纷告别。李至兴连忙挽留,哪里留得住,一下全走光了。

见他们走远,李至兴连忙拿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张涛吗?帮我查一个人,名字叫做林进,是宋市长女儿宋雪的同学。嗯!就这样,没事我挂了。”

看着远去的两辆车,李至兴露出一个阴狠的眼神。暗暗地发狠道:小子,既然你不识抬举,就别怪我手黑了,我李至兴的钱,也是那么好拿的吗?

车上,因为张锦阳来时是坐的李至兴的车,回去时只好便跟林进一起坐在了杜青青车上。杜青青虽然有点疯,但对这样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还是心存敬意的,因此去时开车的速度就平稳了不少,让林进感到舒服多了。

“小兄弟,能否请教一下刚才你治好那女娃的是何种手法吗?”一到车上,张锦阳就迫不及待地向他问了起来。

“咯咯,张爷爷,你可别被我师父给骗了,我看那,师父那一下应该不是治病,而是用什么道术治好的我表姐吧?”听他问起,杜青青想到一向威风八面的舅舅刚才的窝囊样子,不由笑了起来。

“道术?”张锦阳不解地望着林进,对道术与治病的关系摸不着头脑。

因为对张锦阳心存尊敬,另外杜青青也基本已经说出事情真相了,林进也不相瞒,微微点了点头,含笑道:“嗯!老先生,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我刚才使用的那种手法确实不是医术方面的。因为,那女孩根本没病,而是中了一种邪气,被鬼魂占据了灵台,所以才导致昏迷不醒的。”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