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老神医提出见鬼的要求,林进笑了笑,道:“老先生还是不要见的好,虽说鬼比较怕人,但鬼的阴气对人体也是有影响的,您老年纪大了,阳气太弱,还是不宜接触这一类的事物。”

“这样啊!可惜,可惜。”张锦阳闻言摇了摇头,显然对不能见到鬼失望得很。

“那我呢?师父,张爷爷不能见,那让我看看吧!”杜青青见林进不让张锦阳看,连忙回过头,对着林进嚷了起来。

杜青青这一回头,汽车的行驶顿时变得不稳定起来,让林进感到一阵不舒服,忙道:“你这么大胆,见过的鬼还少啊?这个女鬼你又不是没见过,专心开你的车,小心别撞到路边上去了!”

“哦!”杜青青回过头来一看,果然见到方向斜了不少,连忙用方向盘摆正了方向,不敢再分心。

过了一会,林进见张锦阳仍在那里喃喃自语鬼魂的事,忽然想起还不知道他要去的地方,连忙向他问道:“对了,老先生您要去哪里?”

被林进这一叫,张锦阳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呵呵,让小兄弟见笑了,这件事对老夫的震撼太大,一时想投入进去了。既然小兄弟医治那女娃的手法跟医术无关,老夫也不便多问。小姑娘,这样,如果顺路的话,有劳你把车开往去市中医院去吧!”

“嗯!好的,张爷爷您坐稳。”杜青青点了点头,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起手机拨起丁月的手机号码来,“喂!丁丁吗?我要先送张神医去中医院,你们去盛都大酒店等我们,一会就到。嗯!嗯!就这样,88。”

挂了电话,待杜青青行驶到下一个十字路口时,只见她把方向盘一转,林进只感一阵轻微的眩晕感传来,汽车顿时拐入了另外一条道路。

见汽车恢复平稳,林进看着从窗外一闪而过的各种建筑,感到有些不舒服,便跟张锦阳说起话来:“老先生,听说您是从国外回来,是吗?”

张锦阳听了林进的话,长叹一声道:“嗯!是啊,这几年我一直跟我徒弟住在英国,可是前几天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不行了,人说落叶归根,落叶归根,所以就回来喽。我这把老骨头,还是要埋在咱们中国的土地上才能安心那。”

听他提起死亡,林进是修道的,感触比起普通人来自然要深了不少,不过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宽慰他道:“呵呵,生老病死,是人都要经历的。不过,我看老先生的身体可是健康得很啊,至少还能享十多年的福啊!”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张锦阳这个名字似乎在哪见过,微微回忆了下,他想起是去年在一张旧报纸上看到过,于是连忙问道:“对了,我曾经在中医报曾看到过一篇关于‘望闻问切’的论文,作者的名字跟您老一样,不知道跟您老是同一个人吗?”

“哦?小兄弟你也看过我那篇文章?”见他居然知道自己几年前发表的那篇论文,张锦阳不由感到一阵好奇。

“嗯,是啊,前几年我身上老出些毛病,但是一般的医生又治不好,所以就常常翻些医学上的东西,有幸见到了您的文章,您那篇论文里面提到的关于脸色和五脏的关系,可真是太精辟了,按照您老的看病方法,要是学精通的话,简直比西医的很多高科技仪器都毫不逊色啊!”林进由衷地赞叹地道。

对于中医,林进一向是抱以崇敬的心理,是以毫不吝啬地表达了他的称赞。

哪知,听他说起西医,张锦阳的脸上却流露出一种叫做愤慨的情绪来,“哼哼,那又有什么用,再实用,也比不上人家仪器那么一照。西医,西医,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眼看着中医被西医替代,真不是滋味啊!”

“尤其是这些年来,中国人一个个的都只知道往西医院跑,有的人,甚至一生下来连中药是什么味都没闻过。去年,我甚至还听说一个研究了一辈子中医的什么教授说中医是骗人的,是迷信,中医治好人不过是病人的心理作用。我呸!像中国现在这种情况,中医又怎能不一天天没落呢?”

“可是在外国,中医又是什么待遇?我在英国,那些医学博士,教授一个个地请我去给他们上课,给他们做指导,研究中医;在美国,别人红红火火地办起了《世界中医报》;而在我们自己人摈弃中医的同时,外国人却已经申请了一万多项中医专利。中医,已经在我们这代人手上没落了啊。”

说到这里,老人神色不由一阵黯然,就连颚下飘逸的长须看上去也没那么神气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