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已出口,虽然老者对林进要在这住几天也不是很介意,不过被他这么钻了空子也有点郁闷。

想了想之后,老者望着林进一笑,一个飞身往山下跃下,轻飘飘地踩着树顶树枝不知往哪座山去了。

看到老者那飘若惊鸿的身法,林进不由感到一阵羡慕。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林进只见山后青影一闪,老者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过这时他的手上已经多出了几串说不出名字的野果,红的黄的都有,而且从中透出一股特有的清香味。

“来来来,这些山中野果虽然味道比不得外面那些水果,但对修道人来说,对元气大有补益,你来尝尝。”

“哦?那多谢您老了。”林进道着谢连忙接过这几串野果,放在一边,心想等下洗了再吃。

“呵呵,不必客气,虽然你没什么东西好跟我交换的,但毕竟都是同道。外来是客,招待一下也是应该的。还有,你我同是修道中人,不要讲究那么多凡俗礼节。什么老人家,您老的,听着别扭,我俗家姓名叫罗明道,在这修道也有4、50年了,你要想叫的话,就叫我罗老头或罗老道就好了。话不多说,这几天我还要去东边山头采气,吃的东西你就自己解决吧。山里野果要是找不到,我屋里还有根鱼杆,你自己去湖里钓鱼吃好了,至于其他火种调料什么的,也都放那隔壁厨房里,嗯!没事我先去了。”

说完不待林进回话,罗明道便一个飞身往东边太阳升起处飞去,由一个人影变做了一个黑点消失在远处山林之中。

见他如此性直,说来就来,说去就去,林进不禁一阵苦笑。不过他也好歹给自己找了些野果来充饥,也不算亏待自己了。

这些野果小小圆圆的,看上去十分干净可爱,按照他以往在桐山和乡下摘野果的经验来看,一定很好吃。

但林进怕上面被些虫儿爬过什么的,还是把它们拿到溪流旁,细细的洗过了,这才挑了一个放进嘴里。

可是这一嚼之下,他顿时只觉一股异常酸涩的汁液从那果子里冒了出来,浸入到牙缝当中,酸得连牙根都软了。

“噗!”地一口把这野果吐出,林进对着老者飞去的方向扬声大骂起来:“死老道,不过在这住几天而已,不用这么整我吧?”

刚一骂完,层层叠叠的回音顿时在这无数山峰之中响了起来,惊起飞鸟一片。

被罗明道摆了这么一道,林进漱了半天口仍是觉得牙齿发酸,不由感到无比郁闷。

他真没想到,一个修道人居然有如此多面的性格,第一印象的淳朴,刚才要跟自己交换东西的市侩和顽童般的捉弄。人心那,还真是难以预料。

有了第一次的教训,那些剩下的野果他自然不敢再吃,只好往溪里一抛,看着它们远远的被水冲去了。

还好罗明道说屋里有鱼杆一事确实没有骗他,否则的话,恐怕他只有去喝西北风了。不过看起来,这个叫做罗明道的老家伙也和自己一样,荤腥不忌呀!

鱼杆是一根三米多长的老紫色竹枝做的,异常坚韧,看起来用了也有不少年头了。鱼线则透明发亮,细若发丝,却不像市面上常见的那些鱼线,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而鱼钩则是一口漆黑的铁钩,放在手中有股寒气透出,也不像寻常之物。不过这些却不是林进能领会的了。

拎着鱼杆来到湖边,这时湖里仍还有些雾气没有散去。没有风,这些雾气就像一层淡淡的薄纱一样,在湖面静静地起伏着,显得异常幽静。

在湖边挖了几条小虫只挂在钩上,林进找到块干净的石头坐上,将钓杆远远的往湖里一甩,“咚”地一声轻响,顿时激起一圈涟漪。

不过在他放下钓钩之后,却没有感觉到鱼来咬钩,可是等他提起钓竿来一看,鱼钩上的小虫却已不见了踪影。不由让他一阵气闷,只好再次在鱼钩上挂了条小虫抛入湖中。

但这湖里的鱼显然要比别处的鱼显得聪明些,第二次提起鱼杆来,这第二条小虫,也一样的不见踪影了。这不由让小时候常住河边,钓的鱼没一千也有八百的林进脸上一阵发红。

连忙调整了心态,林进全神贯注地感受起钓竿上的触动来。他就不信,以他如今的敏锐感觉,居然会钓不起一条鱼来。

不过当他全神贯注地看着这片宁静的湖面时,那鱼不知怎地,却久久地不来咬钩了。

鱼虽然不咬钩,但排除了心中的其他杂念,一心感受着手中钓竿感觉的林进却只觉得心里渐渐地宁静了下来。

虽然看着的是鱼线处的湖面,但他的整个心神却在这种静溢的环境中沉浸到了整个山水之中,就像是溶入了这片山水一样,再也不分彼此。

在进入这片宁静之后不久,林进没有感觉到,在他的丹田之间忽然发出一阵微弱的跳动。一股细细的清流顿时从那颗金丹之中溢了出来,往全身各处经脉游了过去,缓慢地修补起他以前因出偏破损的经脉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