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罗明道的话,林进“呵呵”一笑道:“道长太过谦让了,这套拳法也不过是从别处得来的,真正要说深不可测的,还是创出这套拳法的人啊!”

“晤?”罗明道大感好奇,连忙问道:“不知创出这套拳法的是哪位高人呢?小兄弟可否为老道我引见一下?”

林进微微摇了摇头,在木屋门前的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那位老前辈不愿被人知道,请孰我不便透露他的住处。”

“嗯!”罗明道点了点头,望着远处群山面露向往之色道:“既能创出这等拳法,那必是临近飞升的高修了,不想理会这世俗之事也是自然。”

林进听到他的猜测,却是暗笑不语。

想到那拳法中略微不如意的地方,罗明道回过神来,又问道:“对了,小兄弟,我打这拳法与你打的似乎略有差别,你看是怎么回事?”

“是吗?或许是道长新学的缘故吧!呵呵,等打多了,自然一样了。我初学时也是这样的。”林进故做坦然地答道。

说完,他怕罗明道看出马脚,连忙转口问道:“对了,道长你说那钓蛟竿曾被人用来降伏黄河一条恶蛟的,这天地间莫非真的有蛟这一类的猛兽吗?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罗明道不解地看着他道:“别说蛟了,在这世间龙都有不少,亏你还是个修道人,居然连这些都不知道?”

“哦!”听他说起龙,林进忽然想起盛都锁龙井一事来,不由尴尬一笑道:“只是没有亲眼见过而已,对了,我来蜀地时听说在盛都有个锁龙井,却不知在什么地方。道长久居蜀地,可知道锁龙井的位置?”

“盛都锁龙井……”罗明道刚从拳法意境中脱离出来,不由随着林进的话语思索起来。

想了半天,他一拍大腿道:“是了,盛都确实曾被囚禁过一条龙,似乎是黄龙溪一条修炼千年的黄龙不小心引发了一场洪水,后来被青羊宫的几个修道高人合力捉住,困在盛都的一处阴穴里镇压气运。好象是盛都市城南的一个什么地方,五十年前我还去看过一眼,确实有几分诡异,不过具体叫什么地名我却想不起了……”

林进连忙向他问起一些锁龙井的细节问题,但罗明道在这修了四十多年道,以前的一些事虽然还记得一点,却也模糊了,问了半天,林进终究还是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

不过能在来蜀地的旅程中无意得到这四本道书和知锁龙井的大概方位,林进已觉心满意足,正要再向他请教一些轻功和飞行方面的问题,他的肚子却忽然传来一阵“咕咕”的叫声。

罗明道得了这套拳法,正是欣喜的时候,见状望天上看看了看时辰,道:“原来已经卯时了,小兄弟你且等会,我去采点野果来。”说着又像昨日一样往密林深出飞去了。

林进闲着无事,就想回屋再看看那些书中记载的内容。

刚一走进屋中,他又闻到了那丝仍未消散掉的那丝霉味。他不由好奇地想那几本书是老道从哪里拿出来的。随意地往屋内扫了几眼,他发现四周都是空空荡荡的,空气流通得很,显然不可能发霉。

唯一的阴暗之处,只有眼前那张简陋的木床了。

一边想着,林进顺着念头往木床看了去。仔细观察下,他发现床脚有一个因移动划出的细小痕迹。

莫非这床下就是罗明道的藏书之处?想到此处,林进只觉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跑出屋外往四周山林看了一眼,山林中不见老道的踪迹,想必是飞到另外一座山上去了。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啊!林进眼珠顿时一阵乱转,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欲望,飞快地跑到床边,运起真气,小心翼翼地搬起床,顺着那个痕迹移了开来。

床一挪开,一个红木箱子顿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此时箱子还是虚掩着的,没有完全盖下去,想来一定是罗明道拿书拿得急,没来得及盖好的缘故。

不知道罗明道会什么时候回来,林进不敢多想,连忙一把揭开箱盖,一股冲天的霉味顿时从箱子里透了出来,险些呛得他咳出声来。

睁眼看去,只见数十本古旧的书籍横七竖八地堆在箱子里面,没个章法。

没空去分辨这都是些什么书,林进心念电转,想到最上层的一定是老道翻看得最多的,自然也最容易被发现失窃。他连忙从最中间小心地抽出两本书出来放进背包最深处,又把箱子盖上,把床也小心地移回原地,这才重新出到屋外,好整以暇地等了起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