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大约半小时,远远的就见一辆大巴行驶了过来,林进连忙挥手,大巴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上到车上,人们纷纷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疑惑这荒山野岭怎么会有人上车。

车内的乘客仍然未满,林进并不在意他们的目光,径直走到车厢中后面,找了个空座坐了下来。

因为这两天打那套拳法把久藏在心底的情绪发泄掉不少,林进的内心深处前所未有的平静,竟连晕车的症状也好了不少。

不过他却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只觉得没了晕车的烦恼,让他十分开心。

车非常颠簸地在山路上前行着,因为不需要再借意识出体来逃避晕车的痛苦,林进饶有兴趣地观赏起车窗外的风景来。

本来,背包里的这些东西他是准备到盛都再看的,不过看了会风景后,他终究还是没能忍住一睹那些道书的欲望,把背包搁在自己腿上,打开背包看了起来。

首先拿到手上的,当然就是那两本窃来的道书了,未知的东西总是让人最想看到的。

翻开这两本书,他发现其中一本是清微上人著的《洞虚经》,成书于梁大同三年,距今也有一千四五百年的历史了,据他估计,应该是属于三洞真经里面的。

另一本则则没有写作者名,只有封面上写着《潜神经》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不过这两本书都被下了禁制,一时看不出里面写了什么内容。

他本还想用心神浸入其中看看这些书写的什么内容,但路上实在太颠簸,刚隐约看到一点便又被颠得眼花,只好作罢。

把这些书小心地放进背包里装好,正要放进背包锁起来,他却忽然碰到鬼王冯万山给他的那个小布包。碰得一阵叮当做响。

先前因为对茵茵他们爷孙与自己人鬼殊途心里有些压抑,是以从拿到这个布包起,这几天他就一直没打开看过,现今心情平淡了许多,正又无聊,他于是便打开这个布包,把玩起他们送给自己的这几件玉器来。

这些玉器计有两件龙形玉环和三件异兽小挂缀,与林进新得的缩小版钓蛟竿放起一起。看起来显得极为精致小巧。

那两件龙形玉环看上去似乎是一对,把两个环靠到一起后可以发现环上的两条龙是首尾相合地,不过,却不知道哪条是公,那条是母,林进摇了摇头。

另外三个小兽林进认不出来,按形象来看,其中一个似乎是传说中的麒麟。碧绿中透出一股微微的红色,张牙舞爪的,凶猛中透出股可爱,让他非常喜欢。

而另外两件都是龙头,马身。形状象狮子的一种怪兽,不知道叫什么,但看起来也是一对,显然价值极其昂贵。

把玩了一会。林进把这几件玉器又包好放进了背包,眯眼小寐起来。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把玩这几件玉器的时候,在他对面一个穿着浅蓝色衬衣的高瘦男子不经意地往他这边瞄了几眼,眼中闪过一抹讶色。

眯着眼睛正想着回盛都怎么应付杜青青他们还有张神医的问话,大巴却忽然发出一阵急促地喇叭声,猛地停了下来。

在这突如其来的刹车下,车内的所有乘客的身体都猛地往前面一冲。立即有几个不满的乘客骂起司机的娘来。

不过还没等他们骂爽快了,一个梆梆的敲击车门的巨大声响立马让他们都闭了嘴。

发生什么事了?林进一阵好奇,连忙往车外一看,只见前面地路被一根巨大的树木挡住了,在那树的旁边,正站着五六个面色凶狠的壮汉,看起来,他们就是就是俗称为强盗的高薪职业人士了!

“开门开门!收过路费了!”正想着。在车外地那人敲等更响了。语气中带着点懒洋洋的味道,仿佛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如随意。

司机不敢怠慢。连忙打开了车门。

“咋开这么慢?早晨没吃饭呐!”一个长得有点矮胖的光头汉子不满地吼了司机一句,拎着一根黑漆漆的棍子走了上来。

跟在他后边地,是三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年青小伙,每人手里握着把匕首,异常熟练地向乘客们要着钱。

而那矮胖子却是只管放风,同时用一种异常瞟藐的眼神望着他们,似乎在看一群肥羊。

在他的这种眼光下,那些乘客也战战兢兢的,不敢多说半句废话,一个个地从口袋里往外掏着钱。

而那三个年轻小伙也似乎经过长久练习过般,看人贫富的眼神准得吓人,有的人就是只给三五块,那三人也不说话;而有的人却不用他们给,那三人就主动帮那乘客在他身上和包里翻了起来,省去了他自己找钱地麻烦。

林进不是个多事的人,看他们只收钱不打人,一想自己这个样子看起来也满寒碜了,他们应该不会为难自己,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20的钞票放在手里,等着他们来收。

终于走到林进跟前。那个矮胖子只瞟了他一眼,就把目光移到其他人身上去了,而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年轻小伙连忙把那20块钱从他手里抽去,又去收别人的费去了。

一直到收完最后一人的钱,大家都是安安静静的没有说话,看起来十分和谐美满。

收完最后一人后,矮胖子带着三个小伙又大摇大摆地走了回来。在经过林进身边的时候,那矮胖子忽然看到他背包里股股地,于是停下脚步,拿着棍子对林进指了指。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