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进扑到窗上看时,只见那瘦高个早好整以暇地等在外面了。

见到冲上来的五个大汉,那瘦高个身形微微一沉,林进发现,在他动的时候,一股微旋的气流从他的肩、腰、胯间浮现,整个人看上去中正安舒,神、意、气相合。

废了自己三个兄弟,那五个大汉也没有交代什么场面话,其中一个样貌格外凶狠的汉子冲上来对他就是一斜劈,似乎恨不得将他一刀切死一般。

但林进却看出,这砍人的汉子出刀看起来似乎很猛,却又留有几分余力,看来是只想伤人不想杀人。

瘦高个却是毫不在意,双眼平淡地盯着那人的眼睛。等到砍刀临身,他才不慌不忙地微一撇步,在那毫厘之间闪了开来。

砍刀落空,瘦高个用右手一把捏住从他胸前落下的刀背,顺着砍刀划去的方向斜往下一带,那汉子便把持不住身形,跟随着往前踉跄而来。

瘦高个连忙在他脚前一伸脚,汉子顿时失去重心往前倒去。

见他即将倒地,瘦高个另一只手飞速地伸了过来,在他肩膀上一按一提,汉子顿时发出一声哀嚎,整条胳膊顿时软绵绵地松了下来,倒在地上挣扎哀嚎不停。

见他一个照面就放倒自己一个兄弟,剩下的那四人这才知道遇到高人了。其中一个面有黑痔的汉子看起来似乎是他们的头领,见状一扬手,其他三人连忙在他身后站定下来。

这些拦路抢劫的汉子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他们自己其实也知道。自己真正能抢的,也就一些寻常老百姓而已,凶狠,也是对人而言的。

要真碰上什么硬茬子了,能硬过去地,就继续硬,硬不过去,那就只好装软了。

这人在车上一人放倒那三个拿武器的兄弟倒还罢了。

那三个小伙子也不过是村里刚出来混这条道的,根本就是三个菜鸟,因此他才让那矮胖子带着他们收钱,算是熟悉熟悉这个行业,练练手,是以在偷袭的情况下被人放翻也不稀奇。

但他下车一照面放倒的这个汉子,却是跟自己混了几年的兄弟,有几把手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论狠论力气的话,自己也不过跟他半斤八两而已,而且看这人满不在乎的样子,显然没把他们几个拿刀地人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面上有颗黑痔的那个汉子使着一口方言。扬声说道:“兄弟是哪条道上混的,报个号,看我们认不认识。”

那瘦高个也是初来蜀地,不过因为这省出过几个大人物。一般的话还是听得懂的。

他本来还以为有场架要打,却没想到这几个汉子远不如表面上看去硬气,闻言笑道:“我叫林学成,孤家寡人一个,也不用攀什么亲,要打就来打吧!”

“好汉子,是条汉子!”哪知,一听他这话。

那带头的汉子反倒高声赞了起来,“我黄三在这几条路上收了这么久的保护费,从来没人敢反抗,你是第一个,有血性!就冲这点,哥几个今天也不能为难你,二子,来。

刚才收了这位朋友多少钱?还回去。”

先前那个在车上打头的矮胖子连忙跑了过来。面露难色地道:“老大,收钱地是小锋他们。现在还在车上呢!”

“哦!你去把他们叫来。”黄三向他挥了挥手。

林学成本意并不是打抱不平,只是不想林进身上那几件玉器被他们搜去而已。

不过对方既然已经软了下来,他一心想让林进领他个情,于是微微一笑,道:“既然朋友有心,那给我个面子,不如把其他人的钱也还了吧,也算不打不相识。

你看如何?”说着,林学成散去拳意,一把拉起刚才他拌倒的那汉子,抓住他的肩膀微微一错,帮他接好了脱臼的胳膊。

听他如此说,带头地汉子犹豫了会,然后低声向那矮胖子问道:“二子,这次收了多少?”

矮胖子略微一想,也低声到:“老大,这次都穷,一共就收了八、九百。”

“哦!”问清楚后,带头的汉子高声道:“行,这次看在兄弟的面子上,二子你把收来的钱都还回去。强子你们三个去把树抬开。”

“嗯!”二子应声往车上走去,其他三个互相看了一眼,也去抬树了,不过这样虎头来蛇尾去,除二子外,这三人看上去都是一副没精打采地样子,显然是憋了一口气。

看他们这么识相,林学成也觉得刚才下手狠了点,于是从衣服内袋里拿出两百块钱来,笑道:“刚才你们一个小兄弟估计被我伤了点筋骨,这五百块钱给他做医药费吧!我先被收的那十块钱就算了……”

“哈哈,出来混哪有不受伤的,兄弟你太客气了……”一番推让后,带头的老大还是没有收他的钱……

“大哥,咱就这么算了?”等他上车离去,看到那几个弟兄满脸的不解,带头老大“呸”了口痰到地上,恨声道:“兄弟们,学着点,这条路不好混啊,时不时还冒出两愣头青来,杀又杀不得,杀了还得犯法,但那还好办,揍一顿也就是了。

不过要真遇到像刚才这位这样的人,以后咱该软的,还得软。咱们出来混是来挣钱地,不是逞能的。

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没了还能赚,守着附近这几条道,咱不怕发不了财,走,送小锋他们到医院去……”

“有道理!大哥就是大哥!”几个汉子眼中闪过一抹敬佩的光彩,架着车上被放翻的那三个小伙,从山旁一条小道离去了。

大巴上,林学成受到了整车人一致的感激。不过一些老年人还是劝他莫要惹事。省得他们上你家放炸弹,就像前几个月新闻里经常报道的惹了事被灭门等等之类的话。

林学成微笑着接受过他们的好意之后,仍是走到原来地地方坐了下来。

林进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完美解决,掏出去地那20块钱又回到包里,虽然并不多,但也让他小乐了一下,何况,能让他省去了一次当“英雄”的机会。

自然美得很,他可受不了这么多人吹捧地话。

看到林学成过来,林进也向他道了一谢。毕竟这年头敢挺身而出的实在太少了,少到只有新闻报道上才能见到。

见林进道谢,林学成向他露出个微笑道:“小兄弟不必客气,对了,小兄弟哪里人啊,似乎不是本地人吧?”

“大叔好眼力!我是湖广的!”林进不知道他弄什么玄虚。点了点头。

“哦?湖广的,哈哈,看来我们是老乡啊!”一听他是湖广的,林学成哈哈一笑,换上湖广口音。跟他扯了起来。

林进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买地什么药,但毕竟是遇到老乡,加上路上多少也有点无聊,也跟他扯了起来。

从对话中。林进知道他是杨式太极,杨澄甫这一脉的传人,练太极已有三十多年了。这次来盛都是因为家里一个弟弟练气功走了火。

本来他是想找当地的一个老中医治的,但是听说有个张神医搞在盛都搞什么老友聚会,可那老中医也来盛都了,但又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无奈之下,他也只好来盛都。

想讨一副方子回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