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出包袱里的东西给他一看,林学成看到那几件玉器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好大的阴气!”不过声音虽小,却又刚好能让林进听得到。

林进连忙配合地问道:“大叔,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林学成早从林进的穿着,还有他把玩这玉器不在乎的神色不看出他不是干这一行的人,是以猜出这些玉器是林进无意中得到的。

这时见鱼渐渐上钩,林学成心中暗乐,脸上却是一本正经。他指着那些玉器道:“小兄弟,你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几件玉器是我山里拣来的,大叔,该不是它们有问题吧?我还想着拿去卖钱的呢!”林进一脸紧张的神色。

“嗯!只是感觉到有点不对,小兄弟能不能把它们拿过来给我看看?”

林进也不怕他拿了不还,心里暗笑着,干脆提着背包坐到了他旁边。

小心地拿起一块龙形玉环,林学成脸上的讶色更浓,不过这次他却不是为了欺骗林进而装出来的,而是真正的惊讶了。

放到手里,这龙形玉环看上去莹润洁白,触手温润,但又有些涩感,显然是刚出土的。

但林学成真正看重的却是玉环上那条龙的雕刻手法,那明显是明朝以前的雕刻手法,精致生动,层次分明,就连龙身上的鳞片都隐约可见,保存得十分完好,显然是一件极为难得的精品……

正计算着这件玉器的价值,林进却在边上说话了。

“大叔,看出什么来了吗?”

“嗯嗯!看出来了,这上面确实透出股浓烈的阴气来,看来就是这几件玉器影响到你了。小兄弟。山里的东西可不能乱拣的啊!尤其是玉这一类地,多为死人所用。

运气不好,拣到鬼物,那就遭灾了。

我曾经有个朋友的弟弟,就是在山中拣到一块玉配,结果没出一个星期就得病导致双腿瘫痪了,到现在还坐轮椅呢……”林学成把玉器又放进包里,语重心长地对林进道。

听到这话。林进慌张了起来:“那要怎么办才好呢?我不会也变得和你那朋友的弟弟一样吧?看在老乡的份上,大叔你可千万帮帮我啊……”

“这……”沉思片刻,林学成抬起头来看着他道:“要不这样吧!小兄弟,我们能相见也是种缘分,我在西藏认识位活佛,专能化解这类东西上的阴邪之气,要不你拿着这些东西去找那位活佛帮忙,我想有我介绍的话。

他一定会帮你的。不过那位活佛居无定处……”

林进心中暗骂他狡猾,一脸为难地道:“西藏……大叔,能不能帮我想想其他办法?西藏离我们这也太远了。”

见鱼终于咬钩,林学成心里激动万分,不过脸上却仍是平淡得很。

小心翼翼把他的目地说了出来:“嗯!要不这样吧,小兄弟你这玉器反正也是要卖,我费些功力帮你化解掉你体内的阴气,你把这些玉器卖给我。

你看怎么样?否则的话,就算我现在帮你化解掉体内的阴气,你把这玉器继续带在身边,还是会遭灾啊!”

“哦!”见逗了他半天,马上就要耍到这骗子了,林进心中也是微微有点激动。

小心斟酌着言辞,林进道:“那大叔你肯出多少钱呢?这方面的事我可不懂价啊!”

“这几件东西的材质虽然不是太好,但是雕工却非常精细。这样吧!我出500块钱一件,你看怎么样?”林学成琢磨着林进脸上的神色,出了一个价钱。

“这……”

“要不再加两百,一共三千五百块钱?小兄弟,这价钱已经很高了,而且现在市场上玉价混乱,没门路的话,你这玉拿去卖不起价呀!我还是看在老乡地份上。

想帮你一把!”看到林进眼中的犹豫。林学成把视线望向了他处,不在意地道。他这是采取的欲擒先纵的策略。

这时车已经开进市区。林进估摸这就要进站了,连忙道:“这样吧!要不大叔你先帮我化解掉我体内的阴气,我们再谈,怎么样?”

想了一阵,林学成点了点头:“也好!小兄弟你把手伸过来!没我地吩咐,可千万别乱动哦!”

林进内丹炼成,体内真气已到控制自如的地步,闻言连忙把真气一收,伪装成了普通人的样子。

伸过手去让他握住,林进只感到一股温热的气流从手心穴位传了过来,顺着手臂地经脉往体内去了……

太极拳的内功真气中正安舒,悠细绵长,正与林进体内真气性质差不多,不过一为武,一为道,正好互补长短。

但是平常炼气的人都视真气为最宝贵的财富,哪有这么容易送出的?

送上来的美味,自然要享受个够。林进一边小心地消化着送入体内的真气,一边小心翼翼地送出一丝细微的真气,也沿着林学成真气送来地方向朝他体内去了。

林学成这时正认真地帮林进输送着真气,好让他相信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免费送林进真气的同时,自己的老底也被他摸了个透。

沿着他的真气在他体内转悠了一圈后,林进将他真气运行的方式暗暗记了下来,心想以后再做试验,看看在这种运行方式下,会有什么不同的效果。

正帮他输着气,汽车终于到站,在停车处缓缓停了下来。

林学成这时仍处于帮林进输气的状态,他还想着林进一定会等他治疗完才肯走的呢!

却不想林进一见大家拥挤着下车,也不管还在帮他输气地林学成,一把收拾好背包,说了声“大叔,我先下去了,我们下车在治吧!”便真地站起身来朝车门挤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