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良久,杜青青突然道:“好吧!看在你做了件好事的份上,你私自离去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不过,你送茵茵回家之后,这几天又到哪去了?为什么放我们鸽子?”

“嗯!嗯!快说你这几天到哪去了……”听杜青青一说,丁月她们也开始起哄了。

“呃……”这个问题确实不好回答,罗明道的事,他不想跟她们说,而且也没必要告诉她们。

但放她们鸽子毕竟是自己的不对,可是林进一时又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忽悠她们,于是只好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边往医院走,一边默诵《黄庭经》去了。

但没想到,他这样做的效果却似乎不错,默念了一会,忽然,天地之间似乎慢慢变得安静下来,四女叽叽喳喳的声音也渐渐微不可闻了,只感到体内的真气在默默地流动。

要不是看到她们的嘴唇还在动,林进还要以为她们没说话了呢!

但好景不长,杜青青见他嘴里念念有词,只顾低着头往前面走,她便知道他没有听她们的话了。杜青青心中一气,于是一把掐了过去。

“嘶……你干什么?”林进正沉迷在这种奇妙的状态中,什么都没有注意到,更别说运气护体了,冷不防手臂上这么一疼,他不由对杜青青怒目而视。

无意中,他的声音里便带上了一丝真气,但听到杜青青的耳中,却是如雷鸣一般,震得她耳中嗡嗡做响。

从小到大,杜青青都是天之娇女,除了在舅舅那受过点气外,哪被别人这么呵斥过。饶是以她如此疯野的性格,也不由得愣了下来,一丝水汽渐渐在她眼里酝酿起来。

看到情况不对,林进只好不说话了,他再傻也知道这种时候,越说越错。

还好丁月一见不对,连忙拉着杜青青走到一边,对她小声地说起悄悄话来。

也不知她们说了些什么。总之等到在次跟他们走到一起的时候,林进发现她眼里的雾气已经消失不见了。

还以为没事了,林进正要松气,却见杜青青走到他身前,理直气壮地对他道:“师父,你放我们鸽子的事暂时就不说了,但我们认识这么久,我缴了这么多的学费给你。

也叫了你这么久地师父,你总得教我点法术什么的吧?”

“这……”林进有点为难起来,说起来,自己从她身上得到的确实比付出的要多,而且在网上打交道这么久。

虽说是生意关系,但因杜青青活泼的性格,以林进正值少年的年纪来看,要说他完全没把杜青青当做朋友。那绝对是骗人的。

但正因为如此,杜青青在网上说了那么多次要学点东西,林进才一点也没有教她。

因为修道不是儿戏,没有入门还好,要是入了门却心性不佳的话,一个不好,便会导致出偏,到时候救都怕来不及。更别提她要学地是法术。而不是道了。

但此时杜青青趁这个机会说要跟他学点东西,林进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在网上他还可以一关qq了事,但现在刚刚放了她们次鸽子,又弄得她差点哭出来,要这样直接拒绝的话……

林进叹了口气。

见他不说话,杜青青瞥了瞥秀眉道:“师父,说句话啊,教还是不教!”

“让我想想!看有什么比较适合你的法术。”林进闷着脸朝前走了过去。脑海里飞一样的运转起来。

听到他的答复。四女对视了一眼,互相眼里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想了一阵。林进忽然想起在他上次看过的《天机不语录》里面记载的一种借气的小法门来。

那个小法门写地好象就是可以把自己的真气传一小部分给想要给的人,让被给之人也能使用借气人的这一小部分真气,即而可以使用借气之人的一些道法。

在脑海里按照那小法门记载地方式演练了一遍之后,林进发现这个办法可行。

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书上还说明了这借过去的真气是别人的,用完之后便会回归天地之间,于人于己没什么好处,但也没什么坏处。

此刻这个小法门不正好适合杜青青地要求吗?一想到此,林进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面色上看去也轻松了不少。

“好吧!现在人多,过会我再教你几个小法术,我们先去看看张神医诊病诊得怎么样了!”

听到林进肯定的答复,四女“耶”的一声庆祝起来,直说晚上她们请客。

看到雀跃的其他三个女孩,林进就不明白了,自己答应教杜青青法术又不是教她们,她们这么高兴干吗……

回到中医院的时候,那些病人还是没有散去,看来今天的义诊还没有结束。

走到医院大楼门口,守门的仍是那个年轻医生。看到他们一行人,守门地年轻医生顿时换上了一副脸色,几乎是谄笑着把他们迎进了楼里。

但林进从这年轻医生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自己只是好奇,可对杜青青她们四个,却是仰慕和佩服了。

想到张锦阳对她们的推崇,林进不由问道:“我听张老说,举行这义诊你们也出了不少力,这是怎么回事啊?”

丁月微微笑了起来,“都是小雪人脉广,我们几个只帮忙跑跑腿,打打批条罢了!真要说起来,还是张爷爷他们,才是真正值得我们敬佩的人啊!”

林进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没有再多问了。

上到楼上时,张锦阳的房间里还有三四个病人人在,见他还忙着,林进和杜青青她们只好跟他打了声招呼,在走廊外等了起来。

在房里帮一个病人做完诊断后,张锦阳感到精神有些疲惫了。但是看到这些病人期盼的眼神,想到他们抱病排了这么久的队才轮到这里,他却又不忍心让他们走……

张锦阳一时有些为难了。

正思索着,他忽然想起林进也会医术的事来。一想不如叫他帮帮忙看,能减轻自己地负担不说,同时也好见识下他地医术。

而且要是看到不对劲的话,大不了自己再重新诊断一遍。

想到这里,张锦阳连忙叫起林进地名字来。

林进不知道他叫自己做什么。连忙走进了房里。

看到林进过来,张锦阳微笑道:“林小兄弟,我这看有点忙不过来,你看能不能……”

看到老人眼中的疲惫之色,林进不等他说完,就连忙点了点头,搬了条椅子到张锦阳诊的断台边坐了下来。

不过林进最为拿手的却是脉诊,见到下一个坐到台边的病人。林进轻言轻语地道:“请把手腕放到桌上,我给你把把脉!”

可是看到帮自己诊病的是这么年轻地一个小伙子,那病人却不满地叫了起来:“我来是找老神医看病的,你年纪轻轻的凑什么热闹!”

张锦阳忙在一边安慰道:“放心吧!这位小兄弟的医术和我一样的!不行的话我再帮你诊断!”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