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杜青青此刻的感受却又不同了,林进的手温热而有力,加上他修道而来的恬淡宁静的少年男子气息,一时间使杜青青忽然感到心脏“砰砰”地跳了起来。

“不要多想,收敛心神,保持心情平静!”感受到她心情的激动,林进连忙在她耳旁喝了一声,随即,杜青青只感到一股清冷的气流从手掌处传了过来,绕着身体转了一圈,她顿时只觉得头脑一清,心情迅速地平息了下来。

“准备好了吗?”探测到杜青青体内经脉的柔韧度后,林进看着她已经变得清明的眼睛,轻轻地问道。

“嗯!”杜青青点了点头。

见她做好准备,林进连忙按照《天机不语录》里的那个小法门的记载,小心地从自己经脉内分出约莫十分之一的真气,又分出其中的一半真气护住她的经脉壁,小心翼翼地顺着她的经脉,往她丹田内灌注了进去。

灌注了大约十五分钟,林进的这些真气最终在她丹田内形成一个小小的气丹,如此一来,杜青青想要施展什么小法术的话,就只要调动丹田里那个气丹内的真气就可以了。

而且因为是来自林进的真气,所以杜青青要用的话,除了规模不同外,施展出来的法术效果可以说是跟他一模一样的。

只不过这些真气用一点就少一点,按照现在的含量来看,大概能用一星期就完全消失了。

输气完毕后,林进又传了请水咒和御水诀,还有几个护体的小法门给她。

只传这些小法门给她,林进也是为了能让她玩久点,省得她在自己没离开盛都之前一用完又找自己要。

感应到丹田内那团温热的气团。杜青青只感到一阵激动,就像一个奇妙的新天地向她打了开来一样,让她感到无比的新奇和瑰丽。

这时她才知道,原来人的身体竟是如此地玄妙。

小心地用意念牵引着那个气团,按照林进传授的方法,杜青青的整个精神状态渐渐陷入到一种空明状态中。过得片刻,她忽然轻轻地喝了起来:“八方风雨,玄元归一。

听我号令——聚!”

话音刚落,屋里众人只感到一阵白雾涌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杜青青的双手之间涌了过来,形成了一个不断变化着的透明水球。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丁月等人眼睛都直了。

她小心地把手伸到水团中间。

“真的,这是真地水耶!”感受到手中的那股清凉,丁月吃惊地叫了起来!就连她这辈子赚到最多的一次钱时,她的叫声都没这次大。

听到她的叫声。宋雪和刘倩倩也闻言连忙把手伸了进来,也是一阵大呼小叫。

就连张锦阳这么大一把年纪的人,看到这神奇的一幕,都想把手伸来试试真假,但看到惊声尖叫的几个女孩子们。他只好作罢。

经过这段时间地交往,他越发感到林进的深不可测了。

只有杜青青的脸上是一脸得意之色。

掌握操纵这小水团的方法后,杜青青就像得到一件新奇玩具的小孩一样,一会把水在半空中聚起来。一会控制这小水团砸向丁月等人,看得张锦阳和丁月直呼神奇。

看到杜青青会这法术,丁月等三人和杜青青是一伙地,自然也想要,于是连忙拉着教杜青青法术的林进,要他也传点法术给她们。

但真气这玩意岂是说传就传的,那可是炼精化气,吸收天地灵气辛苦得来的宝贵之物。修道地基石啊!那有那么多给她们浪费。

刚把这么多真气传给杜青青,林进就有些心疼了,这时一见她们拉着自己纠缠不休,林进无法,只好运功在额头逼出一层汗水来,求助地看着张锦阳。

张锦阳对这几个热情的女孩十分有好感,本来还想帮着劝下林进,要他也传点真气给她们。但此刻看到林进额头上布满汗珠的样子。张锦阳还以为这是种十分伤身的功夫。

连忙担心地向他问道:“林小兄弟,你没事吧?”

“没。没事,只是传完气有点累,休息一阵就会好的。”感受到老人真切的关怀之意,林进虽然是故意装出来让他帮自己解围的,但也不免有些感动。

不过现在为了保住自己这点来之不易的真气,林进也只好继续装下去了。于是真气一运,他地额头上又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吧!你们先别缠他了,看他都累得满头大汗了!”

“哦?”听到张锦阳的话,丁月他们才发现林进额头的汗和他疲惫的神色,只好依依不舍地对他道:“好吧!那这次就算了,等恢复过来一定要让我们也学会法术哦……”

林进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暗想着等明天一早就回宁华去,好远离这是非之地。

晚饭时分,丁月在医院附近包了一家还算不错的酒店,宴请忙碌的一下午的老中医们。

饭桌上,觥酬交错。

张锦阳和一干老中医都爱喝一小口,就连杜青青她们,在耳濡目染之下也能小饮一点,唯一不喝酒地,就只有林进了。

看到饮到酣处地张锦阳等人,林进忽然想到一直心悬的锁龙井地事,于是趁着饮酒的间隙向他道:“张老,你知道城南是乘哪一路车去的吗?”

“城南?”张锦阳奇怪道:“这里不就是城南吗?你去城南有事?”

“哦?”林进还不知道这就是城南,连忙道:“那您知不知道这地方有一口锁龙井,嗯!就是一口古井,上面有跟铁链悬下去的。”

还好杜青青她们这时正吃菜的吃菜,帮老人们敬酒的敬酒,根本没有注意到林进的问题,否则的话。恐怕又是一场风波了。

“古井?”张锦阳脸上露出一个深思的神色,沉吟了片刻,这才道:“二十多年前这地方确实有口古井,不过后来好象修了栋小楼,把那古井给埋住了,应该早不在了吧!而且那楼好象也没人住……你找那古井做什么?”

“哦!没什么?”林进夹了口菜到嘴里嚼了起来,过了一会又道:“那您还记得那口古井地位置吗?嗯!也就是那小楼的位置。”

张锦阳这时喝的酒已经有点多了,听到林进的问话也没放在心里。微醺道:“那小楼?好象就在中医院后面吧!隔中医院大概有两条街,林小兄弟你打听这个干吗嘛?”

“哦!我来盛都前听个长辈说,他从前有个朋友就住在城南古井旁,所以托我来问问。”林进随口道。心思却放在锁龙井的事上去了。

林进吃到三分饱,一看旁边那桌的老中医们,只见他们仍在饭桌前闲谈着,但他们面前的饭菜却似乎没有动过一样。尤其有几位耳朵不太灵敏的,说起话来更是声音震天。

很是热闹。

林进不太喜欢这样地环境,于是便向张锦阳还有杜青青她们告了个罪,一个人到街上散起步来。

中医院所在的附近属于市里的老城区,虽然有新建的房子也不少,但一路走过去。却仍然很多八、九十年代起的房子,看起来有些老旧。

一边运行着走路功法,林进沿着公路旁的人行道,往张锦阳所说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几条老街道的两旁都种着一些几十年地法国梧桐树。显得绿荫森森。风一吹过,便沙沙做响,让人感觉得十分惬意。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