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一进到屋里,林进迎面就被几张蜘蛛网给教训了一次,紧接着而来的,就是从窗户上面扑哧扑哧掉落的灰尘。

还好他低头得快,否则恐怕还没等他探清楚这栋楼的秘密,这双眼睛就要不行了。

四周是黑蒙蒙的一片,只有破碎的门窗缝里传来一点路灯的光亮。

林进拍了拍落到头上的灰尘,功聚双眼,借着这点微弱的光亮往房间里看了过去。

地面上,是一块块破碎的木板和纸板之类的东西。墙上,半悬着一些破败的壁纸,在灰黑的墙上映出一道道阴影。

空气中,一种腐臭潮湿的味道不断传来,不由让他一阵皱眉。

现在他所处的地方,是这栋小楼的大厅。往前看去,他发现在前方的墙壁上有三道通向其他房间的门,黑忽忽的,看上去阴森恐怖。

他在来之前早有主意,看了一会之后,他便在大厅里找了块勉强还算干净的地方,盘膝往地一坐,出神去了。

意识自然不受光线和各种障碍物的影响,脱离身体的桎梏来,房间里的各种东西都一一映入他的意识中,无有遗漏。

锁龙井是在地下,楼上自然是不要找的了,心念一动之下,他的意识顿时穿过水泥地面,来到了地下。

因为他的意识以前只有过在地面上的经历,一进入到地下,顿时感觉到一阵不适应,所有感受到的,只有一层又一层的把他包在中间的泥土,让他感到一阵压迫感。

虽然意识体并不需要呼吸,但在这种环境下。他还是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以自己的身体为中心,他一直深入到地下二十余米,顺着这栋房子地范围找了一圈后,却没有发现半点水井存在的蛛丝马迹,甚至就连泥土也不是很湿润。

莫非锁龙井不是在这?他不由感到一阵奇怪,连忙又深入了二十多米找了起来。可再次寻遍整栋楼房地下的角落后,却还是一无所获。

既然没有收获,而且泥土里穿行得又难受。他的意识连忙回到了地面。

再次看到房间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十分陌生,却也让他出了口闷气。

实在不甘心白来这一趟,林进干脆控制着自己的意识在这房间里走了起来,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蛛丝马迹。

可是他把楼下这些房间一一都走遍了,除了脏乱的地面和墙壁,还有随出可见地蜘蛛网外,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接着走遍了包括楼上的房间都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正丧气着,他却忽然想到,小楼里没有,会不会是在小楼后面呢?

想到这里,林进的意识连忙外小楼的背面穿了过去。刚一出墙。他便感到天地间忽然一亮,眼前,再不是意识感应到的形状,而是真正的光线了。

抬头仰望天际。只见一轮清月正冷冷地洒放着它的光芒,照得地上一片亮堂。

他这才发现,原来在这栋小楼地后面,竟然还有一个靠着座小山的院子。而在院子的一角,正有一口古井。

他连忙回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在小楼背面的墙壁上,竟还有一道半人高的小木门。

只不过在那道小木门地反面,却被人为地涂了一层与墙壁一样颜色的漆,这才导致他经过这道小门几次却没有发现到异常。

飞到那口古井的上方,他的意识往古井处一看,发现井口被一个厚实地大铁盖盖着,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形。

在井壁的外面,悬挂着一条小孩手臂粗细的漆黑铁链,其材质看上去似乎跟他在龙泉洞内那个神秘深潭的潭壁看到的铁链是一样的。

意识看起来毕竟没有眼睛看起来和手触摸起来真实。一动念。他的意识顿时飞回身体。

轻轻吐了一口气后,林进睁开了眼睛。

这小楼内的路经过他地意识走过几遍之后。地面上的情况已经完全记在他脑海里了。熟门熟路地来到那道暗门前,林进估摸着力道,运起真气一脚就踹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在房间里响起,小木门在这股巨大的力道下,发出一阵呻吟,往小楼后面的院子里飞了进去。

一道清冷的光亮顿时照到了林进的脚上。

弯腰走进院子,林进在月光的照射下直接来到了古井旁。

一切的情景都如他意识离体所看到地一样。

围着古井转了一圈,他发现这井地井口大约有一米左右,显得极为窄小。

而且他还发现在那个盖在井口上的大铁盖旁边有一两个手掌大小,凹进去地地方,看来就是供人提拉的了。

林进把手伸进这两个凹陷处用力一提,一阵金石交错的沉闷声音响起,大铁盖被他缓缓提起,移到了旁边空地上。

随即,一股阴寒透骨的气流顿时从井内冒了出来,整个空间都似乎变得阴冷起来了。

走到井口,他把头伸到井口朝里面一看,只感觉到一股更为强烈的阴冷的气息从井里直往上冒,与之伴随的,还有一股让人做呕的鱼腥味。

若不是他的意志坚定,在这股阴冷的气息和这鱼腥味的面前,他想他恐怕会径直昏过去了。

他连忙把头又缩了回来,过了片刻,这才继续又把头伸了过去。

他强忍着恶心往井下看去时,只见一轮明月正倒映在井里,深幽无比。若不是那一股股不断冒出的鱼腥味,还真是一个极佳的景色。

而在井下大约半米处,一根足有小孩手臂粗的漆黑的铁链正静静地悬挂在那。

果然是锁龙井没错了!

见到自己猜测了这么久的一个惊天秘密就要在眼前解开,林进兴奋得无法自拔,连忙站起身来。在院子里走了几圈,这才恢复过来。

重新回到井边,林进深吸了一口气,在井壁上捞到那根铁链,用力往上拉了起来。

入手间,他感到这铁链十分沉重,竟有些拉不起来的样子,只有运起真气才能勉强拉上来一截。

放到手里仔细一看。他发现这铁链地材质跟那神秘深潭里的铁链果然是一样的,只不过比起那里的要细了不少。

想到如今的自己已经功力大进,林进心想不如试下这铁链硬度看看。心念一动之下,他连忙运足全身真气往两边用力一拉。

可是直到他的手都扯得有些发疼了,这铁链却依然纹丝不动,坚韧得恐怖。

在这铁链的底下,会不会拴着一条真正的龙呢?林进激动地想。

他自然不可能像委员长地手下一样,在当年把这铁链拉起来。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结果被涌出来的井水吓得屁滚尿流,不敢再看。

不过林进却有他自己的办法——那便是意识出体。

虽然马上就要见到真相,让他十分激动,但这月光却是让人冷静下来的无上法宝。

仰天看了一会月亮之后,林进只觉自己的心情又慢慢的平复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他终于又恢复到了来时的状态。

意识再次脱体。这次他没有做任何停留,顺着那铁链就直往井里钻了进去。

一股漆黑和阴冷顿时笼罩在他地意识里……

不知道当年这井是如何建的,他一直往下潜了一百多米,起码都有一栋五十层的楼房高了,这井竟然还不见底,而那铁链更是不知道延伸到哪里去了。

不知为何,越往下去,林进就越感到不安。而且他的意识也渐渐感到了一种渗人的冷意。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