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醒来,林进感到自己的头脑还是有些迷糊,他知道这是意识险些被震散时的后遗症。

这种创伤并不是身体部位受伤,自然也就无法用药物治疗,只有静养才能恢复。

昨晚虽然并没有得到什么,而且还因此意识受损,但能亲眼看到龙,他却觉得这已经是极大的收获了。

这时天外已经大亮,人们又开始一天的工作,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林进从床下取出背包,洗刷之后,出了旅馆。

大街上热闹非凡,各种贩卖早点的小贩一边做着各种早点,一边用他们独特有韵味的方言叫卖着,吸引清晨起来的学生和工作的人们到他们摊前。

林进听着这别具特色的叫卖声,也叫了一份荷叶稀饭,在路边小桌上吃了起来。

可是吃着吃着,看到隔壁餐桌上谈笑焉焉的人们,看到来来往往的人流,林进忽然感到一阵寂寞,大街上的人虽多,他却有一种整个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一样。

他认识的人虽然也不算少,却没有一个交心之人。从修道开始起,他就知道,这条路是艰难的,是漫长的,但他却从来没有后悔过,自然也不会感到孤独和寂寞。

但此刻不知为何,他却忽然生出有一种清冷孤寂的感觉。

这种感觉,甚至让他对什么道,什么法,什么医,什么钱……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冷漠,不感兴趣起来。

他不知道,这正是黄龙强大的精神给他的意识造成的伤害,让他一直坚定的信念出现了漏洞。

结了帐。林进正要叫辆出租车去火车站,却忽然感到有两个人朝自己走了过来,他甚至没有转头,就知道,有一只手朝自己的肩上拍了过来。

孤寂地感觉,让他对一切都不在意起来,自然也没有想到去躲避那只拍来的手。

“小子,你就是林进?”随着那只手的落下。一个肆无忌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在同时,他感到背后一个尖利的物体抵住了自己的背,他感觉得到,那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回头一看,一张长得十分嚣张的脸出现在他地眼前。这是一个长得异常嚣张的二十余岁的男子。这股嚣张,不光从他的眼神中透出来,甚至于他的头发,他的鼻子。

他的嘴,他手臂上刺的青龙纹,都透出一股嚣张地气息来。那是一种目空一切、无视王法、视普通人为草芥的嚣张。

林进忽然觉得,他的声音与他的样貌非常相配。

跟在那人后面的,是一个额头有一道泛黑伤疤。面露阴沉地汉子。看得出,他是那种不善言谈的人,但往往这种人却是最可怕的。

因为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会咬你一口。

当然。这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

走到他身边后,这两人便一左一右把林进夹在了中间。

“什么事!”林进冷冷地道。虽然在一瞬间就判断出两人不是什么好人,但他却根本没有把这两人放在心上。

“没什么,只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而已!”说完,林进只感到肩膀传来一股力,支使着他朝一个方向走去。

林进想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于是便没有抗拒,跟着他们往大街一边走了去。

而那两人看起来也似乎完全没有把林进放在心上。看到旁边走过的漂亮美眉,那名嚣张男子甚至还对她吹了声口哨,逗得她皱着眉连忙离去。

看到两人并不说话,林进也没有说话,跟着他们一路走去。

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人群渐渐变得稀少了,因为这里是一条即将被拆除地老街。

来到一处无人的小巷,那名嚣张男子收起匕首。对林进裂嘴一笑道:“小子。怪你命不好,得罪了李老板。

不过你也算能躲,居然躲了这么久才出现,让老子一阵好找!看你满配合我们的,现在老子给你个选择,说吧,你是想留下手还是想留下脚?”

“是李至兴派你们来的?”林进地看着他们,不在意地道。

那名阴沉着脸的汉子见那满脸嚣张的男子还要说,冷道:“说这么多废话干嘛!早点废了他,我们也好早点回去领钱。”

满脸嚣张的男子不满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看这小子满老实的,逗一逗再废他也不迟!”话虽这样说,手却已经向林进伸了过来。

“废一双手脚是吗?好!既然你想,那我便成全你们!”

林进冷笑着,看到他伸过来抓自己地手,一把将其抓住,微微用力一折,那嚣张男子顿时感到手臂上一股钻心的剧痛传了过来,等林进松开手时,他的手臂已经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悬在空中,荡来荡去了。

这时那满脸嚣张的男子才知道眼前这个一脸平凡,看上去十分老实的人是个什么存在。捧着剧痛的右手,一个响亮的惨叫顿时在他口中叫了起来。

听到耳边惊天动地地惨叫声,林进地脸色变也不变,又抓过他的另一只手,也按照刚才地样子折断。

两手被强行折断,那名嚣张男子再也忍受不住这股剧烈的疼痛,倒头便昏了过去。

看到林进不动声色间便折断同伴的两只手,阴沉男子只感额头一层冷汗冒了出来,像他这么轻松地折断人的手臂,这得需要多大的力啊!

右手往腰后一摸,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

微微笑了下,林进朝他走了上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