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林进丝毫没有去想李至兴的事,且不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人,就算知道了,宁华也是谈老大的地盘,轮不到他来撒野。

不过他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去意识出游,虽然他的身体还是和以前一样,但脑袋却总觉得有点昏昏沉沉的,一会便睡着了。

到天州醒来,看到去宁华的车还有三个小时,无聊之下,他又在外面逛了几小时,顺便买了些当地的工艺品,准备送给王婶和徐伯他们。

上到去宁华的列车上,林进吸取教训,把背包和装满小工艺品的袋子死死地放在座位靠窗的一边,并用身体挡着,这才又睡了过去。

在中途,他除了被列车员检票叫醒来过一次外,其他时间都是昏睡中度过的。还好到达宁华时他在迷糊中听到了报站的声音,让他打个激灵醒了过来。

随着拥挤的人群下了车,看到宁华市那熟悉的街景,听到人们那熟悉的口音,林进只感到精神一振,整个人都开朗了不少。

而且经过这一路的休息,他的意识也恢复过来了一些,那丝孤寂感也轻微了许多。

在火车站的钟楼上一看时间,原来已经到了次日的下午5点,他连忙叫了辆出租车往王婶家所在的村子开去了。

到达村里时还不到5点半,徐伯正在做饭,王婶则在平顶上收晾在铁丝架上的衣服,看到从车上下来的林进,王婶显得异常欣喜,衣服也不收了,连忙跑到楼下,告诉徐伯林进回来了。

并交代他多抄两个菜,往屋外迎了出来。

还隔了一段路程,王婶就朝他喊道:“小进,你回来了啊!”

看到满脸笑容的王婶,林进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温暖,也微笑着走了上来,“嗯!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快进屋休息一会,小进啊,这几天外面玩得痛快吗?”

“嗯!心里舒服多了!王婶,这是我去旅游给你们买的一点礼物,给!”走到桌前,微笑着,林进把那些工艺品从袋子里一样一样的拿了出来。

这些天州的工艺品都是用蜀地深山老林地原木雕刻而成,有的甚至就是一根奇形怪状的树枝。

被人这么一雕琢,再打上一层蜡,顿时成了一些形似各种各样小动物的工艺品,显出一种独特的原始风味来。

王婶见了这些工艺品喜欢得不得了,连忙道着谢。小心翼翼地拿着,把它们摆到房间的柜台上去了。

帮林进泡了杯茶后,王婶打听起他这段时间的事来。

林进自然不会把自己做的什么告诉她,但去盛都地事却没有隐瞒。只说自己有个朋友在那边,因此过去玩了几天。

听他说起青羊宫的景物,王婶笑嘻嘻地道:“看个庙还跑那么远做什么,去南岳圣帝庙看就好了,比盛都近多了。

坐了这么久的车,一定累了吧!等会吃完饭早点睡,明天也好去上学。”

“嗯!”林进点了点头,又问道:“对了。最近我那个同学的家长没来找我吧?”

“哪个同学?”王婶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就是我救的那个,飞儿!”

“哦!没有没有。”听明白他的话,王婶一拍额头道:“飞儿的家长后来来过一次就再没来了,不过她本人倒是来跑过几次问你的去向。

对了,她该不会是你女朋友吧?我看她长得还满水灵,和你挺般配地。”

听到她的话,林进脑门上冒出了一头黑线。上次她徐云来她也是往这方面说,这次飞儿来找自己她也是往这方面说。看来八卦果然是女人的天性啊!

不过飞儿找自己有什么事呢?林进默默地想。

吃完饭后。林进提着背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王婶他们并没有自己房间的钥匙,所以屋里东西摆放地位置也仍然是自己离去前的样子。不过因为几天没人住。所以蒙了层细细的灰。

稍做打扫后,林进把背包放在桌子上,把里面的那些东西一样一样地拿了出来。

把那些东西放到桌上时,他忽然看到桌子上还有个透明小球,拿起来一看,才想起这是那个先天灵宝地壳。

因为不知道什么用,于是把它跟那几件玉器放在了一起,用一个小木盒装了,放在了床下他装书的大箱子里。

而那几本道书,则被他放在了枕头低下,以便于随时拿出来看——他这房子里不怕小偷,而王婶他们又不会来,自然可以随便一点了。

而且这些书看似古旧,其实却有道法维护,轻易不会损坏。

不过他在火车上坐了这么久,虽然没有出汗,但在车厢里沾染了这么久的车内空气,毕竟还是不舒服,于是又让王婶帮忙烧了桶热水,美美地洗了个澡后,从那六本道书里随便抽出一本,躺在床上翻了起来。

首先拿在手上的就是那本《五雷正法诀》,因为只记载了一种法门,所以显得非常薄,大概只有两本作业本的厚度。

翻开来仔细一看,字体顿时就是一阵模糊,让他的眼睛有种花的感觉。知道是这书上的禁法起地作用,林进微微一笑,便想用心神沉入书中,观看其中的内容。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