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进,你回来了!”

正思考着,一个惊讶中透着喜悦的悦耳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林进回头一看,只见果然是飞儿。

她此刻留着一头清爽的短发,上身穿着一件浅绿色上衣,下身穿着一条水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手上的伤痕也消失不见了,显得俏丽而又活泼。

看到她欣喜的面容,林进也是微微一笑,道:“嗯!回来了,你呢?怎么还坐在我这?还没搬走吗?”

“怎么,就这么不喜欢我坐这啊?对了,这两星期你去哪玩了,一去这么久?嗯,你先让开,让我先进去。

”听到他这赶人走的话,飞儿就是一闷,正要说点什么,却似乎忽然想到些什么,连忙碰了碰林进的肩膀,让他给自己让道。

被她连着碰了几下肩膀,林进只好起身让她进去。

飞儿坐到座位上后,又问起林进去哪的事来。

林进听到她的问题,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道:“这两星期我回老家修养了去了,对了,最近两周没人找我吧?”

“嗯!没人找,那你这两星期,可玩舒服了,就我们还在这苦读书。”飞儿羡慕地说道。

林进笑笑没有说话,清理起桌面上的书来。

沉默片刻,飞儿忽然有点怯怯地碰了碰他道:“林进……”

“嗯?”

“谢谢你救了我……”飞儿心中忐忑地道——说起这种事,她这个年龄的人总有点不好意思。

看到她脸红的样子,林进不由感到有点好笑,不过一想到她的父母来找过自己几次,他连忙道:“不用谢了,我们是同学嘛!要谢的话,前两星期你也早就谢过了。

再说没事整天把这事放嘴边干嘛!而且我也不过是刚巧经过那里而已,对了,你爸妈来找过我几次,你帮我转告一声吧,就说不用再来了,我不大习惯。”

“哦……”听到他这话,飞儿心中的尴尬去掉了不少,不过一时也忘了刚看到林进时想要说的话。沉默起来。

而林进在外面待了这么久,久未到教室,不由感到一种约束感,望着教室里活跃地同学们出起神来……

两人沉默片刻,预备铃响了起来,一阵乱烘烘的声音过后,教室里的学生都端端正正地坐在课桌上,等待老师来上课。

像这种高中上课。刚开始上课后的五分钟是最不好开小差的,因为老师刚开始讲课,心思还没完全沉入到讲课中来,对学生自然盯得紧一些。

而等他进入讲课的状态后,只要不是太大动劲的话。一般都是不太注意的。

因此飞儿等到上课敬完礼之后,就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听了几分钟课。可是等到几分钟后,看到老师在讲台上讲得吐沫直飞,飞儿忽然想起先要说地话。

连忙把课本一放,轻轻地碰了碰林进道:“喂!林进,你是在修道吗?”

听到这句意料之外的话,林进不由一愣,随即又释然了,自己课桌里面放着这么多跟修道有关的书籍,飞儿又在这坐了这么久,而且自己在救她时还用了一张神力符。

她脑子又不傻,要是猜不到自己修道才怪呢!只是不知道她的好友许彬是不是也知道了。

但被猜到归被猜到,说起修道,没真凭实据的话,说什么他也不会承认的。

闻言林进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道:“修什么道,现在哪有什么修道的,我只是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罢了!你问这干吗?”

见她问起修道的事。林进本来还想问问她怎么会画阵法图地。不过为免麻烦上身,他还是决定装做没看见。

“真的吗?”飞儿看着他。眼中满是不信的神色,“那你那天救我的那张符是怎么回事?”

“哪天?”他决定充迷糊到底,反正没有证据的话,随便她怎么说。

“就是你救我地那天啊!”飞儿紧逼道。

“哦!”林进做出一副想起来的样子,轻声道:“什么符……那天我不是拉着你的手把你扯起来的吗?别说这些了,专心听课吧!你看老师都注意到我们这里了。”

飞儿心里一惊,转头往讲台一看,只见老师正背对着他们在黑板上写字,哪有注意到这。飞儿顿时知道他是在跟自己打迷糊眼,小嘴一撅,连忙就要再问他修道地事。

林进这时却忽然感到又是一阵睡意来袭,挥了挥手道:“不要说了,我睡会,老师来了叫我。”说着真就往桌面上一趴,找周公谈心去了。

看到他这样子,飞儿就是一气,轻轻地碰了他好几次,仍是不见起来,似乎真是睡着了一样。

本来她还想使用一些激烈手段的,但是想到他奋不顾身地救自己的那一幕,飞儿又觉得有些不应该,只好看书去了。

不过,不得不说林进这里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一连三节课,老师都没有发现这里还睡着一个人。

不过这就苦了飞儿了,因为他们是坐的是最后一排,后面就是墙壁,唯一出去的道路却被林进挡住了,叫都叫不醒。

所以她要想出去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踩着课桌从前排同学的桌位上出去了。不过这种事一向是男生干地,飞儿怎么会去做,无奈之下,她只好被困在座位上,等林进睡醒。

不过飞儿也没闲着,见反正出不去,于是从桌子里头拿出林进的那本《奇门遁甲阵法略说》,依照上面所说的空间、方位、五行、八卦等粗略的记载,继续在草稿纸上画了起来……

原来在林进离去的这两周,飞儿坐在教室里一到无聊时就翻翻林进藏在课桌里的道书看看。

虽然对那上面说的什么守一,存想,坐忘等等名词和现象完全不懂,但毕竟看了这么多仙侠电视剧。

再加上回想起那天林进救自己时甩出那张纸被自己一口咬住后产生地那种奇怪现象,飞儿没理由不怀疑林进是一位隐藏在自己身边地道法高人。

何况,在去龙泉洞地前一天,林进在算命时说到过自己要遭遇的灾劫,只是别人都不信她们地话罢了。

不过那些道法书她不懂就是不懂,看得头疼之下,她只随便翻了下就丢到一边去了。但其中的那本《奇门遁甲阵法略说》却引起了她的极大兴趣。

像那本书里面所说的,只要把几个木头。

石头之类地寻常东西按照一定的规律和方位放好,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神奇效果,这一点,让本来就对自然界那些奇奇怪怪的事非常感兴趣的飞儿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而且飞儿的空间感特别强,看着书上那些左三右三等外行人一看就头晕的名字,飞儿心血来潮之下,竟花了一天时间,用笔将其中一个阵法在一张草稿纸上一一描绘了出来。

而且就算是在空间里地上下方位有区别的,也被她用立体几何的计算方法算出了方位,被她在纸上绘出了坐标点。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