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睡遁躲了一会后,林进有些趴不住了。毕竟上午已经睡了一上午,林进的意识虽然有些受损伤,但经过这两天的恢复,也渐渐地恢复过来了,不再像前两天那么犯困。

只是飞儿的问题却让他又些为难,她跟自己坐在一起,躲是躲不掉的。想了半天,他还是决定冷淡处理,即飞儿不管怎么问都不出声、不理她,让她无从下嘴。

相信过得一段时间,等飞儿的好奇心一过,就没问题了。

下定决心后,林进不装睡了。到上课时,一听到班长“起立”的声音,林进也跟着站起,敬了个礼坐了下来。

飞儿这才知道他装睡,气呼呼地看着他。

林进却不理她,也不像以前一样去看那些藏在抽屉里的道书,自顾自地捧着课本看了起来,装得比学习最认真的同学还要认真。

飞儿见他摆出这副刻苦学习的样子,不由又些好奇,碰了碰他道:“嗨!你在干吗?”

林进指了指课本,轻声地道:“没看见我在学习吗?我这么久没来,再不努力,怎么跟得上?你以后也不要找我说话了,也好好学习吧!”

“哦!是吗?”见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飞儿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犹豫了好一会,受到他那股认真劲的影响,也把那本《五行生克的奥秘》放下,听起课来。

林进见她被骗到,不禁露出了个微笑。

不过听这老师讲课确实乏味,看课本也看得头晕,远不如看那些道书,看那些玄妙的东西来得有趣,听了一会。林进实在提不起听课的兴趣,便望着窗外发起呆来。

飞儿见他没看书了,顿时知道他刚才只不过是装成这样,不想理自己,心中一闷,又碰了碰他,嗔道:“喂……你怎么不看书了?”

“哦……马上看!”哪知,林进听到她的话。却又拿起了课本,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总之,这一下午不管飞儿怎么说,只要一听她说起关于阵法方面的事,林进就去看课本。气得飞儿一下午都撅着嘴。

林进看到她气闷的样子,却是一直微笑以对。待到下午放学,林进依约来到胡胖子的火锅店,胡胖子却早已在店里等着了。

一见他来,胡胖子微笑着迎了上来:“林兄弟,我想了下,那块地,既然你需要地话。那就卖给你好了,只不过这价钱……”

“哦?要多少胡老板尽管说。”林进见这块灵地就要落入自己手中,脸上不禁现出一抹喜色。

“我那块地方圆一亩半,按照现在的价格。就收林兄弟八万块好了,林兄弟你看怎么样?”

这个价格,是胡胖子想了一下午想出来的价格。

那块辣椒地,留在手里吧,又没多少升值的潜力,而且还要冒得罪黑社会的风险;卖出去的话呢,能得一笔实在钱不说,还能卖个情面给林进这个跟谈老大有关系的人。

因此那块地他想来想去,想不到有什么必须留在手里的理由,以他地小心,自然知道该怎么选择,于是便报出了这个比市场价高一点的价格,想在林进还价时也有个余地。

林进只要能在自己的购买力范围内买到这块地就行了,虽说胡胖子报的价比自己计算的要高一点,但这时哪还顾得其他。连忙答应了下来。胡胖子见他价都不还。

心里也欢喜,请林进吃了顿饭后。两人约定明天带钱来,去国土局办理土地转让手续。

……………………

政府部门办事效率真的没话说,林进又不想借谈老大的关系,结果这样一磨四五天过去,零零总总不知道办了多少道手续,课也不知道旷了多少节,这块地才到了他手里。

不过也让他放下了心。

以前他因为小学以来一直没有旷过什么课,形成了思维定式,总觉得旷课有些不好。

但这次一连请两星期假,又旷了这么多节课,林进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反正不需要考读书找生活找出路,上不上课也没什么。

他这么一想,于是飞儿在教室见到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只有老蔡时不时地找林进谈一次话,跟他说读书是多么重要,考上大学是多么重要,而林进却总以无所谓地态度面对,让老蔡也感到无可奈何,最终对他感到失望了。

对林进来说,现在学生的身份已经对他可有可无了,之所以没有退学,也只不过是揭不开那层薄纸而已。

买完地后的这十多天内,他请了几个农民帮他整理了下那块辣椒地,之后又买了些竹子,花了几千块钱请人帮他在那块地的边上搭了个精致且颇有古风的竹屋,对湖而望,又因此地常有山风吹过,故取名为“竹风居”。

因为学中医地缘故,林进虽然钢笔字写得不怎么样,但毛笔字却还勉强过得关,“竹风居”这三个字题在门口上面的木匾上,龙飞凤舞的,加上下笔有力,看上去还真能忽悠倒几个人。

到竹屋建成之时,他也没请什么其他人,只把谈老爷子这个知道他底细的老人请来看了一看,让谈老爷子不禁笑他小小年纪就享受山林之乐,命人带了几瓶老酒来,非逼着林进喝了几盅,直到喝得半醉,才在林进地小心搀扶下离去。

而王婶一家夫妇,林进却没有请他们,只是说自己在橘园村买了块地,用来做一些药材种植实验,因此在那边建了个小屋子,要搬去住。

王婶他们因为林进治好过徐伯的伤,又时不时地去桐山挖些药材来,因此对于林进这一说法深信不疑,只是要他常来坐坐。林进自是连连答应。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