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老爷子跟林进是真的投缘,林进的脾气他也知道,所以从花名册上看到那三样东西起,他就定了要把它们买下来,再送给他的心思。

不过自从跟林进认识起,林进在他心目中就总是一副不慌不忙,似乎什么事都有把握的样子,难得欣赏到他这么为难的表情,谈老爷子笑眯眯地看着他,只觉得有趣。

因此见他为难,也不说话,只看他烦恼。

这时见林进拿出个木盒让他看,谈老爷子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往他手中盒子看了去。

林进一将那木盒打开,那几件玉器顿时出现在了谈老爷子的眼中。

一开始,谈老爷子不认为林进能拿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认为那几件只是寻常的玉器,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等林进把那对龙形玉环拿出来放在手上的时候,谈老爷子却越看越觉得不对,连忙把这对玉环和那个小木盒从他手里夺了过来,不顾林进疑惑的眼光,就坐在竹床上细细地看了起来。

看了大半个小时,谈老爷子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子,目光烁烁地看着他,长叹一声道:“林进,这对玉环你是从哪得来的?”

“一位朋友送的,老爷子,你看这几件玉器怎么样?”林进问道。

这几件玉器一连引起那位太极高手和谈老爷子的重视,林进虽然不懂玉器,但也不禁对这几件玉器的价值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听到林进轻描淡写的回答,谈老爷子摇头苦笑道:“你这朋友可真大方啊!这几件玉器,以我的眼光看来,必是明朝中期的物品,不过无论其材质。

还是雕刻和构思的巧妙,在明朝地玉器中,都是我生平仅见的,这其中的每一件,我看价值都在百万以上,何况其中还有两件是配套的,价值更是成倍上翻……”

“哦?”听到这几件小小的玉器如此值钱,林进惊奇道:“真有这么值钱?”

谈老爷子开个古董店虽然是玩票性质的。

但研究古董玉器几十年,那眼光却是精亮的,这时看到如此精美的玉器,听到林进质疑自己地看法,他不禁气呼呼地道:“那是自然,莫非你还怀疑老头子我的眼光吗?”

林进见他吹胡子瞪眼的样子,知道他小孩子脾气又犯了,淡笑道:“哪里会。

整个宁华市,老爷子的眼光都是数一数二的,我又怎么会怀疑您老的眼光,不过这几个小东西这么贵重,一时有些惊讶罢了。”

谈老爷子这才消了些气。又十分好奇地道:“对了,这几件玉器你说是你朋友送你的,林进啊林进!究竟是什么朋友会送你如此贵重的礼物呢?”

听到老爷子地话,林进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玉器的来历告诉他。

因为谈老爷子虽然已经知道他在修道,但要说这东西是个死了几百年的老鬼送给他的,也有点太骇人听闻了。

见林进犹豫的样子,谈老爷子心想既然能送他这样贵重地玉器,那他的朋友也定然不是一般的人,或许还嘱咐过他不让他告诉别人自己的来历。

怕他为难,谈老爷子微微一笑道:“不方便说那就算了,不过。你拿这几件玉器给我看,是想卖掉它们吗?”

“嗯!”

林进点了点头,在他心中,这几件玉器即便再贵重,也不过是外物而已,但那《抱朴子》内篇却是能让修为精进地阶梯,因此,在他眼里。这玉器的价值就算再贵。

也远远不如那几张纸了。

看了一眼装这几件玉器的那个粗糙木盒,谈老爷子正为这几件玉器感到委屈。此刻见他确定要卖,谈老爷子连忙道:“反正也是卖,你还不如卖我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呵呵,老爷子既然喜欢,那就随便给个价好了,反正老爷子也不会亏待我的,是吧?”林进微笑道。

“你个小子,心眼耍到我头上来了。

”谈老爷子笑骂了他一句,随即指着那几件玉器认真道:“这五件玉器里面,按照雕刻手法和玉器材质来看,当属这对龙形玉环和这对貔貅玉坠,价值当在六百万左右,不过这个麒麟玉坠的材质虽然不怎么样,但雕工却还要比这四件还要精巧,价值应该也不低于一百万,这样吧,你把你的银行卡给我,等下我让人给你划七百万进去。

怎么样?”

“没问题!您说多少就多少!”对于即将收到七百万巨资,林进非常满意,随即问道:“老爷子,您是行家,不知那《抱朴子》内篇拍卖的话,能卖到多少呢?”

想了想,谈老爷子猜测道:“这类书属于古籍类的,虽然举世都只发现了这么一本,不过经营古籍类地古董商都比较少,而且又是道书,不是什么著名人物使用过的书籍,价钱应该拍不上太高,只要不出意外,估计就在这十来万左右吧!”

“哦!”听到这个数字,林进放下心来。

又聊了一会,谈老爷子心系美味,问明火鱼存放的地方后,一个人跑去隔壁厨房鼓捣起来。

林进知道自己除了捣乱外,也帮不上什么忙,看到谈老去厨房,他微微一笑,随手拿起一卷道书,半躺在竹椅上看了起来……

喝完鱼汤,谈老爷子与林进商定好明早见面的时间,就欲离去。

林进把他送到公路边,见他上车,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茵茵可爱的小脸来,心中一动,又连忙赶了上去,问谈老爷子要起那块麒麟玉坠来。

谈老爷子把那块麒麟玉坠又掏了出来,笑骂道:“你小子,做生意还带反悔的,不是个讲究人!明天早晨我来接你。你可别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不会的!”接过玉坠,林进微微笑了下。转身回去了。回到竹屋,林进把玩了一会这个麒麟玉坠,又把它放进木盒藏好,出去散步去了……

到第二天一清早,林进到公路边等了一会,果然见到一辆漆黑色奔驰驶了过来,司机还是上次给他送自行车的那个年轻男子。

经过几次打交道,林进早已知道这年轻男子地名字叫周海。比他大四五岁,是谈老大派给谈老爷子地专用司机。

见谈老爷子没来,林进奇怪地道:“周哥,怎么没见谈老爷子?”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