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几分钟,这时另外一个侍者走了过来,把两本厚厚的图册轻轻放在了他们桌前,轻声说道:“这是本场拍卖物品的图谱,两位请过目。”

点了点头,林进拿起图册翻了起来。

这本图册制造得十分精美,拍的照片也是栩栩如生,看上去几乎和实物一样。而且,在拍卖品彩图的旁边,还有各个专家对那种物品的形容。

谈老爷子在边上解释道:“这次的拍卖品分别按照瓷器,金银器,铜器和其他等物十大类分别拍卖,都是南方盗墓协会委托会场进行拍卖的,经过严格的资格验证,都是今年刚出土的古董。

所以几乎不可能出现什么赝品之类的。现在进行的是第一场拍卖,主要拍的是瓷器,你要的那本书是两小时后的古籍拍卖专场。

林进,不如你也拍几件瓷器回去吧,为你那竹风居添点风趣。”

林进笑笑没有说话,虽然他对死人没有惧意,但对于坟墓里刚出土的东西,他还是不太感冒。

因为都是见不得光的东西,价钱不可能喊得太离谱,所以拍卖师叫得也有点无精打采,一般经过四五次加价,也就成交了。

也因此,直到现在,拍卖场里的气氛还是显得很平和,不像其他公开的拍卖场那样喊得有气氛。

林进看了下目录,果然在古籍类中找到了“《抱朴子》内篇”的名称,翻到目录标注的那页一看,只见彩图中《抱朴子》内篇共分为六册,淡金色封面,为宋刻本线装书。

而且封面上所写的“抱朴子”三字笔力飘逸绝伦,显露出一种出尘的意味。在图片旁边还有几排小字。那是专家做的书籍品相解说。

林进只对书的内容在意,所以对这品相解说只稍微瞄了一眼就放了过去。再翻一页,却又是另一本古籍地彩图了。

翻回去又看了两眼《抱朴子》的封面,见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他又翻到谈老爷子说的另外两件物品——那把千年桃木剑和那块天雷令牌。

从彩图看去,那把千年桃木剑的剑体为古铜色,看起来有种苍凉的气息。在旁边的注释中,剑长为120.47厘米。

剑宽为4.9厘米,而且剑身上还雕刻着一只猛虎图案和数十个符文,显然不是寻常的法器。

不过桃木剑一般是用来驱邪治鬼,降伏妖魔的,林进只修自身,即使要对付阴邪鬼物也有灵符相助,是以他对这桃木剑并不看重。

而那块天雷令牌却是件银白色地小牌子,上面刻有数道象征着雷电的符文法咒。一眼看去。

林进顿时觉得那牌子上传来股威严肃穆的感觉,从品相上来看,这个天雷令牌比起那把千年桃木剑又高了一个档次,不过林进知道,想要操纵这种专门的法器。

若没有相应的法咒和诀印是绝不可能的,因此也就只看了一眼便没有理会。

这时,拍卖瓷器的专场才进行了不到一半,从眼角余光和拍卖师的叫声中。

他知道谈老爷子举了五次牌,大概拍下了三套瓷器,他转过头去,看到谈老爷子欣喜地脸色,笑问道:“老爷子,淘到什么宝贝了?”

谈老爷子头也不回,微微一笑道:“那有什么宝贝,今年出土的瓷器都不怎么样。我也就是随便拍点来充实门面而已。”说完,又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看了起来。

林进见他看得认真,也就没有打扰,无聊地翻着图册继续看了起来。

翻了一会,当他翻到青铜器一类的时候,他忽然被一件八角形的青铜古镜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一面生满黄锈的古镜,在古镜背面,是一个阴阳鱼地图案。像寻常道士所用的照妖镜一样。没什么奇怪之处。不过吸引林进目光的,却不是古镜背面的图案。

而是古镜正面铜锈上地那些坑坑洼洼的小点。

这些密密麻麻的小点,咋一看去,就像是古镜上数不清的麻子一样,若是别人,定会认为这些小点是寻常的铜锈斑点,可不知为何,林进却觉得这些点似乎组成一副玄奥的图案,好象在哪里见过,让他有种眼熟的感觉。

可是仔细一回想,却又想不起来了,让他感到好生奇怪。望旁边注释一看,只见写着:八角太极纹青铜古镜,直径11.3厘米……起拍价,五百元。

林进有心把它拍下来看看那些小点中到底隐藏了什么奥秘,于是连忙碰了碰谈老爷子,向他问道:“老爷子,青铜器的拍卖是什么时候?”

谈老爷子闻言转过头来,看到林进手上图册上地古镜图案,还以为林进发现了什么法宝,不禁猜测道:“青铜器的拍卖……好象是在明天上午,怎么?这个破镜子莫非像你那根钓鱼竿一样,也是什么法宝?”

林进摇头道:“不是,只是觉得这面镜子有点古怪,想买下来看看。”

“什么地方古怪?我看看!”谈老爷子听他说这面镜子有古怪,不禁有些好奇,连忙从他手里把图册拿过来,对着古镜的图片认真地看了起来。

“不就一面破镜子嘛!有什么古怪的。”可是看了一会,他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好摇了摇头,把图册又给了林进。

“我也说不上,就是种感觉,到时候拍下来再看看,老爷子你还是专心买你的瓷器吧!可别漏拍了什么东西。”林进笑道。

“……五彩螭耳瓷杯七件……起拍价一万元……”

这时,拍卖师又在台上拍起了另一件瓷器,谈老爷子听到他的声音,连忙看了一眼屏幕,又参与到竞拍中去了。不过在他心里却是记住了那面古镜的样子。

第一场拍卖会进行到八点半便告结束,中间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林进看谈老爷子满面笑容地样子,就知道他地收获定然不小。

不过这时谈老爷子的几个同行也来向他道喜,林进心系第二场拍卖会地古籍,也无意与这些古董商打交道,随便祝贺了一下,便静心地等了起来。

没过多久,古籍拍卖专场开始,林进连忙专心地盯着屏幕,生怕把《抱朴子》漏了过去。

“第501号。明刻版《唐宋八家文钞》,共三册,起拍价5万元,有应价的没有,有应价的没有……”

这是本场拍卖会拍卖的第一件书籍,拍卖师一声喊,顿时有数个古董商人应价,一路把价格攀升到15万。实在令林进这个最多只买过两百多块一本书的人有些咋舌。

不过手里有钱心里不愁,有六百万打底,林进对拍到《抱朴子》一书还是志在必得的。

不过他显然对事态的严重估计得有点不足。

又等了一会,他期盼的《抱朴子》终于登上了屏幕。

“到你了!”谈老爷子见状哈哈一笑,把竞拍号牌交到了他手里。

林进刚接过竞拍号牌。便听拍卖师在台上喊道:“第505号,宋刻本《抱朴子》内篇,共六册,为当代仅存地绝本。起拍价十五万元,有应价的没有……”

话音刚落,便见会场内一个声音传了上来:“三十万!”

全场顿时哄地发出一阵嗡嗡的议论声,林进用神听去,只见人群里传来些什么“傻冒”之类的词,显然对一次竞价这么高表示不可理解。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心理状态,像这种地下拍卖会,因为到手的东西都是黑货。

又是要转手卖出去的,因此拍卖方定的价格其实都十分合理,而商人为了利益最大化,一般竞价也远不会像那些真正喜欢这些东西地收藏家那样激烈,所以到现在为止,这套书是今天上了十万元的物品中,一次竞价最高的物品,显然喊出这个数字的声音主人对这套书也是志在必得。

其实拍卖师在这种拍卖会中也就是个摆设。没精打采地拍卖了两个多小时后。这时见难得有人一次性叫价这么高,拍卖师只感微微一阵兴奋。

声调也不觉提高了两度:“56号30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林进并不知道在这拍卖会中一次喊这么高有点不正常,正准备举牌,却听右下角又有个声音传了过来:“三十一万!”

“84号31万,84号31万,绝本宋版古籍,还有没有更高地……”

谈老爷子在一边喃喃道:“宋谦那小子今天吃错药了?做玉器生意的居然竞拍起古籍来了。”

“四十万!”这时会场中另外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声震全场。

林进正思考着谈老爷子的话,突然听到这个明显含有真气声音,心里一惊,不由朝那个方向望了去,在那个方向,只见一个矮胖子刚把竞拍号牌放了下来。

林进定神一看,只见在他身上,隐隐可见一丝丝灵气涌动。

“修道者!”林进眼中一寒,心中顿时紧张了起来。

“林进,我看你还是等会再叫价,现在情况有点不对。”正思考着,谈老爷子有些困惑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时《抱朴子》古籍竞拍地价格仍在节节升高,不过已经由开始的大幅度提高变成了两万两万的加价,林进一边关注着拍卖的进展,随时准备应价,一边向谈老爷子问道:“有什么不对的?”

谈老爷子疑惑道:“这里的古董商我几乎都认识,先还一直没有注意,可是现在看去,竞拍这套《抱朴子》的,居然都是我没见过的新人,唯一认识地,却是一个专卖古董玉器的商人。

现在他们竞价竞得厉害,你不如观察一下他们,或许这些人和你一样,也是修道者呢,你还是多留意下他们吧!拍卖我帮你看着,保证这套书流不到他们手里就是了。”

听到谈老爷子的猜测和自己所见的不谋而和,林进皱起了眉头。把竞拍号牌又递给了谈老爷子,微微眯了眼睛,运起所有的精神,往四周探了过去。

在前段时间,他发现被龙吼伤的意识恢复完全后,自己意念力居然噌噌噌地上了数层楼,远远超过了他真气的水平。现在,只要他把注意力高度集中。

便可以用意念力来扫描探测周围事物。不过使用完之后,却会让他感到非常疲劳,非得打坐静养好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不过现在,他的这种能力正好派上了用场。

在他集中所有地精神之后,几乎在一瞬间,他地意念力顿时将整个拍卖会场笼罩了起来,在他意念的笼罩里面,无论是声音还是形象。

都在他心里形成了一个完整地立体空间,只要他想看哪里,哪里的影响和声音就全部会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但是刚把会场笼罩住,他就感受到了拍卖会场内的异常:不但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而且另外四个方向也有修道者地灵气波动。

因为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能像罗明道一样能感觉到他的意识。怕被他们察觉,所以林进的意念力不敢靠他们太近,只好隔了他们一段距离,远远地观察着他们。

这时在拍卖会场中他能确定的修道者。

除了先前看到的那个矮胖子和刚刚感受到的位于他左边和后面的三股灵气相似的波动外,还有最前面一个穿着件白色休闲装,身形修长地年轻人——也即56号牌的主人。

在林进意念力的观察下,只见这个年轻人的神情上看去虽然一片淡然,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灵气波动来看,却要远远超过拍卖会场内其他比他年长地其余四位修道者,只比经过那块六阳之地和那他套得自青羊宫无名拳法熏陶的林进的修为要差上那么一点,让林进不由对他心生戒意。

不过这拍卖场内比的毕竟不是修为地高低。

而是比的金钱的多寡,经过一轮竞价后,那套《抱朴子》内篇的价钱已经被抬到一百三十万的惊人高度,让会场里的其他古董商看了为之咋舌。

不过到此时,包括那个宋谦在内的两个声音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那个矮胖子,穿白色休闲装的年轻人,还有他左边那位四十余岁地中年人还在参与竞拍。

林进正想着要不要现在去掺一脚。却见会场后面的左右两个方向灵气忽然传来一阵波动。紧接着,林进便发现从左右两边发出了一股好象他现在这种意念一样的精神波动。

林进促不及防。竟一下被这两股精神波动穿到了他笼罩会场的意念力里面,让他还以为自己的偷窥行为被他们发现了,吓得他的身体险些出了一身冷汗。

可汗还没来得及涌出,这两股精神波动竟似完全没有发现林进的意念力一样,在半空中纠缠到一起,合成一股比刚才还要强上三倍的精神波动,无比迅疾地朝最前方那位穿白色休闲装地年轻人射了过去。

这时那名年轻人刚要举牌竞价,受到这股精神波动一冲,林进顿时见到他地脑袋一晃,眼神中一股迷糊,举牌的手刚举到半空顿时又落了下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