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羁和林进二人一先一后出了酒店范围,往后山上飞跃而去。周羁刚翻过一座山,便只见眼前黑糊糊的一片,哪里看得见落脚之处。

眼见林进跟了上来,若就这样停住的话,面子上就不好看了,周羁略一思考,从怀里掏出张符纸,往空中划了个圈,念了个“事火咒”,把符纸往那圈中甩了过去。

“蓬!”

那符纸甫一离手,便化做一个蓝荧荧的火团,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甚是诡异。

周羁手中掐了个指诀,往前一指,那个火团顿时带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往前飘去,照得前方山林之中一片通亮。

他往身后一看,只见林进正踏在一棵老树上,飞身追了过来。

周羁阴阴一笑,脚下一用劲,人已往那团蓝色火球追了过去。

只不过,在他脚下,一截树枝却无声无息地朝林进射了过去。

若换了其他人,在这漆黑的地方,说不定还要被这截树枝击中,但在那块六阳之地修炼了几个月,林进的所有感官都不知道提升了多少,此时他本就锁定了周羁的身形,对他的小动作自然知道得一清二楚,见那截树枝直朝自己射来,林进脚下踩住一根树枝,微一用力,向前急射的身形又拔高了一米。

那树枝正好从他脚下射过,林进一脚踏在那截树枝上,只觉脚下一股巨大的力道传来,显然蕴涵了一股不小的真气,若是被这截树枝击中,最少也要吐血半升。

林进眼中一寒,借着这股力道。像颗流星般朝山后射了过去。

不过周羁家传的轻功,毕竟练了不知道多少年,林进得自罗明道的轻功功法虽然高明,但是初学乍练,才不过几个月而已,追到山后,刚要追上他,但周羁踩在山上树丛中几拐几拐。又把他拉开了距离,若不是周羁有意领着林进走,他恐怕还跟不上。

不过从这一点,周羁也对林进存了轻视之心,暗想:原来也是个菜鸟。

又越过两座山,一条公路突然出现在山后。

公路两旁,是一排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路灯。

周羁足尖往山上一块岩石上轻轻一点,身形朝山下公路对面的一盏路灯飞了过去。稳稳地立在路灯柱上。

这时那道火符地灵气也刚好用尽,爆发出一道剧烈的蓝光,熄灭在半空中。周羁好整以暇地转过身,等待林进到来。

身为长沙人的周羁知道,这是一条通向郊区一个小镇的公路。夜深人静,绝不会有车经过。而且此地有灯光照耀,正好方便跟他交手。

林进追踪周羁的那缕意念在这山间急速的奔驰中早已不知道散到哪去了,唯一能借用的。就只有眼睛和耳朵了。

看到周羁消失在山后有光线传来的地方,林进脚下一用力,抓住半空中地树枝往前疾冲,只几个跳跃,就来到了周羁消失的那座山头上。

往下一看,见到周羁正卓立于公路对面路灯柱上,林进急忙停下脚步,停在了山崖边。

周羁文雅地一笑。道:“小兄弟功力不浅啊,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听你口音,应该也是湖山人吧?却不知小兄弟叫什么名字,是哪位高人的门下?”

打量着衣裳不整的林进,他不由对自己先前的紧张感到有些好笑。想来自己看不出他的虚实,应该是被他的某一种隐匿气息的功法瞒过去了。

不过事实确实也是如他所想,林进这几个月来天天都打那套得自青羊宫地无名拳,本身外散的气息被那拳意所化。已渐渐淡化消失。有意无意间。他外散的灵气便与这天地间的灵气连在一起,若有若无。

若是换了吴松或是罗明道那个级别的修道高人来看。自是可以看出林进地深浅,但不到他们那一层次,想要看出林进的深浅,那就绝无可能的了。

林进从周羁半夜鬼鬼踪踪地到他们楼下起,就没把他当好人,加之半路上的那一下偷袭,更是让林进对他地印象坏到了极点。更何况,在拍卖会上,由于他的缘故,让自己多损失了那么多钱。

听到周羁的话,林进冷然道:“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那套书绝无可能落到你手里就行了!”

听到他这句话,周羁脸上一寒,暗道自己好歹也是长沙道协会长的儿子,省个湖山省,只要是道协的,除了衡阳那几个王八蛋外,谁不给自己点面子,然而这小子却是一副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

想到他看似高明实际上却显得笨拙的身法,周羁心中不禁生出一抹杀机。

不过即便如此,周羁还是不愿失了形象,伸手指向对面的一根路灯柱道:“既然你不肯说明来历,那便让我从功夫上辨别你地师承吧!请!”

林进点了点头,看准路灯柱的落点,脚尖往山头岩石上一点,便要往路灯柱柱头落去。

周羁见他跃出山头,猛地把一股真气送入脚下,身形朝正处于半空中的林进暴射而去。口中却喊道:“小兄弟,接招!”

林进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举动,见到他急射而来的身形,只好暗骂一声无耻,猛地把一股真气运到手上,朝周羁推了过去,而他的人却借着这股气浪的反作用力,朝陡直的山坡上横移过去。

周羁看到林进一推之下,人朝山坡移去,完全没有料到他外放地真气竟然强悍到了连反作用力都可以推动他自己地程度,不由被他这一推吓了一跳,连忙运气护住了身体。

不过等那股气流及身,才发现它散而不聚,就像一阵狂风一样。看似威猛,却没有杀伤力。

周羁被这股气流一吹,疾射而来的身形顿时偏离了方向,朝一边地路面落去,使得他这次攻击落了空。不过他却通过这一举动探到林进虽然真气深厚,却不会对敌,显然没有人传授过他运用之法。

“原来是个散修!”知道对方并无后台,周羁再无顾忌。哈哈一笑,踩着山坡朝正扯着一根山藤悬挂在半空的林进直冲过去。

“散修也要比你强!”林进虽然练了那无名拳,但那拳法实际上却不是一种对敌地拳法,知道自己对击技一道并不熟悉,于是他干脆松开山藤,一脚踏在山坡泥土上,身形猛弹而出,运起全身大半真气于身前。只待周羁一到就一举击出。

十余米的距离转瞬即至,周羁眼睛眯成一线,双手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异常玄妙的痕迹,左右两手两道气劲相交,在他双手之前。真气的凝聚度猛地增高了两三倍,竟形成一道透明的苍龙头像——正是周家祖传的苍龙劲!

林进只感一股极强的气压朝自己紧逼而来,受到这股猛烈气势的逼迫,林进不敢迟疑。在周羁离自己不到两米地距离时候,将手间积蓄的真气猛推而出。

二气相交,一股强大的气流“轰”地一声在两人之间炸了开来,将两人都弹了出去。

这两下气劲在空中互相抵消,虽然爆炸,但泄露出来的气劲却已分散,杀伤力远没有凝聚时大,二人都有真气护体。虽然被轰得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才落到地上,实际却没有受多少伤。

林进这一下消耗颇大,若全都按刚才这种程度的攻击的话,他恐怕发不出五击便会真气不支,何况还要分出一部分真气来护体。看到周羁也已经站起身,林进知道若是再想不出办法,以他刚才这种古怪的拳劲,恐怕自己唯一的下场就是落败。

心念电转。他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连忙站起身来,连忙平息了下呼吸。在短短地数余秒间便陷入了那种无喜无悲的状态之中,打起那套无名拳来。

经过几个月的修炼,如今他已经可以随时进入那种拳意中,要打便打,要停便停。受到拳势中那股神秘力量牵引,四周灵气顿时狂涌而来,进入他的身体之中,在经脉和内丹的转化下,疯狂地补充起他消耗地真气来。

见到林进这套玄妙异常的拳法,周羁一时不由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高深的武功,运气于胸前,小心地戒备起来。但看了几分钟,却发现他只在原地打拳而丝毫没有攻向自己的意思,他顿时知道这只不过是套拳架而已。还以为林进是从哪偷学来唬人地,他不禁哑然笑道:“小兄弟打的什么拳?原地十三式么?”

林进却只专心致志地打拳,丝毫没有理会他。

受到刚才那下轰击,周羁的手还有点麻,见他不搭理自己,周羁喘了口气,嘿然一笑,运气于脚,两三个跨步就到了林进身前,夹带着一股狂猛的气流,飞身朝他踢去。

速度达到及至,连空气中都发出了一股股气爆声。

林进体内的真气这时已经恢复大半,双手之间也聚集了一团灵气,见他踢来,林进双手一震,收了拳势,运掌把这团灵气不慌不忙地朝他推了过去。

周羁一脚刚好插在这团灵气之间,极快对极慢,就像天外飞来的陨石经过大气层时摩擦起火一样,周羁只感到右脚一阵火烧般的疼。而且他发现自己飞在半空中的身形也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变慢下来。

就在周羁的脚尖就要踢到自己鼻尖的时候,林进默然而立,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脚,又是一掌推了出去。

一股真气狂涌而来,周羁只感整个胸腹之间都被这股气流击中,还未来得及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人便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回去。

还好林进的隔空真气只能推人,不能伤人。

周羁站起身来默运真气一看,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有脚上一片火辣。

拉起裤腿一看。周羁不禁气得眉毛倒立,原来他刚才踢出那无比迅猛的一脚,在与林进推出的那团灵气猛烈摩擦时,他地一腿脚毛竟然全部化做了飞灰,整条小腿都光溜溜地,顺滑无比。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