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灯昏黄光线的照耀下,两人看起来都是一身泥土,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周羁毕竟久经世事,脸皮也比较厚,勉强笑了几声,在路边沟渠上的水泥拦上坐了下来,道:“较量也较量过了,长夜漫漫,不如坐下聊聊吧?”

林进见他全身气劲松懈,果然没有了动手的意思,听到这句话,林进暗道他这话适合跟女孩子说而不是跟他说。

不过毕竟看他不顺眼,小心戒备着,林进冷然道:“有什么可说的?”

周羁一冷静下来,又恢复了商场上那种洞察人心的本能。

见林进一副冷淡的样子,想到他为那套《抱朴子》可以付出如此高的价钱,再联想到他如此深厚的真气和笨拙的身手,周羁便猜到他是那种一心向道的人,于是试探着道:“呵呵,兄弟你是散修吧?我看你修炼方向上似乎有些问题啊!”

林进虽然在宁华药材市场上经过了两年磨砺,但又怎么比得上周羁这专门在商场上混的人,一句话便直抵内心,正说在他最关心的事上。

虽然有点怀疑周羁是在耍什么手段,但皱了皱眉,林进还是忍不住道:“怎么说?”

周羁道:“世上修道者,求长生超脱,本就是逆天行事,因此要经历的磨难和考验比之寻常人多了不知道多少倍,每一个修道者,在修道的路上,无不是战战兢兢,不敢出丝毫差错,否则一步走错,就可能前功尽弃。

而且绝不会给你重来的机会……”

听到此处,林进想到自己出偏出了那么多次,最后还是挺过来了,忍不住一皱眉,打断他的话道:“慢着,若是如此小心,又岂不是落了下层,心中有了羁绊。

反而更容易走错?”

“哈哈!说得好,不过这也就是你这种散修的毛病!”周羁见他反驳,便知道这一击果然正中实处,先就一声大笑,一边回想着以前父亲教训自己时说的话,一边看着林进的脸色,直到他脸色开始变得难看时才大声说道:“修道,自然要大胆。

只有心中无所顾忌才可修炼到高深处,所以我说这种战战兢兢,并非是说心中害怕而不敢往下走,而是说,修道必须先知‘道’。然后明‘道’,最后才可修道。

修道地人不知‘道’,不明‘道’,就这样胡乱去修。

就像是盲人瞎马一般,走到悬崖而不知,胆子越大,摔得越重,虽然有一颗向道的心,却不得善终,这岂不是可笑?而世上的散修,却多是这样。

空有一颗坚定的道心,却不明修道的方向,仗着一点修炼法门胡炼一气,不知根基,不明道意,就算修出点本领,却已偏离了方向,再也回不了头。实在可悲!”

回忆着父亲跟自己说这些时的情形。周羁一脸悲天悯人的样子。

林进心神已被他的这番话所夺,对他这番刻意地模仿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对。皱眉道:“你是说,我的修道方向出了问题?”

“嗯!”周羁点了点头,又恢复成本来的样子,不答反问道:“我看你气劲雄厚悠长,充溢经脉,应该快到打通大周天的境界了吧?”

林进对自己体内的情况还是清楚的,点了点头。

“哈哈!”听到他的回答,周羁大笑起来,“气盈冲脉,一个即将打通大周天的人,居然连自己地身体都控制不好,还修道,修的什么道?”

林进被他说得一阵不舒服,冷冷地道:“你连大周天都没达到,又有什么资格说我?”

周羁嘿嘿一笑,道:“就算你打通大周天又如何,不凭那招古怪的本事,你打得过我吗?既然打不过,我自然有资格教训你!”

林进冷哼一声道:“修道又不是修打架,你打得过我又如何,一味好勇斗狠,早已偏离了大道,我看该受教训的是你才对。”

听到他的话,周羁微微一笑,摇起头来。“看来你还真是什么也不懂啊!我问你,修道,修地什么?为的是什么?你可知道?”

对于道是什么,林进不知道想了多少次,这样的问题自然不会难到他,虽然并不喜欢周羁的自以为是地语气,但还是答道:“道德经里早就说过,浴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它具有独立不改的特性,是永不停息的玄牝功能;是万物之宗,并具有变化规律的功能作用,这便是‘道’。修道人所求的,当然是超脱生命的桎梏,长生久视,破空飞升……”

“哈哈哈哈……”不等林进说完,周羁又笑了起来,“看来你也不过是懂得照本宣科而已,你说的那‘道’,是天地间的变化规律,确实也是‘道’,但你修道,你修地莫非是这变化规律?可笑!不过后面一句却说得不错,修道人所求,确实是超脱生命桎梏,长生久视,乃至破空飞升,但你凭什么长生久视,破空飞升?就凭修为,就凭境界吗?你以为修为一到,境界一到,就可以自然而然的长生了吗?大错特错!”

林进对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嘲笑感到十分气愤,冷笑道:“我错了,那你说该如何修道?”

“嘿嘿,修道,我们修的什么道?说白了,我们修道其实就是修到掌控的过程!”周羁斩钉截铁地道。

“掌控?”林进疑惑地看着他。

“对,就是掌控!修道者,以寂静入门,感应细微,先明白自身,然后掌控自身,对于寻常人来说。

这具身体虽然是他们的,但他们能感应到身体内部吗?能感应到骨骼肌肉吗?能感应到器官活动,血液流动吗?都不能!但修道者却可以,所以修道者修道先明己,然后就是掌控,身体的每个部分,都能控制自如,此为修道的初步……说地你或许不明白。

看我来给你演示……”说着,周羁一跃而起,在公路上打起拳来。

林进正听得入神,被他这突如其来地动作吓了一跳,连忙运气护身,却发现他是跳到公路上以行动来演示刚才的说法,不由凝神看了起来。

周羁心神沉入空寂,全身肌肉和骨骼就像活了一样。在路灯下做出各种匪夷所思地动作。

就在这条不太宽敞的公路上,他飞腾挪移,手、脚、头、肩、腰……每一个部位都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动了起来,灵活得不像一个人……

虽然并没有什么光声效果,比如一掌出去发出一道白光。

轰地一声开山碎石之类的;但他做出这些动作给林进的震撼却显然不比一掌发出道白光差,身体的掌控度达到这个程度,他还是人吗?从他对身体的掌控程度来看,看来确实不是自己先前想象的那样地公子哥。

至少也是经过一番努力才达到这种程度的。

林进渐渐地改变了对他的看法,至少从对自身的控制来看,自己确实比他差远了,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不过他说道就是掌控,是什么意思呢?看着他近乎妖异的身法,林进不由得深思起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