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在洗完澡后早已被他洗净运功蒸干,在外面看不出什么痕迹,谈老爷子跟他一起吃完早餐来到拍卖场时,拍卖场里已经坐满了人。

林进因为心悬修炼的事,也无心多说什么,等拍卖会一开始就坐在那里出神。

谈老爷子何等精明,一眼就看出林进有心结,不过他知道林进走的是条与寻常人不同的道路,而且他对于修道上的事也不太懂,因此也不好说什么,只盼他能尽快解开心结。

随着一声槌响,拍卖会正式开始。

这次拍卖的是青铜器,做为最近几年收藏市场上的黑马,青铜器一直是高端收藏投资人群的目标,而且本次盗墓者盗出的这批青铜器里确实有不少精品存在,因此只要有一批青铜器上来,就会迅速地被人拍走,很少有流拍的。

谈老爷子对于青铜器别有所爱,拍卖会进行了十五分钟,他已经拍到了五六件青铜器,看上去非常高兴。

“……第34号,八角太极纹青铜古镜,起拍价五百……”因为本场东西太多,拍卖师为了尽快拍卖完,已经省去介绍,直接喊价拍卖。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称,林进倏地抬起头来。屏幕上,那面古镜正缓缓的转动着,显示出一股难以掩饰的泥土气息。

因为品貌不佳,整个会场叫价的没有几个人。谈老爷子知道这是林进想要的东西,虽然并不知道这面古镜有什么地方奇特,但还是举牌喊道:“一千!”

直接翻倍,其他买家一看是43号,而且这古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便不再竞价,让谈老爷子顺利地拍到了这面古镜。

谈老爷子望着林进笑道:“这面镜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研究出来告诉我!”

“那是当然!”林进一笑,点了点头。

到拍卖会结束,因为这些拍卖品都是放在一起,等拍卖会结束后由专人帮买家运送的,若是不去取的话就要等到回宁华才能拿,谈老爷子照例让林进先去大厅等,又一次往前面那道门里走了去。

林进正要离开,突然周羁从后面走了过来。

“林兄弟。请留步!还记得晚上答应过我的事吗?”

林进一直想着修炼地事,周羁要不喊他,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但周羁可一心念着那套书,若是里面的意念没有被林进吸收掉的话,那可省了他不少工夫,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又想修道,又想在尘世逍遥的人来说。

绝对是抵挡不了的诱惑。

一见周羁,林进恍然大悟道:“借书是吧?这样吧,中午吃过饭后你来我房间看好了!”那套《抱朴子》内篇里确实有许多神妙的法术,但他却不相信周羁在一小时内能看懂什么。

周羁忙道:“那就多谢了,对了。林兄弟是去吃饭吗?要不一起吃?我认识几个湖山的修道界高人,可以为你引荐一下!”

林进呵呵笑道:“不用了,我中午和谈老爷子一起,你先去吧。下午一点你来我房间就好了!”

“那我先告辞了!”周羁见他似乎不想与自己多说,与他坐电梯一同上到地面便朝外面走了去。

林进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只感一阵神秘,他夜间跟自己说地那些密闻,只是为了引发自己的好感,让自己自愿借书给他一看吗?还是,书中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林进摇了摇头。

未过多久,谈老爷子像昨天一样。捧着一个木盒走了过来,不过今天这个木盒比起昨天用来装书的檀木盒来说就差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因为这面古镜在此次拍卖的古董中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因此木盒一到手,林进就把那面古镜取了出来。

谈老爷子叫了几个菜,看着林进手里的那面古镜好奇地道:“按照卖相来看,这面镜子应该是长期埋在土堆里才造成这幅样子的,绝不可能是什么大墓地陪葬品,你不会看走眼了吧?”

“我也不知道。”林进捧着古镜上下打量。漫不经心地道。

谈老爷子一时语涩。

这面古镜入手微沉。虽然并不大,却似乎有十来二十斤的样子。

镜面并不像一般的青铜器般呈青灰色,而是一种接近泥土的淡黄色,而且锈迹斑斑,若非古镜背面的阴阳鱼图案和其八卦造型,恐怕连两百都没人要。

林进抚摩着古镜表面地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也就是让他感到奇怪的地方,但是看了许久,都不明白其中有什么奥秘,心念一动之下,便将意识沉了进去,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这时服务员已经将饭菜摆了上来,谈老爷子招呼了他几声都不见他回应,还道他看得出神,摇头笑了笑,也不客气,倒了杯小酒,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林进意识沉入古镜之中,只感觉就像穿入一层普通的固体中一样,把这面古镜地里里外外都察看了个遍,却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而且也不像那根钓蛟竿般有灵气波动,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一面破烂的青铜古镜。

收回意识,看到谈老爷子已经开吃了,林进摇了摇头把镜子往桌上一丢,失望地道:“看走眼了,破镜子一面,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谈老爷子看到林进眼中的神色,笑眯眯地放下筷子道:“你不要可以给我装饰门面嘛,可别乱丢!”

看到谈老爷子故意做出来的市侩样子,林进笑了起来:“您老爷子什么古董没有,还来跟我要,这面镜子可是拿我的钱买的,好歹也是一千大元呢,当然要挂在自己家里。

不是法宝。装饰一下我那小竹屋也不错啊,哈哈,至少它背面那个太极八卦纹可也能吓到几个孤魂野鬼呢!”

“你小子,就知道你小气,回去扣你两百手续费,快吃饭!”谈老爷子笑骂了他一句,也不怎么在意,招呼林进吃了起来。

吃完中餐。谈老爷子没有同林进一起上楼,而是与另一位也来自宁华的古董商攀谈起来。林进见谈老爷子谈兴正佳,也无意打扰他们,捧着木盒一个人上了楼。

回到房间,林进先就将那套《抱朴子》拿了出来,想看看那里面除了记载地那些内容外还有没有其他特别之处,但看了半天,他还是没看出什么来。

又过了十多分钟。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林进一看室内钟表,指针正好指在一点上面。

“还真准时!”林进嘟囔一句,打开了门。

门外果然是带着一脸含蓄笑容的周羁。

没有多说什么,客套几句。周羁便向林进借书看了起来。他也不掩饰什么,捧着书就在房里看了起来。

周羁翻书极快,几乎是扫一眼就将书翻了一页,林进看着他地脸色。想从他神色上看出点什么,但周羁却一直是一副冷淡的脸色,完全看不出一点表情变化。

他却不知,周羁此刻正疯狂地吸收着这套书里残余的意念,在外表上,自然看不出什么来。不过周羁也暗暗心疼,因为他发现,这书中的一大半残留的意念都消失不见了。

看来是被林进无意中吸收了。

不过,就算被林进吸收剩下的这点意念,也让他地心中通彻了许多,明白了许多以前任他如何领悟都领悟不到地道理。

他这次获得地好处,对他这种凭借别人地修道经验修行的人,是难以想象的。不过对于林进这种修炼者来说,这残留的意念就远比不上书里面的内容来得重要了。

二十多分钟过去,周羁也已翻到这套《抱朴子》的最后一页。

合上书本。周羁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宝光。这显然是他心灵修为又上了一个台阶地标志。

“多谢林兄弟借书之情,以后若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尽管开口!”周羁郑重其事地道。

周羁昨晚虽然对林进说了那些话,但那些话其实都是周文平时悟道时教训他说的,虽然他将身体掌控之术学得精通,但其实却只懂表面的道理,说得出,也明白什么意思,但就是不懂,这是种难以用言语表达清楚的感觉。

所以有的时候,懂了,就是懂了,不懂就是不懂,任你把这道理说得多透彻,就算意思完全相同,你也是不懂。

而周羁就是这种人,此时获得前辈修道高人留下地经验,就像佛门的顿悟一样,他借着以前周文为他打下的功底和刚才这缕意念,一瞬间将以前所学融会贯通,就像看了一场自己人生的电影一样,只觉以前所做地一切是那样的荒诞不经,什么做生意,追美女,什么勾心斗角,期待以后慢慢修炼悟道,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成道之前的时间,才是最宝贵的啊!

正因为如此,这缕助他明道的意念,才更显珍贵!所以才让他这个精于计算的人一时间对林进产生了感激之情。

而这种修道人地感激之情,却不像普通人那样随便说说,一旦有了这种情绪,便等于在心里埋了一个羁绊,所以他才向林进许下这么个诺言。

林进看到周羁脸上宝光浮现,顿时知道是这套书中的某些东西让他修为又进了一步,不觉大感可惜。

此时见到周羁许诺,虽然有些可惜那让他修为进步的神秘东西,却也只好祝贺道:“呵呵,不用客气,恭喜周公子如今修为更上一层楼,如果真有什么问题要请教的话,只盼周公子别推辞就好了!”

“那是自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告辞了!”

“嗯!周公子慢走,不送!”关上门,林进又研究起那套《抱朴子》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