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不像城市,没有那么多丰富多彩的夜生活,一到12点,大街上就基本没什么人了,到午夜一点,行人更是稀少,整条街上,只有一些因打牌而回家太晚的人和一些在外边流浪的狗了。

一开始,林进还是老老实实地走路,但一出了县城的范围后,他便运起真气,像只利箭般往监狱的方向飙了过去。

五里路转瞬即至,这时那间监狱在这夜幕的笼罩下,只有寥寥几处地方传来一些灯光,其余地方则是漆黑一片,整个监狱范围内的房子,就像几头蹲在夜幕下的猛兽一样,阴森恐怖。

林进以前来他同学家玩的时候,曾听他同学吹牛说这间监狱监狱上世纪六十年代,四十余年来,这间监狱关押过的罪犯数不胜数,其中更有不少被冤枉的人死在其中,因此一到夜晚,就会有冤魂在这监狱附近整晚的游荡哭嚎。

林进那时候还小,而且也有几分相信世上有鬼,不过同学说的虽然让他有些害怕,却并不太信。

然而一到这里,在这夜晚一看到这监狱和监狱附近的情形,他却有些信了他同学的话。

因为现在他还隔了将近三百米的距离,站在一个小山包上看着这间监狱,便觉得有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好奇之下,他不由运功于眼,闭目在双眼之前虚空画了个显灵诀。

再睁开眼看时,只见在那监狱内位于西南和西北的两栋楼房上面,一股幽暗的煞气不断地散发了出来。

就像他早晨在竹屋前的湖面上天天见到的雾气一样,在屋顶上翻腾个不停。

这是怎么回事?

他连忙依照风水学说上面的内容往四周地形和监狱内房屋建造地位置看了起来。

一看之下,他才发现在这个监狱的周围,都是一些散乱的小土岗。而且在那上面只胡乱地生着一些杂草,却没有一根高于三米的树木,看起来荒凉无比。

而那监狱里的房屋,虽然建造的似乎有些零乱,但除去新建造的两栋楼房。那几间看起来老旧的房子配合着监狱外地几个小土岗,却分明被摆成了一个九脉聚阴的地形。

这种九脉聚阴地形,是林进在一本密传风水经书里看到的一种极为阴邪的地形,这种地形一旦成型,四面八方的阴邪之气便会不断地被吸引到这个地形的某个点来,最终形成一个极阴之地。

而这种极阴之地,便是一些民间传说里的养尸地,也就是说。

只要刚死的人被埋在这样地地里面,他的尸体便不会腐烂,而且他的头发和指甲还会像正常人一样生长,直到百年之后,便会变成僵尸。

按照这地方阴气聚集的浓度来看。林进估摸着,只要在这地方居住三年以上,就算是最健康的人,即使天天锻炼。也会出现一些身子发虚地小毛病。

更别提那些被关在监狱里的犯人了。

却不知是谁这么阴损!林进感叹了一句,朝一处围墙奔了过去。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没想替这监狱解决风水问题,更不会去管这些事。

来到墙边,林进用意念默默地想着墙壁变薄消失,过得一会,那墙壁上果然出现了一个正好可以让他通过的大洞。林进心中不悲不喜,生怕情绪波动会引得神通消失。

连忙隐着身往里面钻了进去。

然而一进到里面,他却有点茫然了。这鬼地方一片寂静,只有中间的操场上有些灯光,看着四处地楼房,林进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去找到他大伯才好。

他不是没用想过用寻人符来找,但是那寻人符有个特点,就是在飞行的时候会发出一种洁白的光亮,虽然在白天那种白光看上去并不起眼。但在这夜晚。

却是醒目得不能再醒目的东西了。在这监狱范围内,他可不敢使用这种东西。

无奈之下。他只好沿着走道,寻思着犯人应该被关的地方,往那些楼房走了过去。

然而毕竟到了夜晚,犯人们几乎都睡着了,林进的听觉虽然极强,却也难以在这一片片的呼噜声中找出他大伯的声音。

穿过几条类似上次他被关地方地走廊,林进还是一无所获。

而且那监牢的外面又只有门牌号码,没有犯人的名字,他总不能一间一间的房去敲那些房门,然后问“林振邦在不在”吧!

找了一个多小时完全没有头绪,他不由暗骂自己失策,居然没有想到先弄清楚大伯被关押的地方再来。

又找了一会,眼看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林进暗骂自己之余,只好往回走。

哪想刚要走出监狱门口,他却突然听到监狱某个地方传来一阵低沉的嗡嗡声,显得阴沉无比。

这是什么声音?林进好奇之下,仔细倾听了一会,往声音的来源处走了过去。

顺着这个声音,他一直来到了先前那两栋散发着浓厚煞气的小楼地中间,也就是一栋新建楼房地下面。

这时这个声音越来越清晰了,仔细听去,这个声音就好像是一种奇怪的歌声,轻轻地哼着,让他有种想要睡觉地感觉。

然而林进追到这里,这个声音却突然变得飘渺无踪起来,一时像是在楼上,一时像在楼内,让他找不到来源。

林进连忙运起意识往这栋楼房内一查,发现整栋楼住的都是些监狱的看守人员,一个个睡得像死猪一样,难怪听到这种声音却没有一点动静。

不过听着听着,林进不觉间竟然也打了个哈欠,让他突然有种趴下去马上睡一觉的想法。而且,这种欲望还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