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衣怪人招来白气,丝毫不敢迟疑,挥舞着旗杆,巧妙地在空中以与刚才相反的方向划出一条条轨迹,而那白气沿着这轨迹,就像一条条细丝一样,一圈一圈地围在了那黑色圆球之上,把它包裹起来。

一开始,那白气似乎还有点排斥那个黑色圆球,虽然把它包裹了起来,但总是隔了一层距离,而且每一接触,便又退开一段距离,显然对那黑色圆球中的阴邪气息十分排斥。

见此状况,黑衣怪人手中旗帜连挥几下,连忙又念了一段异常生涩的咒语,在空间中顿时又响起了一阵嗡嗡声。

林进明显感应到,随着他这咒语念完,那些白气上似乎突然多处一股极强的约束力,让它们猛地往黑球上一靠,融了进去。

而随着白气的融入,那个黑球旋转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在那黑球的表面也出现了一片片白色的斑纹,随着黑球的旋转而起伏不定,显得极为玄奥。

看到这一幕,林进暗自猜测那白气一定是跟黑气性质相反的一种灵气,不过没有探测,他也不能肯定是哪一种灵气。

看到黑衣怪人专注的样子,林进一边小心地看着他,一边发出一道意念,小心地伸入楼下,把一丝白气包裹住,朝他卷了过来。

对于四面八方的白气来说,林进窃取的这点白气只是其中的万分之一,黑衣怪人丝毫没有感应到白气的减少,仍是卖力地挥舞着旗帜。

而那黑球有了这些白气覆盖,似乎显得极不稳定一样,忽大忽小的,发出一阵阵逼人的恐怖气息。在这股气息的压制下,就连监狱操场坪里地树木也不由得弯下了树枝。

而林进这个修道者感应尤其灵敏。

但正因为如此,他心中感受的压力也越大,看着那个黑球变大变小,他从先前被牵引过来的阴邪之气总量不断地计算着这黑球爆炸将会产生的破坏力大小。

结果他得出一个恐怖的结论,那就是,只要这个黑球爆炸,整个监狱都将会被其笼罩在范围之内,而处于其中的人。

只要沾染上了这股强烈的阴邪之气,绝对会在一瞬间被夺取性命。

而林进这个修道者,因为这股阴邪之气与他体内真气性质的不同,只要被爆炸出来地黑气轰中,万一刚才施展的防护法术失效的话,那他最好的结果就是走火入魔。

想到这里,林进头上一层冷汗不由冒了出来。如果他大伯不在这的话,那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

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悄悄跑掉,管着黑衣怪人修炼什么邪法呢!但很可惜,因为大伯的缘故,他只能留下来观看事态的进展。

这时那团白气已经被他意念包裹着移到了他地面前。林进连忙缩回头,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团白气上面。

不过。对于林进这样的修道者来说,意念力就是用意识控制的一种精神力量,就像一只看不见得手一样,可以操纵和影响外界物体;而意识则是一个人的精神之所在。

主宰人体地一切,也就是说,只要林进意识一出体,那么他的身体就会想一具空壳一样,完全不具备任何感觉,就像他去盛都时在火车上意识离体被人偷光全身而全然不知一样。

所以,意识的离体需要一定长时间的准备和极高地安全保证才可以进行,而意念力则随时可以脱体而出。

控制外界物体,不过也因为如此,意念力的功能比起意识来说,虽然有些地方十分奇妙,比如可以让林进隐身,但在微观上观察物质或灵气来说,却要远小于意识的能力。

所以根据意念的接触,他能知晓那白气是一种阳属性的灵气。但具体是那一种却分不清了。此时那边白气越聚越多。

而那黑衣人眼前的黑气也完全消散,露出一副凝重的神色。想来过不了多久。这个法术便会现出分晓。

林进不敢迟疑,用意识全力分析起那白气的性质来。

一陷入那白气之中,林进顿时就感到一种生机勃勃地盈盈生气,比起他所接触过的自然界草木的灵气和六阳之地的火性灵气的生机都要强盛了不少,更适合人体吸收,而且还透露出股极为熟悉的感觉。

他不由暗暗感到奇怪:这是什么灵气?居然没有见过,可为什么又会觉得那么熟悉?

心动之下,他连忙伸出头,小心地躲着黑衣怪人有可能的视线,往白气的来源出定睛看了起来。

这一看,他顿时大吃了一惊。除了黑衣怪人所在地那栋楼外不见外露,那些白气,竟是来自于其他楼房,也就是犯人和狱警所住地地方。

他顿时明白了!那白气竟是人类身上的生气。这生气虽然不是什么难得之物,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但想要抽出地话,却极为困难。

因为这生气亦是人类生存的根本,产自于精血之中,除了因为时间消耗和其他病痛等原因外,极难从人体分离。

此时看情形,显然黑衣人的术法已经进行到中途,白气被吸引过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不过,虽然被他所抽的生气比起那黑气来并不是很多,平摊到监狱里这么多人身上所造成的影响不至于太大,但这是相对于狱警和那些身体素质好的犯人来说的啊!可是他大伯一把年纪了,又刚遭遇这么大的变故,还被人殴打,这被抽去的生气一多,还不要了他的老命?难怪老听说这个监狱虽然并不怎么暴力,但死亡率却一直居高不下,恐怕就是这黑衣人施展这门阴邪法术引起的了。

另外,他还从书上知道,这种方法在修道界也是最遭忌讳的法门,只要被人发现,绝对会遭到修道界的一致追杀。

却不知那黑衣怪人是什么人,使用这种手段竟然不怕被人察觉到。

难道这监狱范围内还被他下了什么隔绝气息的阵法,所以才不怕被其他修道者察觉?

林进一想到这里。慌忙分出一股意念力,朝监狱外探了过去。

上百米的距离转瞬即至,然而刚一到监狱外围的围墙处,他地意念力便无论如何也透不出去了,显然是遭遇到了某种禁制。

与此同时,他的意念力刚一探到监狱边缘,那黑衣怪人却突然在空中挥出几个玄妙图形,停了下来。

只有那个黑白交杂的圆球还在空中不停旋转。

林进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却见那黑衣怪人突然把旗帜往地上一插,往林进刚才意念探到的地方转去,发出一阵金属般响亮的声音喝道:“黑巫王门下黑九在此炼丹,不知何方高人驾到,还请现身一见!”

听到他这喝声,林进不由感到一阵奇怪,莫非还有其他修道人到了不成?

林进连忙又缩回了一点头,只把眼睛露出一小半来。聚精会神地往黑衣怪人看的地方看去。

但过了一会,空气中却只有一片静寂,完全没有一点声音发出。

那黑衣怪人看了看正在旋转的黑白圆球,似乎有几分焦急,闷声又喝了起来:“朋友如果只是无意路过的话。

既然不肯说话,黑某也不强求,不过看在黑巫王面子上,还望朋友给几分薄面。不要打扰黑某炼丹。黑某在此谢过了!”

林进看他说话语气义正严词地样子,若是不知道他刚才抽取活人生气,还以为他是个什么正道人物呢!而且他说他在炼丹,可是一无丹炉,二无火功,却是在炼的什么丹,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难不成他炼的丹竟是那个由阴邪之气和生气构成的圆球?

林进闻言把视线往那个黑白之气相交的圆球投了过去。

但一看到那个圆球在半空中滴溜溜旋转的样子,林进却不由得有几分相信起他的话来。看那圆球的样子。

虽然有点大,倒也确实有几分像丹?如果真是丹地话,却不知是个什么丹。

林进不由思考起炼丹的原理来。

按照修道界普通的炼丹法门,自然是把一些灵气蕴涵量特高的物体投进丹炉,以自身真火催动,将其中的灵气炼化出来,形成有某种特效地药品。

不过在最近得到的《抱朴子》内篇中散失的一个章节中,却还记载了另外一种形式的炼丹法门。也是极为高深地一种炼丹法门。那便是以天地为炉。

以自身为丹引,以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为原料。再进行炼化。

用这种方法所炼出的丹,负阴而抱阳,合天地至理,玄妙非常。活死人肉白骨不说,更可直接提升修道人的修为境界,是天地间一等一的灵丹。

莫非这个叫做黑九的怪人竟是炼的这样一种灵丹?

林进摇了摇头。

虽然这人炼丹所用的方法和原料都有几分像书中记载地那种灵丹的炼法相似,但他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那黑九使用的竟会是那种练抱朴子上也语焉不详的灵丹的炼丹法门。

不过,从他刚才施展的法术来看,他倒确实应该是在炼丹了,却不知是在炼的什么丹。

不容他多想,黑九看了一眼圆球,看到它旋转得越来越快,似乎稳定不住就要爆炸的样子,终于忍耐不住,扬声急急地喊道:“看来朋友是给我面子,黑某在此谢过了!”

说完连忙在脚下拨弄了几下,又举起白旗迅速地舞动起来。

林进先前一直关注着他和那个圆球,以至没有注意他地脚下,这时仔细一看,在他脚下周围,黑乎乎地一片中,竟露出九根小旗杆来。

林进仔细一看,不由乐了。

原来这九面旗杆所摆出的,竟然是一种迷踪困神阵。这种阵法,在他看地一本阵法书中有过记载,是一种防止修道人用神念偷看的阵法。

它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在内阵布上九面旗帜,然后在阵外再布上七十二面旗帜,共成九九归真的阵形,引来一层灵气保护,不让意识等能量透过。

然而对于实体却完全没有一的作用,就连一只蚂蚁都挡不住。

不过这种阵法还有种警示作用,只要有修道之人用意识探测,那么从哪个方向传来的意识,象征着哪个方位的旗帜便会发出一阵灵力波动,用来提醒布阵之人。

难怪林进先前进入监狱并未受到什么阻拦,看来是这黑九对阵法太菜的缘故了,不过也从中看出黑九对他背后那个黑巫王的强大信心来。

林进现在终于明白黑九刚才为什么会看向那边了,自己刚才所发出的意念不就是往那个方向去的嘛!看来他是把自己当成了那个不存在的过路修道者了。

林进在这边想着,黑九的炼丹却没有停止,舞着白旗,把那些白气又一次吸引了过来。

先前林进不知道他在抽取人的生气还好,现在既然知道这种术法有可能会让自己大伯丧命,他哪能让黑九继续施展下去,连忙就想打断他的施法。

但因为不肯确信自己的隐身术能不让黑九看到,林进也不敢贸然用轻功跳过去打断他,以免引来那个他口中的黑巫王。

可近攻不行还有远攻。他前段时间不正好根周羁打了一晚上土仗嘛?正好把眼神给练出来了。

往楼顶上四处一找,很快就让他找到一块比手掌稍微长一点的板砖。

这时黑九虽然在继续挥舞旗帜,但因为有点担心那个他以为躲在暗中的修道人,一边挥舞着旗帜,一边却在四处转动着身形,小心戒备着。

林进待他转到侧面,还要继续向后转时,瞄准他那长满漆黑长发的脑门,拿起板砖“唰”地一下就仍了过去。

那黑九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破空声,连忙下意识地转了过来,却正好看到那块在夜空中黑糊糊的板砖飞到了面前。

他很想躲避开来,但刚才消耗如此大的精元,已让他的思维和身手降低了上百倍。只来得及叫声不好,便觉额头一疼,眼中猛地冒出一片金星,非常干脆地晕了过去。

第124章:对面楼顶虽然离这边楼顶不远,但也有二三十米。见黑九倒地昏迷,黑球失去了控制在半空中旋转不休,林进不敢迟疑,连忙后退十几步,猛地向对面楼顶冲去。

待冲到离围栏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林进飞身一跳,在围栏上猛踩一脚,朝对面跳了过去。

原本他轻功在原地起跳的极限距离是十五米左右,但这一助跑,却顿时让他越过了这二三十米的距离,跳到了对面楼上黑九的旁边。

望着那个滴溜溜旋转的圆球,林进连忙像刚才一样,施展起那个防护法术来。附近的灵气顿时又是一阵涌动,一瞬间的功夫,他的手上便多出了一个小小的光球。

刚才自从知道这个圆球是个丹起,他在心里就有了几分把握破解这个圆球,他敢打晕黑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因为但凡炼丹,都有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便是生火,然后便是把原料投入其中,用真火炼化原料的杂质,把其中所蕴含的灵气给分离出来,然后根据属性相生的原理把这些灵气给组合凝结起来。

说白了,真正道家所炼的丹,那些上品丹丸,实际上都是一些灵气构成的半实半虚的灵体,只有那些次级丹药,才会在其中含有杂质而被普通人接触得到。

而这丹药,在炼制成型的过程中,又分为几个状态。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