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鞭眼看就要抽到林振邦脸上,那年轻人只觉到一股嗜血的快感,眼睛中都浮现出一股猩红色。

正要享受这股快感,他却突然听到房间中猛地传来一声怒吼,接着便感到眼前一花,自己眼前竟凭空多出一个人来,而且自己的手把上也不由一紧,已经挥到半空中的鞭子无论如何也挥不下去了。

通常来说,一般人若是遇到这种在自己眼前明知道不可能出现人却突然出现一个人情况,都会吓得心脏收缩一下,尤其又是这个一直传说有冤魂的监狱中。

因此,那个年轻人看到突然出现的林进,在一瞬间就联想到了鬼魂,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到了恐惧和害怕上,吓得大叫一声:“你,你是什么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紧握着皮鞭的手已经在对方的力道下变成了碎骨。

这时林进正沉浸于满腔的怒火之中,也无意听他说什么,抓着他的手一甩,这个刚才殴打自己大伯的人便像个破麻布袋一样被甩到了监狱的墙壁上,撞得整个房间都微微一颤,发出一声轰然大响,又从墙壁上反震了下来,只留下一个细微的凹痕。

也不知到是这个年轻人专门受过抗击打训练还是什么,受到林进愤怒中发出的这能让普通人死亡的一下狠击,他竟然连昏迷都没有,只是噗地从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眼角翻白的发出一阵抽气声,望着林进在地上不住挣扎。

即使到现在,他的脑袋里还是一片迷糊,不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这一幕,另外那个人吓得脸色煞白,心中只闪过一个“冤魂索命”的念头,连忙拼命冲到门口。一边慌乱地想把门锁打开,一边拼命地喊起救命来。

在这密闭的监狱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除了以前怨死在这里面的冤魂,他想不出其他可能。

然而林进又怎么可能让这个殴打自己大伯的人跑掉,而且这房间也并没有多大,林进只用了两步,就冲到了那人身边。看到这人煞白的脸色。

林进面无表情地吸了口气,对着他正慌乱地拨弄着门锁地手背一拳就轰了过去,砸在他的手背上,震得铁门一阵颤抖。

待他的拳头拿开时,便见在那漆黑的门锁上,出现了一团血肉模糊的碎肉。

看到自己手掌变成这个样子,那个年轻人的眼睛都快凸了出来,惊恐又疼痛得难以置信地拼命哀嚎起来。

看着林进那尚显稚嫩的脸孔。虽然林进比起他来还要矮半个头,但他此刻在那人的眼中,却无疑比魔鬼还要恐怖。

看到林进再次扬起拳头瞄向自己地另一只手掌,那人一边叫着,一边又想求饶。

一时惊恐急怒哀求三种情绪在他脑海里剧烈冲撞,顿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发出“啊”的一声晕了过去。

原本,这两人都是经过特种训练的军人。

虽然退伍已经好几年,却也不至于这么不济,怪只怪林进的出现实在太诡异了,诡异得他们平常训练的心理素质和其他防范意识全都消失,只剩下了普通人见到这类事物时的害怕本能,因此林进才能在这不到一分钟内,将他们轻而易举地收拾掉。

否则的话,虽然结果不会改变。但如果他们能拼死反击,林进要收拾他们也要多费几分钟的时间。

而见到这一幕地林振邦却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是出现了幻觉,只躺在地上粗重地喘着气,等待那本应在一分钟前到来的那一鞭。

见到这两人一人昏迷一人只出气没进气,林进心念大伯的情况,也就暂时没有再管他们,连忙走到林振邦面前蹲下。查看起他身体的状况来。

在刚才。林进虽然也用意念查看了他地情况,查出他的生命其实并没有危险。但是那都是一种类似直觉的感觉,并没有亲眼看到。

这时看到大伯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林进不由倒抽了一口气。

在他身上,原本穿着一件囚服,然而在此刻,这件囚服却已经成了一片片地破布。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那破布下面直往上翻的血红皮肉。

一条条的鞭痕,横七竖八地布满了他的全身。而且现在还在不断地滴落着血水,异常恐怖。

因为他大伯也就是这几天才被关进来,林进猜测这些鞭痕,也就是这几天被他们打的,配合着被那个叫黑九的怪人吸去那么多生气,林进完全想象得到,若是自己晚来一天,即使这两个人不对自己大伯下毒手,硬朗了一世的大伯恐怕也要在这隐蔽地监牢里饮恨。

“这群畜生!”林进狠狠地骂了一句,连忙往林振邦身上输入一股柔和的生气,小心地让它融进了林振邦的经脉和皮肉之间。

接着又在他身上几个穴位连点几下,让还在流血的伤口止了血,减轻了他的不少痛苦。

然而,面对着大伯身上的这些伤痕,林进越看越恨,越看越火。这些鞭痕,就像抽在自己心里一样,每一道,都是那么的火辣疼痛。

不能便宜你们!看到倒在地上已经昏迷的两人,林进心中一怒,又朝他们走了过去。

对于他来说,那数不清次数地走火入魔已经让他几乎把人体地每一个穴道的作用都摸清了,要让一个昏迷地人醒来还不是易如反掌?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皮鞭,林进瞄准他们的人中,运了一丝真气在上面,狠狠地抽了过去。

受到这下猛烈的刺激,那两人发出一声闷哼,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继而,又各自感到受伤部位传来的疼痛,哀叫起来。

然而看到林进冷漠中带着愤怒的眼神,两人却齐齐地止住了哀叫,在心中敲起鼓来。

清醒之后,他们马上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模样,但是他们直到现在却还是不知道林进到底是人还是鬼。不过有一点他们可以肯定:这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然而这时。林进却说话了。

“你,叫什么名字?是张文涛的什么人?”他指的,是刚才抽打林振邦地那个年轻人。

听到林进冷酷的声音,那人不敢反抗,至少,在没弄清林进来历前他还不敢反抗。还好,林进的样子并不可怕,没有满脸鲜血。影子也是有的。

感受着这种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极大的心理反差,那个年轻人强忍着从身上和手上传来的阵阵痛楚,恐惧地望着他道:“我叫楚飞,是张文涛的保镖,求你不要,不要杀我,我做地这一切,都是张文涛指示的啊。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许少强。”

“对对对!”听到他的话,被林进一拳打碎手掌的那人也满头汗水地点起头来。

虽然从手上传来一阵阵钻心似的疼痛,让他不敢去看手掌变成什么样子了,但为了小命着想,他还是连忙附和起楚飞的话来:“我们两个都只不过是张文涛保镖。

一切都是听他的话做地啊,鬼大哥,求求你,你要找就找张文涛!放过我们吧!”

听到他称自己为鬼大哥。

林进想到大伯身上的无数伤痕,发出一声狰狞的笑声:“哼哼,虽然你们只是听命行事,不过打我大伯却是你们能动的,找狗主人算帐前,我先找你们这两条恶狗算算帐!”

林进狠狠地说着,右手一抖,那鞭尖便直往楚飞身上抽了过去。连他身上的西装都被抽破,带了一条血肉飞了起来。

“啊!”楚飞惨叫一声,在这一鞭地力道下翻过了身去。同时,他还感受到一种胜过他以前受到的所有伤的痛楚从被抽中的地方传来,一层豆大地冷汗又在他头上冒了出来。

他不知道,林进的这一鞭却是故意控制了力道和方向,抽在他体表的某个穴道上,因此这一鞭非但让他感受到了那股难忍的疼痛。而且还让他变得更加清醒了。

林进不待他身上的疼痛恢复过来。又是一鞭过去,往他脸上抽了过去——这是报复刚才他要抽自己大伯时抽的地方。鞭子落下。

楚飞又是一声惨叫,就连在一边看着的许少强,看到着情景也瑟瑟发抖,不住地求饶着,完全忘了他们刚才抽林振邦也是这么狠命抽的。

不过被抽地楚飞却不这样想。从刚才林进说他们打的是他的大伯,他就知道现在抽打自己的其实并不是一个鬼,而是林振邦那尚在读书的侄子了。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林进会有这样的本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密闭的监牢里,但既然知道对方并不是未知而不可抗拒的冤魂,他也变得并不那么害怕了。

林进抽打他地那种疼痛,反而激起了他骨子里那股狠厉地气息。

找到一个机会,楚飞强忍着身上的痛楚,突然猛地扑到墙上,从腰间抽出那把手枪,狠命叫了声“鬼孙子,老子跟你拼了!”就要瞄准林进开枪。

看到这一幕,那个一直害怕得只知道求饶地许少强心底也一下生出来股希望,希望楚飞能成功打死林进。同时,他也记起了自己也有枪,也想用那只尚还完好的左手去摸枪。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楚飞刚把枪端起来,也不知道林进做了个什么动作,就见那枪到了他的手里。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