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哥哥,你们怎么了?”看到林振邦凄惨的情形,林辰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连忙跑到林振邦身边,拼命地喊了起来,完全没有去想他们是怎么无声无息地进到屋子里来的。

然而看到林振邦满身伤痕和昏迷的样子,林辰喊了几句又摇了几下没见他回声,还以为他死了,顿时趴到他身上,绝望地嚎啕大哭起来。

林进第一次消耗如此大的意念力,脑子里像浆糊一样迷迷糊糊的,这时候哪知道告诉林辰他爸爸没事,现在又被林辰那接近两百斤的身体一压,顿时被压得胸口一闷,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好这意念力消耗得快,恢复起来却也不慢,被压了一会之后,林进因为不要继续维持两个人的隐身状态,精神也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感受到身上的沉重和林辰响亮的哭声,林进猛一用力,把他们两人都掀开,从地上坐了起来。

“别哭了,你爸爸没有死,只是受了点皮肉伤,快来一起把他抬到床上去。”看到林辰哭嚎的样子,林进说话时运上真气,把林辰震得耳朵里一阵嗡嗡作响,让他回过神来。

“哥哥,你说,你说我爸爸没有死?”想明白林进话里的意思,林辰来不及抹掉脸上还挂着的眼泪,扯着林进的衣服惊喜地问了起来。

“嗯,现在他只是受了点伤,身体有点虚弱而已,你先把他扶到床上去。

”林振邦受的这伤原本都只是些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而且因为他以前身体锻炼得很好,所以本该只是气血有点虚弱。但让他伤势现在如此之大的原因。

却是因被黑九抽去生气同时发作引起的。虽然林进已经用一些真气守护好了,但不尽快治疗的话,还是有可能会让伤势恶化。不过这些却是不能告诉林辰的了。

两人把林振邦扶到床上,林辰望着林进紧张地道:“那爸爸怎么还没醒啊?”

“会醒的,有哥哥在你不用担心!”检查着林振邦身体内外地伤势,林进随口道:“什么都别问,我要帮他治疗一下,你去帮我烧半壶水!”

林辰虽然担心林振邦的伤势。但听到林进的话,一向视林进的话为真理的他还是连忙跑去烧水去了。

见林辰走开,林进连忙从那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张自己为防万一带来的保命符,小心地贴在了他的背后。

对于这种皮外伤,本来他还要专门去药店买些中药来配置伤药,但没想到的是,在乾坤袋地那堆药材里,黑九居然也放了数位治疗外伤的极品药材。

林进一看家里也没什么能碾磨药材的器具。干脆把那几位药材放到嘴里迅速地咀嚼起来。

这时林辰已经把水放到了液化气灶上,不放心林振邦伤势的他自然又回到了卧室。

看到林进嘴里不住地嚼着些什么,而且从他嘴角还流露出一股怪异的味道,林进虽然让他什么都别问,但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向他问道:“哥哥。你吃的什么?”

受这几位药材的影响,林进只觉舌头都有点麻木了,小心地把林振邦身上残破的衣服扯了下来,又把嘴里地药狠狠地嚼了几下。

吐到手里道:“一点药材,水烧好了吗?烧好的话装到脸盆里给我端来。”

看到林进手上那团碧绿而又粘乎乎的东西,加上刚才在烧水时联想他们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的出现在家里,此时林辰心里已是万千个疑问。

不过看到林进此时严肃的表情和爸爸惨不忍睹地伤势,林辰的嘴角动了动,还是知趣地没有问,只是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神奇的哥哥身上。

“刚烧上去,还要过几分钟才能好。”

“哦!你还是先看着水吧。烧好了马上送过来。”林进见他闲着没事,怕他太担心大伯地伤势而忘了水,还是把他支去烧水了。

把那些嚼好的药小心地放到一边后,林进一咬牙,强忍着那股药材的怪味,又从乾坤袋里取出几片那种药材的叶子,丢进了口里……

等到林辰把开水端来,林进手边的床单上已经铺了好大一团那种药材。用开水沾湿了林振邦身上已经跟血液粘到一起的衣服。

等把这些血液融开后,林进小心地把这件破衣服从他身上脱了下来。

看到他身上那些密密麻麻。有些甚至深可见骨的伤痕,林辰又一次忍不住哭了起来。

林进连忙制止住林辰的哭声,又要他拿来一瓶白酒,从小柜子里取出一团棉花,醮着白酒帮他地伤口又消了次毒,然后一点一点地把这些嚼好的药敷到了他的伤口上。

也不知这药的劲力到底多大,但即使在昏迷当中,林振邦的身体也忍不住一阵颤抖。待得他身体的震颤慢慢平息以后,林进这才呼出一口气,解开了他的晕穴。

“嘶……”刚一醒过来,林振邦就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睁开了眼。既而,他又感到身上从伤口处穿来的那些丝丝地清凉,让他地疼痛减轻了许多。

还好林进事先有过交代,不然的话,见到他苏醒,恐怕林辰早已扑上去了。不过虽然没有扑上去,但那一声“爸爸”却是叫得响亮无比,让林振邦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儿子。

然后,又看到了救他出来地林进。

稍微想了一下,林振邦顿时想起林进殴打张文涛那两个保镖的事来,无数种疑惑顿时又填满了他的脑袋。

但看到与平常别无二样,看上去仍是普普通通的林进,他还是想确认一下:“小进,是你把我救出来的?”

“是的,大伯!”林进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是怎么进到监狱里,又怎么把我救出来的?”林振邦更加疑惑了,对于那个监狱的严密。

他也是知道地,而张文涛的手段他也是知道的,所以自从进去起,他就没想过出来,然而这种不可能,却在林进手里像神话一样变成了现实,这不由让他的好奇心达到了极点。

林进知道瞒不住他们,而且这些东西要解释的话。还真是件麻烦的事。反正他们是自己亲得不能再亲的人,林进一想通,干脆意念一动,让自己隐去了身形。

亲眼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消失,而且这人还是自己最熟悉最亲近地人,林振邦被这神奇的一幕惊得瞪大了眼,而林辰更是吃惊得将嘴张大到了一个极限。

过了片刻,林进又现出了身形。

看到他们惊讶的表情。林进一点也没有感到奇怪,对他们说道:“简单的说,就是我有了特异功能。

进监狱和救你出来都是我用特异功能做的!这些以后我再跟你们解释,不过,大伯你又是怎么被他们抓进去的呢?要不是我去得及时的话。大伯你恐怕都被他们打死了。”

听到他还是叫自己大伯,林振邦不觉皱了皱眉。对于林进的这个解释,若是在没有显示刚才这个隐身地神通来,林振邦这个一直学习唯物论的人一定不会相信。

然而这活生生的事实摆在他面前,却由不得他不信了。

林振邦毕竟是个有见识的人,联想到上世纪那场气功热和满天飞的特异功能大师,既然有事实能解释得通,他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