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掉电话,张文涛站起身,走到走廊外望着远处的云层看了起来。

这件事看起来虽然没什么,论官面上的势力的话,就算林振邦把他找到的所有证据上告都不可能告倒他。然而救林振邦出去的,却是一种他完全不可能掌控的神秘力量。

这个人,究竟是谁呢?在他眼中出现了一丝迷惑……

林进这时候完全不知道张文涛居然会认识黑九,走过被封锁的收费站后,他想了想,又把林辰也背着跳到了山上。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林进再次现出了身形。

一天内两次如此之大的精神消耗,几乎让他接近虚脱。坐到山地上,他额头上的冷汗已如积水一样流了下来。

看到地上昏迷着的林振邦,林辰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已经猜测到他只是被哥哥不知用什么方法弄晕了过去,是以并不担心。

然而因为林进的这种神奇的力量,一直就以林进为靠山的他,现在眼中更是换上了一种崇拜的眼光。

不过,此刻林辰更想知道的,却是林进这身本事的由来。

看着脸上仍有一丝惊恐之色的林辰,林进摸去一点从额头流到眼睛里的汗水,虚弱地对他道:“辰辰,哥哥有点累了,先休息一会,你看着爸爸,不要走动,除非是有人来了,否则也不要打扰我,明白了吗?”

“嗯!”林辰知道现在仍是非常时刻,懂事地点了点头。

看了看周遭的环境,见暂时没有被发现的危险,林进眼睛一闭,无比迅速地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对于林进来说,现在形式还不明朗。

若是他一个人的话,要逃脱武力部分的追捕是绝对没问题的,可是一旦带了林振邦和林辰两个人,那么他们逃脱地希望就降低到一个非常低的程度了。

而且因为他是直接从监狱里把犯人劫出来,而且自己打晕的那两个人也是生死未明,谁又知道张文涛是不是把他们的消息通知其他市县,让其他市县的警力也一起帮忙追捕他们一家人?其他不说,就是林辰那极具特征的体型和憨厚的面貌。

也会让人只要看了一眼就很难忘掉。他可没能力能一直保护他们!

所以林进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最快地速度恢复精神,然后把他们交给谈老爷子保护,再去把张文涛犯罪的证据找出来,用以洗清林振邦身上的污点,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重新回到正常人的生活里去。

而自己要想不被人发现具备寻常人没有的能力的意愿,从救出林振邦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几乎没有了可能。

不过从全国还有这么多的道协来看,他也猜出只要自己没做出在普通民众中传传播道法,影响社会和谐地事来,那么国家就应该并不会对他怎么样。

所以现在他唯一不知道的,就是道协对这事的态度了。根据他如今的了解来看。因为修道却心性不稳入邪道、或是本来就走邪道的人应该也有不少。

这些人具备普通人难以想象地本事,修道界若是没有一定的法规控制的话,那么那些人对普通人的伤害,绝对是难以想象地。就凭这一点。

他也猜得到在修道界应该有这样一个控制邪修的组织。或许,位于各地的道协,也就是这样的一种组织。

却不知道,自己的事会不会引来道协的注意。

不过不管如何,走到这一步,为了亲人的安全和自保,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恢复精神和提升实力。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他没有刻意去想他做地事会产生的一系列后果,但他的潜意识,却已经飞快地运转起来,让他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

而这种紧迫感,又逼着他再一次进入了那种无知无畏的修炼状态中。

冥冥之中,林进只觉自己进入了一个非常奇妙的状态,在那空寂之中,他一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位于无比宽广的宇宙中的尘埃一样。渺小无比;一时。

却又觉得自己就是那宇宙,笼罩苍茫。忘却一切情感。

正在感受着这种奇妙地状态,突然之间,他只觉这个意识空间里,一道闪电从上方无穷远处劈了下来,照亮了整个世界。

随即,这道闪电又化做无数道小小地火球,散了开去。

与此同时,他只感到全身上下所有穴道都被电击了一样,传来一股股酥麻的震颤。而且丹田也爆发出一股极大地热流,就像是猛火烧灼一样。

两肾之间,也有如汤煎,让他浑身燥热难当。

林进的修炼过程中从未经历过这种奇怪的事,还以为是自己练功急躁,又要走火入魔的迹象,连忙抱元守一,只守住心中那点真念,不敢多想。

这时,那道来自虚空中的闪电又一次次的劈了下来,照得他整个意识空间里一片亮堂,随即又像第一道闪电一样,往四面八方消散而去,潜入他全身的穴道之中……

而此时在林进身边,守护着林振邦的林辰嘴里咬着一个草根,呆呆地想着最近发生的事和以后的生活。

一直生活在平静生活里的他,在这三个月里就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恶梦一样,从林振邦被双规起,他就一直没做过一个好梦,虽然林振邦几次跟他说不会有事,交代他不要告诉哥哥,但他却总是感到不安,而后面发生的事也果然向他梦里梦到的一样,父亲被抓,然后审判,正式被宣布有罪,让他感到彻底的绝望。

而自己又联系不到哥哥,这一切,无论哪样都让他感到无比绝望。还好,在这绝望之中,林进从外面回到了家中,让他重新找到了依靠。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