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厢内,看了一眼满身血污的林进和昏迷的林振邦,周海回过头来,淡淡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做什么事,不过既然能惹得宁华警方全力出动,我们恐怕也帮不了你多少。

这条路上的下一个收费站也被警察封锁了,不过在前方二十多里的地方有条小路可以通到易水江,我叫了条快艇在那里等,过会你们从那里改换水道,到了宁华市南弯码头我在接你们去落闲山庄。



“嗯!多谢你了周哥!”林进跟他是老相识,也不客套,连忙趁着在车上的这点时间,内视起来。

眼睛一闭,他的整个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陷入一片空寂之中。唯一听得到的,就是那一声声“嘭嘭”的心跳声。

待心神沉入经脉之中时,他发现任督二脉内真气仍是那么澎湃,似乎没有增加或是减少。

然而虽着真气的运行路线行走,他却发现在经脉沿途经过的那些穴位上,纷纷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缓慢而又坚定地旋转着。

而那些真气,则在穿过这漩涡之后变得更加凝聚和具有灵性了。

而且林进的心神一路探过去,还发现不光是任督二脉上的穴道变成了这种漩涡形,就连全身其他的穴道也变成了这种漩涡形,将那一丝丝零散的真气吸入其中,又释放出来。

而每一丝释放出来的真气,都似乎经历了一个微小的改变,由原本的呆滞变得充满灵动,活跃了不少。

他不知道,人类修道者修行所谓的打通大周天,其实并不仅仅是指将身体各条经脉打通,把那些穴位连接起来,以便让真气更为雄厚。

让真气更为雄厚和凝练虽然也是打通大周天能获得的好处。但打通大周天更多的,其实却是一种人与宇宙和谐,更容易感应天道奥秘的方式。

这个宇宙,就像是一个实体,人要想悟到其中的奥秘,就要依靠先天生成地那点天赋,也就是通过体内上应天星的那些穴位,来感应其中的奥秘。大周天。

其实也就是证道之阶,之前的小周天和产生金丹,则不过是一种最基本的修道,也只有打通了大周天,人体的感应才会出现一个真正的飞跃,与普通人彻底区分开来。

不过在这世间,虽然有许多种自称能打通大周天的功法和许多自称已经打通了大周天地人,其实却并不是那么回事。

他们有的,只是把体内的大部分经脉窜联起来,有的则完全是一种自我催眠的幻觉,更不要说感受到大周天运行路线上的这些穴位和从这些穴位中获取外界灵气,乃至宇宙间的信息。

而林进。虽然与打通大周天还差那么一线,但其体内的穴位,却已经完全开通,使得穴位处地灵气才开始旋转起来。

以一种不知名的方式吸收真气里来自外界的信息,并对他的真气做出改造。所以,他才觉得体内的真气在通过那些漩涡之后产生了一种灵动地感觉。

这种漩涡,他在身体里也不知道发现了多少个,甚至有数十个,都是他以前没有感应到,书上也没记载的。不过也让他恍然大悟,知道原来在这地方也有一个穴位。

虽然不知道这穴位的作用。但林进还是把这些新发现的穴位一一记了下来,以便以后研究。

顺着真气地运行,林进把所有的这些穴位都看了一遍,发现除了在穴位所在的位置出现一个漩涡外,并没有其他地方的改变。

本来,若是以前的他,肯定会对这么多穴位都出现漩涡而担心是走火入魔,但自从经过镜中的一番心境磨练。就连他也没有发现自己修道上的心态已经变得洒脱了许多。

在修炼之中。只要一进入练功状态,他便可把一切现实中的事都放下。无知无想,只顾修炼。

而在现实中,他却该怒则怒,该喜则喜,一点也不因为怕因情绪而影响自己地道心。

不过因为以前的性格让他对世间的事物很难提得起兴趣,所以看上去,他的性格倒还是一如往常。

其实,修道又何必非要对世间的事都不放在心上,以至漠不关心呢?以那种刻意让自己淡然的心境来修炼,虽然看似心情不易波动,其实却事事关心,这样的情绪,那修道的效率和境界,反倒是低了一个层次了。

而且,即便是修道中遇到一些什么不能理解地事,以一种达观地态度去看待,也要比冥思苦想其中的道理要好得多,因为在许多时候,修道就像是挖一条长长地沟渠,虽然挖的时候会遇到很多难以挖通的地方,让人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好绕过去不理会它。

然而整条渠道一挖通,等水自然而然地到达的时候,整个情况一目了然,也就不需要具体搞清楚那一块小小石头的作用了。

而非要一路弄懂修道途中不明白的事的话,那修为、境界和智慧不够,苦想进去,则只会形成魔障。

所以,林进现在虽然想不明白身体出现这些变化的作用,但漩涡既然已经形成,而且产生的也是好的作用,他也就没有过多地去思考这其中的道理,只把那些新发现的穴位记忆下来,就运功让真气运行起小周天来。

公路上,周海将奔驰开的飞快,就连先跟他交叉而过的一辆警车,也被他甩到了后面,让林辰又是紧张又是刺激。

在这种速度下,二十多里的路程转眼即至。

在沿这条公路的一座山的后面,果然出现了一条由泥土和砂石铺成的黄泥小路,不过这条小路确实小得可以,整条路也不过两米来宽,就连周海,也不得不小心地关注着小路的两旁,以免刮到车体。

又过了片刻,小路陡然变得宽了起来,转过几座山之后,易水**绿的河面渐渐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周海驾驶着汽车。头也不回地道:“前面有个小码头,你们就从那里下车,我回去在南弯码头等你们!”

“嗯!”听到他的话,林进自动从小周天运转的状态中醒了过来,答应了一声。

随即他又在林振邦身上点了一指,让他也醒了过来。

这时经过林进真气和那种药草的作用,林振邦虽然还是感到全身疼痛难忍,但已比在监牢里要好了许多。

只是失去地血液和被黑九抽去的生气却不是那么容易恢复,让他倍感虚弱。

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是在车厢之内,而且林进和林辰都相安无事,林振邦一直紧绷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虽然并不知道他们现在坐的这辆车是林进从那里找来的,但从林进和林辰平静的脸上看得出,他们暂时已经脱离危险了。

只是,看起来这辆车比起他这个前县长坐过的最好地车还要高级了许多。却不知道他是从那里找来的这样一辆车。

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林振邦挣扎着坐正了身体。由于这一动作,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不觉又发出了一声闷哼。

林进连忙扶了扶他:“您现在失血很多,先不要动。免得挣破了伤口。”

看了看前面正在开车的周海,林振邦宽广的眉毛不由皱到了一起,脸色苍白地望着林进道:“现在我们到了哪?”

“还是安陵县,不过已经没事了。我让周哥帮忙,把你们送到宁华去,到了那里先让你们安全下来,我在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林进淡定地道,仿佛解决张文涛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件小事一样。

不过也难怪他这么有信心,无论是谁有了他现在这样的神通,精神力又像刚才一样暴涨了三四倍,恐怕都会像他不把一个普通人放在眼里。

“这位是你在宁华认识的朋友?”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