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内,张文涛在地上又躺了大半个小时,直到确认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少年真的走了之后,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拨通了他另外两个保镖的手机号码。

刚一打完电话,林进那一丝残留在他百会穴内的真气终于发作,张文涛只觉头顶一麻,一股股的震颤从头顶传下,紧接着全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等那两个保镖开着车从别处赶来之后,看到张文涛满身湿漉漉和浑身颤抖的样子,他们都惊呆了,慌忙冲上前把他扶了起来,急急地问道:“张书记,您怎么了?”

张文涛被他们扶起来却不说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管那个仍晕倒在地上的女人,一边打着颤,一边对他们命令道:“不要多说,快,快送我去雪峰山刘道长住所,快,用最快的速度!”

见他这个样子,两名保镖不敢多问,背着张文涛就往外面走,一到车上便飞快地发动了汽车……

雪峰山,是安陵县最为出名也最高的一座山,为湖山省东西两部不同自然景观的分水岭,此山山势雄险陡峭,山下是易水江环绕而过,山上更有多处溪流源出于此,风光清新秀丽,灵气充沛自然。

十几年前,刘黑九趁其师父黑巫王闭关,偷了他的法宝灵丹,想对照那些灵丹炼制一壶威力稍小的灵丹给自己用。

路经此地时,便是被此处充沛的灵气和十余里外那所监狱的强大怨气所吸引,这才在这隐居下来,结果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无意中认识了张文涛,让他的炼丹事业变得更方便了。

在保镖全力加速下,十余里的距离几乎是十分钟就到了,一下车。两个保镖也不停留,背着张文涛就往山上跑。

刘黑九的住所位于雪峰山半山腰地一处隐秘地方,是一间前朝遗留下来的小道观。

本来经历过十年浩劫,在他刚到此地时,这间小道观只不过省下四面破破烂烂的空墙,可是认识张文涛后,被他一翻修,顿时又焕发出光彩。

被刘黑九改名为“天一居”,成了他修道炼气的场所,不过因为地方偏僻,除了一些当地人之外,知道这地方还住着人的就没几个了。

互相轮流背着他跑到山上,两个保镖都是累得喘不过气来,但他们的身体毕竟是专门锻炼过的,稍微一歇气。便又恢复了体力,背着张文涛又是一阵狂奔。

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他们终于走到刘黑九的居住处。这时经过一路地颠簸,张文涛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看到紧闭着的红漆木门,其中一个保镖敲响了木门。一会的工夫。只见里面传来一个轻轻的脚步声,伴随着吱呀一声门响,木门在夜幕中缓缓打开了。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的脸孔。

这个小孩本是刘黑九十多年前在山下捡地个婴儿。后来被他养大,用来看守门户,也跟他学了些道法,勉强算得上他的传人。

看了一眼外面的三人,这个小孩认出被背着的那个是经常到这里来的县委书记和他地两个保镖,却没有感到惊讶,对张文涛道:“张伯伯,您来了!”

张文涛命那个背着他的保镖把它放下来。强忍着身上的痛楚,轻言细语地对他说:“嗯,小师,刘道长在家吗?”

“在!”那个被他叫做小师的男孩看得出他们有要紧事,点了点头,做出一副小大人地模样道:“师父刚从山上采气回来,此刻正在屋里做晚课呢!你们先进屋坐吧。”

“哦!那好吧!”来到这,张文涛虽然还是觉得身上一阵阵怪异的疼痛。但比起先前被林进点穴时那种如堕地狱般的痛楚却要好多了。倒不是忍不住。

而且张文涛对黑九一直礼敬有加,也不敢打扰他做晚课。只好忍着疼痛随小孩进了屋。

刚一进屋,那小孩便拿出个茶壶,给他们三人各泡了一杯茶。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