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涛闻言大惊道:“道长你要离开这里?为什么?”

刘黑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显得有些无奈地道:“我的事你不必知道,知道了也没用。且说说你有何事找我吧!”

原来,自从他被林进偷袭后回到发现乾坤袋被偷,惊怒交加之下回到这里服用了一粒他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丹丸,恢复一大半修为后,便在雪峰山顶摆起七星灵坛,想运用秘法探天机算出是谁坏了他的好事。

但林进有星辰镜护身,本身的命运也早不在这个世界的命运线牵连中,又岂是他能算得出的?所以,任他百般计算,耗尽全部心神,也未能查出半点敌人的讯息。

而据他所知,在这种秘法下还能完全不被他查到一点讯息的,除了修为比他高上数个层次的人外,就只有能逆改天数的天机门门人了。

这两者,前者,他斗不过;后者,却自有一套能趋吉避凶的本事,也不是他的能力能找到的。

左思右想之下,他觉得只有找他大师兄帮忙才能解决这件事,只是,若被他还在闭关师父黑巫王知道,却免不了一顿狠罚了。

不过这星辰镜虽然能帮林进屏蔽别人的探测,但对于其他人命运的屏蔽却无能为力。

在探察天机的过程中,刘黑九无意中便发现张文涛这两天有一场不小的劫难,而且还隐约与修道界有点关联,因此他才在这多待了两天,想帮张文涛解决掉麻烦再走,也算是还了他这十多年的情。

张文涛看到这位心目中神通广大的人无奈的表情,面色变了几变,终于还是忍着心中的好奇没有问他原因,只把自己这段时间怎么惹上林振邦。

那个神秘少年又怎么把林振邦离奇救走,随后找到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听到“光明监狱”四个字,刘黑九脸色大变,紧紧地盯着张文涛的眼睛,厉声问道:“你是说,那人是从光明监狱把林振邦救走地?”

“嗯!那少年可以隐身,不知道是什么来头,道长。他整治得我好惨啊……”没注意到他的脸色,说起林进,张文涛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光明监狱!”刘黑九喃喃地把这四个字又念了一遍,表情凝重地指着张文涛道:“你把那少年出现,和对付你的手段详细地跟我再说一遍。”

“是!”张文涛见他对光明监狱的事似乎特别重视,连忙又把从林进出现,一直到他如何在自己身上下毒手的过程说了一遍。

听完他的话,刘黑九沉默了片刻。命道:“你把手伸出来!”

“是!”

张文涛刚一伸手,刘黑九便把两根手指搭在了他的脉搏上,输了道真气进去查探起来。

张文涛顿时觉得从手腕处传来一股暖流,无比迅速地在他体内转了一周,流经之处。先前所受地伤势顿时恢复如初,让他有种解脱的快感。

“唔!”刘黑九摇了摇头道:“你说的那人修为并不是很强。

”判定救走林振邦的少年并不是自己猜测的那人,刘黑九一一清除掉残留在林进留在张文涛体内的真气,又皱起了眉头。

想了片刻。他挥了挥手道:“这样吧,你先回去,明天给我**振邦的照片,我帮你解决此事便要离开了,以后,你好自为之!”说完,他便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道长……”看到刘黑九有些颓废的背影。张文涛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要离开此地。

不过他知道像这类人物地决定,不是他能左右的,只好叹了一口气,下山去了。

………………

夜幕下,周海的奔驰缓缓地开进了落闲山庄。刚一下车,林进便听到一个老人豪迈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样?东西拿到手了没有?”

看到谈老爷子的面孔,林进也不觉笑了起来:“嗯!一点小事而已。自然不成问题!进去说吧!”

进到屋里。林进把得自张文涛地那本笔记本拿出来,递给了谈老爷子。

拿起笔记本翻了一阵。谈老爷子皱眉道:“林进,你被骗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