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听到他的话,“林振邦”又笑了起来。

由于来得匆忙,林进就连乾坤袋和星辰镜都还放在修炼的屋里。

黑九附体于“林振邦”身上,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乾坤袋是被这人夺取,他威严的脸上浮现出一个与林振邦性格绝对不符的深奥笑容,道:“非也非也,贫道这般法门并非夺舍,只因寻不着道友,所以借他身体一用,好与你见上一面。

我此来,并非与你争执,你我同为修道中人,也无甚冤仇,我此来只求道友一件事,若是答应,我便不与你为难!”

林进也不知道这人就是自己曾经偷袭过的黑九,迟疑了片刻,问道:“哦?什么事?”

修道者所求都是长生久视,黑九虽然属于邪修,却也不愿意乱树敌人,摇头道:“我与张文涛有一段渊源,昨日听他说你闯入光明监狱救走了林振邦,想必你二人之间也有某种关系,不过,你随后对他的所作所为,却是让我有些为难。

你我都是世外之人,对于这些凡尘之事本不应多管,这样吧,反正他们二人都没有受多大损伤,我就做个和事佬,让他消去林振邦的罪名,你也把你拿去的东西还我,不再管此事,你看如何?”

听完他的话,林进不由沉思起来。按他所说,这个办法倒不是不可以接受,张文涛虽然伤了自己大伯,可自己也在昨天报复了他。

对于他来说,张文涛虽然做下许多犯法的事,但天下各处,又何处不是张文涛这样的人呢?他虽损伤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但与自己又有何关系?更何况,大伯现在还在他手上。

一时间。林进几乎就要答应了他的条件。就连黑九,看到林进脸上的情绪,也以为他要同意。

可就在这时,“林振邦”一直神情平静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挣扎之色。而他额头地那点白光也突然大帜,竟似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原来,黑九施展的这种神通法术,是将本身精气神合为一体,通过秘法脱体而出。灌注到被施法人的体内,用以控制被施法人的法术。

这门法术,本是源自他门派里一位祖师有感夺舍**的神妙而创出的一门类似夺舍**的变种神通,后经门派中人一代一代地补充,最终发展成了一门用以控制别人的神通。

这种神通,若是修道高深处,甚至可以将自己的元神分化万千,进入到别人的躯体之中。分成万千个法体修炼法术。而且因为不会抹杀对方魂魄,所以也不会受到灾劫报应。

另外由于被施法人接受了施法者的精气神,就连施法人所会的修为道法,也会被继承下来,玄妙无比。

这种神通。实是修道界里极为上层的一种法门。不过,这种神通也有其本身的缺陷,那就是,只要被施法人地精神意志达到一个极为凝聚的程度时。

那么施法人一个没处理得好,马上就会成为被施法人的补品。所以懂得这种神通的人,是绝对不会施展在修道者身上的。

不过在凡人中间,这种能反抗修道人强大意志力地,却是万中无一。但很不巧,林振邦就是那种意志力强大到足以对抗黑九意志的人。

感应到身体内发生的变化,黑九叫声不好,连忙运用念力对林振邦的精神意志压迫起来。

想拼着以后可能遭遇地灾劫,将林振邦的意识抹杀掉,至少,也要将其削弱到无力反抗自己的程度。至于林进的事,怎么也比不上自己的命重要吧!

林进正思考着要不要答应他的条件,马上就见到“林振邦”一皱眉,然后就见他眉心的白光大幅衰减。此时就算林进再迟钝也明白在自己大伯身上发生什么事了。

他的脸不禁一下变得通红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人居然想趁自己思考问题时炼化大伯地意识。所谓关心则乱。林进怒吼一声,飞身上前。对着林振邦就发出了一掌。

可掌到中途,他才猛地想起眼前这人还是自己大伯,若是这么一掌下去,以大伯孱弱的身躯,恐怕不等自己将那团神秘气息消灭,大伯就一命呜呼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电光火石之下,他却忽然想到这人是以精神附着在大伯身上,怕伤害大伯身体,林进连忙收回真气,想要换成意念力攻击。

但事到临头,他聚集在掌上的真气却只收回了一大半。直接就导致他这一掌并非纯以真气发出,而是以真气夹杂着意念力发出。

直到印在林振邦身上时,他掌上的所有力道已经全都消失了,只剩下大部分意念力和一小部分真气。

黑九这时全部的心神都放在压制林振邦的意识上面,猝不及防下,被林进打了个正着,顿时只感一股强大的意念力朝自己心神冲来,冲得精神都荡了几荡。

林进意念锁定下,林振邦眉心的白光猛地又闪亮了起来。

“道友……”黑九还想辩解,但林进发现用意念力夹杂地掌法能伤到他,得势不饶人,用刚才地方式,一连数掌又印在了他身上。

这种掌法没有力道,也打不动他的身体,但两种意念内外交加之下,黑九只觉神智一阵模糊,竟是要被这连续地打击逼出林振邦体外。

黑九自得到这种神通以来,也不知拿多少普通人试验过,却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顿时大惊,连忙运气精神,将身形一闪,躲过了林进的下一步攻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