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九被林进这一击打出怒火,原本他还想使出自己真正的本事,狠狠地教训他一顿,哪想他居然在这时候认输,一口气顿时憋在胸口吐不出来。

而在远处偷窥的几个人,也对林进占了上风却突然服输大感不解。

尤其是谈老爷子,更是摇着头喃喃自语:“不对呀!林进这小子一向不是服软的人,这次怎么突然认输了呢?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看到林进一副无害样子,黑九一口气憋了半天,但想到如今事情未定,不宜多树强敌,终于还是压下心火,望着他皮笑肉不笑地道:“小道友果然有几分本事,居然能伤得到我,却不知为何突然罢手?我还想与你多切磋几招呢!”

林进听他连“贫道”的自称都去掉而改成“我”了,顿时知道他动了真火,心中一笑,不动声色地道:“道长道法高强,刚才那一招已经是我的最强招式,居然还是不能奈何道长,再比的话,我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所以干脆认输了。

对了,道长没有受伤吧?”

“哦,没有没有,小道友这一招果然让人防不胜防,却不知叫什么名称?”见他如此说,黑九还能说些什么,一愣之下,只好充满风度地连连摇头,心中却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

林进笑道:“只不过是闲时自己研究出来的一点东西而已,上不得台面,还是不说出来献丑了,道长请在这稍等片刻,我去把张文涛日记取来!”

说罢,林进也不看黑九脸色,转身就往谈老爷子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走到楼上的时候。谈老爷子一行人都已经在楼上等着他了。

刚才的比斗,由于林进隐身术的原因,很多地方他们都没有看明白,而且他最后发出的那一招更是连动都没动,就突然见到场地爆炸了,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因此一见他来,几人就连忙围上去向他问了起来。

林进看了一眼正站在小亭边的黑九,怕他偷听。连忙对他们使了个眼色,几人顿时明白地停住了口。

谈老大对普通人之间地争斗见识得多了,却从来也没见过这种修道人之间的比斗,这次林进和黑九的比斗虽然才不过进行十来分钟的时间,而且还没见到黑九出手,不由大感过瘾。

尤其是黑九的飞行术和林进的隐身,更是让他心中震撼。

把张文涛的笔记本交到林进手里,谈老爷子笑道:“过会来书房见我!”

“嗯!”林进点了点头。见周围没有其他人,一个飞身顿时从十多米的楼上跳下,轻飘飘地下了楼,引得林辰一声惊叫,眼中流露出一股掩饰不去地羡慕来。

林进刚一下楼。就见一个壮实的汉子扛着一个大箱子呼哧呼哧地跑上楼来,对谈老大道:“老大,您要的东西送来了。”

谈老大还没从刚才的比斗中回过神来,疑惑地道:“我要的什么?”

手下不明所以看了众人一眼。不解地道:“红外线望远镜啊!不是您要海哥送来的吗?”

“哦!”谈老大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的吩咐,挥了挥手道:“现在不要了,你先扛回去吧!”

顿时搞得那个手下一头雾水,不过谈老大做事,从来是不需要别人跟他讲道理的,不敢多说废话,只好道声“是”,又扛着一箱子望远镜下楼去了。

林进回到小亭边把笔记本递给黑九。对他道:“道长,这就是张文涛地笔记本,您看看!”

黑九这时已经恢复原来的有道高人的模样,接过笔记本翻了翻,淡然笑道:“张文涛那里,贫道会让他帮林振邦洗去罪名的,你就放心吧!”

林进忙道:“那就多谢道长了,现在还是正午。要不。吃了午饭再走?”

“呵呵,不必了。贫道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打扰你们了,冒昧问一句,不知小道友师承何人?”

林进不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不在意地道:“哦!我不过是一个散修,没有师父!”

黑九身形微微一颤,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顿时又隐匿消失不见了。

客套几句后,黑九对林进微微一抱拳:“那贫道就先走一步了,以后若有机会,你我不妨再来切磋印证一番,告辞!”

“道长好走!”林进微微一笑,也对他抱了抱拳。

转过身,只见黑九往空中一纵,无比迅速地消失在了天外。

看到黑九飞行地样子,林进又想到了那首《隐形的翅膀》,暗暗地对自己道:很快,你也能飞了!

回到书房,几人都已经在那等着了,一见林进,谈老爷子抢先发问道:“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

林进点头道:“笔记本已经给他了,想来应该不会食言。”

谈老爷子道:“那就好!”

言犹未了,谈老大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林兄弟,刚才你正把那道人打倒在地,为什么突然认输?”林辰在一边也连连点头,显然也对哥哥认输表示疑惑。

林进苦笑道:“这人本领比我高了一个境界,只要往天上一飞,任我本事多大也对他无可奈何。

何况我是自学成才,来去也就那么几下,能偷袭到他已经不错了,他那时已经发怒,再打下去吃亏的只是我自己,只是切磋而已,我们犯不上惹上这么个敌人。”

谈老爷子与林进相交最深,对他的心性可以说再了解不过了,见他言不由衷,也不揭破,只是解围道:“是啊,只要解决他大伯地事就行了,没必要多树敌人!”

既而。

他又感叹地道:“那人既然能找到我们这里,若是存心寻我们晦气的话,只需与张文涛说一声,除小进外,我们便只能束手就擒,真不知道张文涛在哪找的这么一个靠山。”

林进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心中越发想突破大周天之境了。其他不说,他上次在罗明道那里得到的几本书上记载的道法。便都是大周天才能修习地。

若是能习得那天师教的符篆正解和龙虎山的五雷正法诀,那么应付起黑九来,他也有把握得多了。何况,还有那本能潜藏修道者元神气息地《潜神经》。

只是有点可惜,那套《抱朴子》里记载的除了少数几个法术外,却都是些修炼内外丹的口诀,对他暂时没有多大的用处。

谈老大急切地想知道他们具体的交手过程,刚等老爷子说完。

便用无比帜热地眼神看着他问了起来:“林兄弟,刚才你是怎么把那家伙从天上打下来的?你们的这身本事也太变态了吧,不知我能不能跟你学学这些本事?”

林进与谈老爷子交道这么久,与谈老大自然也见过不少次面,可除了谈老爷子那次地病情外。谈老大一直都是副从容不迫地样子,这还是第二次见到他如此急切的模样。

略微解释了一下刚才他们交手地经过,林进微笑道:“谈大哥年纪稍微大了点,想要修道恐怕有些晚了。而且。

修道者心性都必须坚定无比,这点我相信谈大哥能做到,不过,修道者必须淡情寡欲,对名利和女色都得看淡才行,否则便容易被心魔所侵。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