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九回到雪峰山,便把笔记本交还给张文涛,并对他说了他与林进的协议。张文涛虽然心中暗恨,却也不敢反驳,只好唯唯诺诺地下了山。

见他走远,黑九看了小师一眼,缓步走向崖边,瞧往远处深青色山岚,淡淡道:“小师,你从筑基,到修习内丹法诀也有六年了吧?”

“是的,师父!”小师不知道黑九为什么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但还是恭敬地点了点头。

黑九叹了口气,又道:“小师,你可知为师为什么不传你本门修道心法吗?”

小师不解道:“小师不知,不过小师知道,师父不肯教我,一定有师父的理由!”

“嗯!”

黑九长长地呼了口气,良久,他才又道:“小师,在你一岁的时候,为师就把你带回了山上,可以说,你就是为师一手带大的,你的心性,为师最为了解不过。

从小到现在,你就一直很沉稳,没有其他小孩的顽皮,这点很好,为师很喜欢。这个性格,让你修道要比别的人要快了许多,不过,你的缺点也是在稳重上面。

修道者,无论正修,邪修,起步都是无比稳重的,但是,等到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以后,便不能再受法规拘束,否则,便是给自己的修为捆上了一根无比坚韧的绳子。”

“所以,世间之修道有成者,在修到一定程度后,无不是靠漫步天下,靠自己领悟天道奥秘,再隐居深山险地,创出适合自己的修道功法的。

而那些种种神通道法,便是那些大成就者。从天地自然中领悟而出。”

“所以道书有千万,道法有千万,但适合自己的,却只有你自己的法门。所谓假传千卷书,真传一句话,也就是这个道理。

假传千卷书,并不是说那些书的前辈高人错误,只不过那些书上所记录的。只是他们自己领悟地道法,后人虽然也能依照修习,却只是依葫芦画瓢,得其形而不得其神。

想要领悟大道只是镜中花,水中月,万万没有可能。就连为师,当年也曾听你师祖的教导,漫步天下。

只可惜我悟性有限,打通大周天后只悟出了数种道法神通,便一直停滞于此。”

小师年纪毕竟太小,对黑九说的这些话听得一头雾水,抓头道:“师父说的。我有些不明白!”

望着远处青翠的山峰,黑九眼中流露出一丝苦涩,沉声道:“不管你明不明白,为师今天说的这些话。你先记下来就是了!”

小师不明白地皱了皱眉,但还是应了声:“是!”

黑九也不管他听没听进去,沉默片刻,似是回忆般地道:“为师曾在你三岁时帮你脱换过一次经脉,奠定了你修道的基础。

可以说,你修道的起点,比起为师来还要强上不少。到你六岁时,为师等你经脉稳固。便传你丹法诀要。

可一直到如今还没有让你进入下一步修炼,就是想让你打好修道地基础,想让你以后的成就比为师还要高远。”

“这段时间,为师便一直在按照一个古方,炼一种能让人脱胎换骨的丹药,练成的话,一旦服用,就连为师都有可能更进一步。更可以让你打下更加牢固的基础。只可惜。

为师在最后一次炼丹时功亏一篑,失败了!”

小师疑惑地问道:“师父。怎么会失败呢?”

黑九苦笑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小师连忙安慰道:“师父,那再炼一次不就可以了吗?”

黑九叹了口气,苦笑道:“炼那种神丹岂有那么容易,而且炼制丹药的丹炉也已经失去,这些,你不要再问,仔细听好为师的话就是了。”

小师点了点头。

黑九缓缓从怀中掏出一本乌青色,泛着金属光泽的古书,面色肃重地对他道:“小师,你且跪下!”

“是!”小师不敢抗命,连忙跪了下去。

见他已经跪下,黑九把书递给他,续道:“小师,你如今也已初结内丹,而且比起一般地修道者所结的内丹,灵性也要强大不少,应付世俗中人,想来是没什么问题了,我这有一卷法诀,乃是为师师门的修道法诀总要,现在为师将它传授给你,你要好好保管!”

看到这册象征着神奇道法的古书,小师心情无比激动地接了下来,满脸欣喜地道:“小师一定不辜负师父期望,只要我在一天,就绝不会丢失它!”

“嗯,你起来吧!”黑九不在意地笑了笑,又道:“其实,为师真正要传给你的,并不是这本书。

这书上,记载地有为师师门二十六种修道法诀和一百零四种道法神通,不过,这书里面的道法神通,除了第一种修道法诀外,其余的你只能用做参考,万不可太过投入地修炼。”

小师大感不解道:“为什么?”

“还记得我先前说过的话吗?修道者,要想达成大道,在达到一定修为程度后,最终只能靠自己领悟,别人地东西,毕竟是别人的,就算是本门的法诀,也只能用来参考,等你也达到周天之境后,便要走一条属于自己的修道之路,这样才可能有大成就。

这是你师祖教我的话,这也是那真传的一句话,如今我把这句话传授给你。你记住了吗?”

“哦!”小师点头道:“我记住了!”

“那好,我再嘱咐你一句话!”黑九神色凝重地道:“不到修成金丹,万不可打通大周天,你要牢记!”

小师不明白一向沉默寡言的师父为什么在今天跟他说这么多话,但师父未说完话,他也不敢表示什么,只好郑重地道:“是,师父!”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