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林辰,直到现在才苏醒的林振邦终于放下了担心。既而,他又看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与自己分散十四年的弟弟的儿子林进。

回想起他神乎其神把自己救出来的本事,林振邦刻板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个包含了无数种情绪的笑容。这个笑容,还是他与林进吵架数年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林进看着这个自己最亲近的人,终于也微微地笑了起来。不需要多余的话,两人都知道,过去的嫌隙,已经随着这个微笑而消散弭尽了。

三天之后,在林进的药物和神奇真气的作用下,林振邦已经基本恢复健康,期间,从黑九口中得知他们地点的张文涛也来探望过林振邦一次,只是被暴怒的他用鞋子给打了出去。

但他们也从张文涛口中知道,林振邦的罪名已经被他消除了,这点,就连一直很高看张文涛的谈老大也为之佩服不已,在心目中把他拥有的能量又高看了一层。

在经过这番生死之后,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始末经过,不用林进和林辰来劝,林振邦终于也绝了再次为官的心思。

对于那些**的事,他在看了一些闲时无聊用来打发时间的道书之后,也变得不那么在意了。毕竟,无论好坏功过,等人死之后,便什么也不是了。

后人的评价,对任何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都只是过眼云烟罢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对这些事耿耿于怀呢!把自己当成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林振邦大彻大悟了。

到现在,他反而对以前一直不屑一顾的迷信最感兴趣起来。

尤其在得知林进拥有一块神奇灵地和那根能用来钓到那种大补元气的神秘小鱼的钓竿之后,他对修道的兴趣更是上升到了一个极高地程度。

还在病床上,他就一直嚷嚷着要般到林进的竹屋去住。说要享享修道者的清福。

但林进见他全身都还缠着绷带,又怎么会让他乱跑,只好每天钓几尾小火鱼,让他过过嘴瘾。

而无意中知道有小火鱼这种美味的谈老大,从此回落闲山庄的时间也就不知不觉地变得更多了,直让谈老爷子骂他:“这么大,还像只馋猫似的!”

山庄多了林进一家人,也多了许多生气。谈老爷子笑的时候更加多了。

这时刚好暑假也快要到了,林辰已经不在学校读书,林振邦也想着让他换个学校,谈老爷子于是干脆不再去管理他的古董店,成天与胖嘟嘟地林辰在院子里教他下象棋。

在这期间,林振邦在得知林进已经被学校开除时,也大发过一次脾气,这时候林进才知道。

原来他们校长的一个堂兄还是安陵县他们老家小村的村长,一直受到林振邦的关照。

而林进被开除的时候,也正巧就是林振邦被双规的时候,两下一联系,林进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几十年的交情。在朋友到有难的时候竟是能这样轻易舍弃,也难怪林振邦大发雷霆。

不过,因为林进如今所走地道路和成就已经不是能用凡俗的标准来衡量的,而且林进本身都完全不在意这件事。

林振邦脾气一发完,稍微问了一下林进还有没有继续读书的意思,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了,但这也越发让他绝了回安陵的念头。

林进如今也算是小有家产,干脆便靠着落闲山庄,又花了一百多万买了套住所。

但因为装修和谈老爷子盛情地原因,除林进一天常住他在六阳之地的小竹屋修炼冲关外,林振邦和林辰都还是住在落闲山庄。

也不知是不是前几天逃亡时吸收了星辰镜中流露出来的那丝气息。

林辰的领悟力竟然出奇地强悍,从未接触过象棋的他,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便学会了象棋,而且在第三天,他便能与谈老爷子战得难分难解了。当然,这也与谈老爷子的水平有关。

但这也从旁说明了他从星辰镜里得到的好处有多大。

只可惜直到现在,林进都搞不清星辰镜的使用之法,也不敢像上次那样乱用。只好又让谈老爷子帮他找了根坚固的金属链子。挂在了脖子上。

也不知怎么回事,自从上次带大伯逃跑精神力消耗过大。

在小山上经历那次莫名其妙的变化后,这面古镜便似乎越来越轻了,到如今,他拿在手上一点也感觉不出有什么重量,但换了其他人来拿地话,却还是如以往般沉重,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过像这类超脱凡俗的灵宝,与寻常物件有些不同之处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摆弄了好久都没有搞清楚这其中的道理之后,林进姑且只好认为这是古镜认主的迹象,因为只有认主的灵宝,才会变得轻若无物,就像他那根钓蛟竿和乾坤袋一样。

至于到底是不是如此,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但话说回来,只有巴掌大的星辰镜悬挂在胸口,却是让林进常常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宁,让他略微有些冷漠地性格改善了不少。

不过虽然能与大伯和解,一件事却经常还在他心里徘徊不去,表面上看,他虽然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与一家人其乐陶陶地样子,但对于自己父母的去向,他却还是一直想知道地,只不过担心因为这个问题而导致与大伯再次反目,他也没有再提起。

闲来无事之下,就只好一心修炼,以待冲破大周天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