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离岳麓山南麓山脚约五里地的一处豪宅内,周羁显得意气风发。

自从得到《抱朴子》中被林进吸收后残余下来的那点意识,他的道法修为顿时像吃了增长剂一样,爆涨了起来。

而且因为他以前的修道基础打得十分牢固,所以这种增长,完全是水到渠成的,而不是勉强提升的。

这段时间内,周羁放下美女和经商,一心修炼,到如今,也隐隐将要迈入踏进打通大周天的最后一层壁障,这无疑让他心中大畅,对林进,更是生出了一种感激。

这天吃过中饭,周羁像往常般在豪宅的内院里修习道法,正练到紧要处,却忽然感到似乎有一股意念在旁边偷窥,周羁一皱眉,不由使了个小道法,往意念来源处扔了过去。

一阵气流涌起,只见空气中一阵波动,一个爽朗的笑声从半空中传了过来:“果然不愧是我儿子,只离开数月,就达到如此地步,说吧,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奇遇了。

居然让你修为进步这么大。”

声音刚落,只见半空中现出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人影来,看样貌,正是那晚林进激发星辰镜,引得满天星斗暴动时,在岳麓山上的那个中年男子。也即是周羁的父亲周文。

看到周文自半空出现,周羁也不惊讶,缓缓收功,微笑地看着他:“你怎知不是我最近刻苦练功,以致突破?”

周文大笑:“你是我的儿子,我还不清楚吗?要是你能用心刻苦,又何必等到如今才做突破,十多年的修炼,早就该踏入大周天了。

只可惜你就是悟性太高了,以致看得太透。反倒在修道上的成就升不起来。不过自此以后,只要肯认真修道,你的成就,应该要比我高。”

周羁不语,好半天才道:“恐怕我还是要让你失望了,我想打通大周天,只不过是为了能多使用几种道法而已,对你那天道。我还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周文从半空落了下来,苦笑道:“看来你还在怪我当年对你妈太无情啊!”

周羁默然半晌,旋即认真地看着他道:“不错,若不是你一心只修道,妈妈又怎么会凄惨病亡,修道,道法修得再高又怎么样。

就是修到极致,也只一人长生,而挽回不了以前的事物。”

听儿子如此说,周文走到他身前,尴尬地停住了脚步。不知说什么好。

周羁叹了一口气,道:“不过看在你这些年对我还不错,以前的事,我也不想多追究。说吧。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

周文想到十多年前病故地爱妻,亦是叹了一口气,旋即道:“我这次来找你,的确是要找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

周文道:“那晚满天星斗突然大放光明的事,想必你也看到了吧?”

那天的事的确古怪,周羁这些天也一直疑惑着,只是由于他与修道界那些真正的修道者并没有什么联系,而周文又恰巧不在。是以也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一听父亲提起这事,似乎要求自己办的事还与这件事有些关联,他不由奇怪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周文露出个回忆的神色,道:“那晚我访友回来,正巧在岳麓山练功,可以说,星斗发生异状时,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但是。

与星斗发生异状地同时我还发现有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似乎就在湖山某地出现,但是又消失不见了。对于星相变化。

我并不熟悉,也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因此便没有理会,直接朝那灵力波动传来的方向飞了过去,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宝物出世。”

“哦?”周文打断他的话,好奇地道:“那你找到了没有?”

“没有!”周羁摇了摇头,既而从眼睛里又射出一股光芒:“不过,在寻找那件不知名宝物的途中,我却发现了一处难得的灵地。”

“什么灵地?”周羁被他的话提起了兴趣。

要知道,这世间的灵地虽然不少,但大多数灵气充沛地灵地都被那些隐居世外的修道门派或是道法高人所占据,所剩下来的,都是一些灵气不怎么充沛的地方,就连岳麓山这样的名山,也不过是稍具灵气,属于中等灵地而已。

但就这样,还是成了长沙道协地所在地。

至于其他只具备一点点灵气的灵地,也根本不是周文能看得上眼的。

因此从他略微有些激动的语气里,周羁便知道,他一定是发现一个至少要比岳麓山灵气要充沛得多地灵地了。

果然,听到他的问话,周文微微一笑,道:“不错,那是一块难得的六阳之地,所具备的灵气,比起岳麓山来,至少也要高了一个层次。

更为难得的,是其具有的纯粹火性灵气。

虽然我们脉修炼的是安宁祥和的法门,修炼吸收地也是性质比较平和的青木灵气,但那块六阳之地所具备的纯粹无比的火性灵气,却对我们炼化青木灵气有极大的好处。”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周羁不解道。

周文勉强笑道:“因为,那块地方已经有人了,而且还是一个修道人。”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