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茶!”放下茶杯,周羁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应该是安化松针中的极品,云台云雾吧?”

林进略微点了点头,道:“周公子好眼光!请问味道如何?”

“呵呵!”周羁往群山望了一眼,清风吹过,只觉群山青翠,胸怀大开。不由赞道:“这茶香气浓厚,滋味甜醇,再配上林兄弟这里的绝美风景,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呵呵!周公子过奖了!”林进微微一笑,虽然对他的话不放在心上,却也有些自得。

两人又聊了些关于茶和山水之类的话题,林进终于忍不住问道:“周公子,想必你来我这,不光是来喝茶聊天的吧,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好了。”

周羁这时正在喝茶,听到他这么直接的话,一口茶咽到半路险些呛着,脸色都有些红了。

周羁毕竟不像林进般直接,而且这样提出收购他这块地,恐怕林进二话不说,就会把他赶离此地。

想了想,周羁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神色道:“自从上次一别,我对你那种能屡次把我击退的神奇武功一直念念不忘,这次无意中知道林兄弟的居住地,原因无他,就是想再讨教印证一番,不知道林兄弟能否答应我这个请求。



听到他这要求,林进不禁微微一怔。

上次深夜与周羁争斗时,因为不善与人争斗,林进只有靠无名拳才勉强抵挡住他的攻击,虽然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周羁,但老是被动挨打,想起来也觉得窝囊。

此刻周羁提出这个要求,虽然林进知道他这应该只是个借口。

但也还是连忙起身道:“好,上次领教了周公子的掌控之术,我也一直想再领教一次,如今我们都有突破,正好印证一番。周公子,先让我把茶具收拾收拾。”

周羁连忙起身。

看到林进将东西都收回了屋里,周羁微笑道:“就在这里比试吗?”

林进道:“这里人烟少至,周公子不必担心被人发现。”

“这样最好!”周羁运起真气。一股青气顿时冉冉从身上浮现出来,将他全身笼罩在里面,显然是功力聚集到某一程度的象征。

林进见状,亦不甘示弱地运起了真气。因他这段时间大量吸收了六阳之地的火性灵气,这一运气,一股淡淡的红气也浮现出来,将他笼罩其中。

运气的同时,林进顺便还施展了一个那天夜里在光明监狱施展地防护法术——真元罩。幻化出一层透明的气膜,将自己覆盖起来。

见到这层薄膜,周羁认出这是《抱朴子》上记载的那种绝妙法术,不禁讶道:“林兄弟领悟力果然高超,不过短短数十日。

便可领悟真元罩的奥妙,看来此次我要打败林兄弟,非得经历一番苦战了。”

听他如此言语,竟似必然能击败自己一样。林进胸中不禁涌起一股豪气:“周公子说话莫要说得太满,到时候我把你揍到趴下,面子上可就不好看了。”

周羁哑然失笑道:“上次林兄弟能够自保,全凭你那种神奇拳法而已,这次我又有突破,功力足以凝聚到攻破你的掌力,这次倒要看林兄弟拿什么来抵抗我的苍龙劲。”

“嘿嘿!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真功夫,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本事吧!”林进对付他也不想施展隐身术这样的神通。

经过这段时间地参悟,有了罗明道给他的《浑元剑经》原本,对浑元神意步的奥妙已经参悟得七七八八,话一说完,整个人顿时陷入浑元神意步的那种精神意境之中,一股精神力顿时从眉心溢出,散布到整个空间之中。

周遭的一切,顿时有如棋盘上的棋局一样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就连周羁西服衣角被风吹动这样的细节。也逃脱不过他地思感。

周羁一愣,顿时感受到了林进身上的变化。在这一刹那间。周羁一直锁定的林进整个人的精神意识,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再也捕捉不到他精神的存在。

这让从他收拾完东西走出竹屋便一直锁定着他全身上下举动地周羁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他愣了,林进却没有愣。

从意识里感应到周羁的精神意境出现破绽,林进一直疯涨的真气终于找到出手地机会。

一声大喝,在浑元神意步的玄奇步法下,两丈距离便如同只有两步一般,刚从原地消失,便直接出现在周羁的面前,一道掌风,更是带着无比凌厉的气势朝他胸口劈了过去。

周羁终于动容,连忙收回在刚才这一刹分散的思绪,聚集全部精神意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手划出一道圆弧,右手发出一道真气牵引着林进狂猛的掌风,想将它从身边引走。

他这一式,正是周家祖传苍龙劲中极为奥妙的一招——苍龙引。

林进虽然在此次进攻中占得先机,在周羁精神出现破绽时抢先攻击,但周羁祖传的苍龙劲毕竟是经过数十代修道者改进完善地一种武、道合流的绝妙功法,练到极处,甚至就连道界高修的玄妙法术神通都能对抗。

林进这一招虽然打了他个出其不意,但他这一招毕竟只不过是真气凶猛,巧妙却半点也无,顿时被周羁这式苍龙引把他的真气引到了别处,使这一招落了空。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