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周羁成了林进第一次使出无名拳二段的牺牲品,看着周羁从湖中走出,一想到他被电成焦炭时的模样,林进就忍不住一直想笑。

虽然有真气保护了他的身体,然而这电流可不同真气,该电到什么样,就还是会电到什么样。

比如现在,周羁全身黑尘虽然都被洗去,但那一头一直油光滑亮的头发,却像个鸟巢一样,冲天而立,无论他怎么用水洗,怎么抹,都弄不平了。

看到在岸边一直偷笑的林进,周羁的火就不打一处来,这次来这,目的没达到,人倒是丢了不少,之前想和林进好好打一架的热血全被羞愧填满了。

换上林进给他就近买来的新衣服,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强忍着笑意的林进,周羁冷哼一声,悻悻地离去了。

见他的身形消失在山后,一股冲天的爆笑终于从他口中传了出来。

笑够之后,林进把自己也整理了一下,回到了房中。

周羁虽然被林进发出的电流击得一片乌黑,不过对他的伤害却不是很大,就是麻了一阵。但自己被他苍龙八解击中的那一下,却着实受了不小的伤。

外表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通过内视,他却知道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受了不小的震动,甚至内出血。

此刻林进的真气对这些伤势虽然有一定的作用,却只能让伤势不再蔓延,要想快些好,还是得靠药物的作用。

心念一动,林进把心神沉入乾坤袋内看了起来。

黑九收集的那些药物虽然很杂,却都是最上层的药材。这些药材,珍稀的。三百年以上的,比比皆是。不过这些天来他一直忙于修炼,倒没有想过怎么处理这些药材。

而且这些药材都是一些难得地药材,普通的却没有什么。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药材虽好,但真正想要配一副能起到各种作用的药,却还得去收购一些普通的药材配合才行。

想到普通药材,林进突然想起只联系过一次。便一直忘了联络过的云台山那个张老板了。

这些天来,王婶和徐伯因为林进经常钓到小火鱼给他们送去的缘故,时常也来这给他送点吃的,可以说是除谈老爷子外,来这里来得最多地人。

林进想,不如在他们来的时候问问有没有张老板的讯息,毕竟,上次他给张老板邮寄药材的地址。就是王婶他们家。

略微调息了一下,让伤势平复下来,林进总结起这次打斗的经验和教训来。

这次打斗,收获最大的,不用说。自然就是能领悟到无名拳的第二段了,不过除此之外,周羁的苍龙劲和那绝妙地身法也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苍龙劲自然不用说,威力刚猛绝伦。即使以周羁比他小上接近一半的真气,都能破除他的真元罩和护身真气的防御,对他造成这么大地伤害。

周羁不知道,他自己可清楚得很,那一个个穴道的漩涡里,聚集的可都是真气啊,至少,他就没观察出周羁几个穴道形成了那种漩涡。由此可知。

自己的真气比周羁强地不是一点半点。

当然,也不排除他是不是有什么隐匿别人观察的独门心法。

打斗之后,林进通过问话得知,这苍龙劲是周羁祖传的,由一套独特的运气心法使出,自己绝无可能学会,可那身法却是实打实能学会的。至少,在浑元神意步意境下。

周羁的那种聚集体内真气和力量的方式。就被他学了个**不离十,他在躲避闪电时的身法也学会了三四成。对于几乎从没与人打斗过地林进来说。

学会这些身法,提高自己对身体的掌控度,那对于战斗力的提升,可不是一点半点。

至少,在他悟出无名拳第二段,并对周羁使出的时候,若是换了他自己,他可就没想过自己能在那一片恐怖的电网下逃避那么久。

换了他,恐怕在电网刚一形成的时候,就被电趴下了。

技巧,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种呢?

只是,无名拳所引来的这些闪电看起来虽然恐怖,威力却似乎小了一点,那么多闪电击中周羁,居然只是让他体表有些伤,内部一点伤都没有。

从表现上看,这闪电起地主要还是麻痹地作用,而且酝酿出闪电的时间也久了点,除非一开始就使出这招,否则在打斗中根本没什么机会使出来。

林进不禁想:要是提高到有自然界闪电地威力就好了,那样的话,即使再强悍的修道者,恐怕也接不了几下。

当然,以无名拳二段现在的威力,要是先麻痹住对方,再补上一击的话,那也一样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只是,这个准确度还有待提高。

正想着怎么提升无名拳二段的威力,突然门外传来徐伯的声音:“小进在吗?”

“哦!来了!”连忙打开门,只见门外果然站着徐伯,手里还提着一篮子东西。

看到林进,徐伯并没有看出他刚刚打过架的样子,满脸笑容地道:“小进啊,你王婶叫给你送来一些水肉粑粑,刚做的,来尝尝鲜。”

水肉粑粑是当地一种特产,用一种野生的名叫“水肉”的小草与糯米鞣制而成,香甜可口。

林进也不推辞,接过篮子,连连跟他道谢:“谢谢徐伯,太麻烦您了,这山路不好走,以后有事还是打我手机好了。”

徐伯笑呵呵地道:“不用谢不用谢,最近吃了你送来的鱼啊,我和你王婶都觉得浑身充满了精力,好像又恢复年轻了一样,走这点山路算不了什么。”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